首页 » 重生前,明歌混得人不如狗,過得淒慘無比。好在biu地壹下,她重生了。

重生前,明歌混得人不如狗,過得淒慘無比。好在biu地壹下,她重生了。
2022-05-14 19:22:30
2022-05-14 19:22:30

第1章 屍骨無存

“第十九屆華語白玉蘭獎影後得主是——尹如薇!”

        城市中心LED大屏幕上,美麗的女主持人操著壹口字正腔圓的流利普通話,在萬衆矚目下壹字壹頓的宣布。

        熱血沸騰。

        *

        暗夜。

        壹間廢棄工廠裏。

        “……妳是誰?妳綁架我有什麽目的?爲錢還是爲別的什麽?”

        今夜,本來應該開著香槟在豪華別墅裏慶祝自己榮獲白玉蘭影後的尹如薇,被不知名的人綁架到郊外壹間荒廢很久的工廠裏。

        華貴禮服淩亂蒙塵的女人眼睛上面蒙著壹條黑布,雙手被反綁著坐在掉漆座椅上,精心打理的頭發微微淩亂,壹抹口紅蹭到嘴角,模樣狼狽。

        她試圖跟‘綁匪’談判。

        看上去似乎冷靜又理智。

        只不過,微微顫抖的聲線,還是出賣泄露了她內心的恐慌。

        話落。

        四周靜悄悄的,耳邊只有自己愈發急促的心跳與粗重的呼吸。

        不遠處,鋼管裏的水,壹點壹滴落下。

        滴塔,滴塔,滴塔。

        在幽幽黑暗裏,這聲音總是十分容易令人腦補出壹副不好的畫面……

        壹想到這裏,尹如薇整個人陷入巨大的恐懼中。

        尹如薇仿佛都可以想象得到明天的娛樂圈頭條——

        【新晉白玉蘭影後尹如薇被人綁架慘遭殺害!】

        萬壹綁匪手段再殘忍點兒,可能連全屍都不會給她留下,什麽面目全非,死不瞑目……

        不!

        尹如薇很激動的拒絕。

        她還如此年輕,她是華夏最紅的新晉影後,她青春尚好貌美如花,她身懷億萬家財,她有俊美帥氣的未婚夫……

        她不能死!

        特別是不能這樣屈辱的死!

        尹如薇狠狠地咬住下唇,壓了壓心頭的驚恐,張了張嘴,吐出幹啞艱澀的聲音:“只要妳放了我,我什麽都可以給妳……”

        “如果說,我要妳的命呢?”

        如魔似魅的嘶啞女聲,蓦然在她耳邊低低輕笑壹聲,問:“妳給麽?”

        尹如薇身體狠狠壹僵,旋即顫抖起來。

        這聲音……

        她再熟悉不過!

        眼睛上罩著的黑布,被簡單粗暴的扯下,光線倏然闖入她的視線。

        尹如薇看見自己面前的人。

        壹身寬大的橙色清潔工作服,將身體籠罩得嚴嚴實實,勾勒不出壹絲線條,黑色口罩遮住大半邊臉,只有那壹頭幽幽光影下烏黑如綢的長發,才彰顯出這是壹個女人。

        良久。

        尹如薇嘶啞著聲音,喊出她的名字:“……明歌。”

        女人擡起手,那絕對是壹雙美人的手,骨節纖長漂亮,拉下口罩來,露出的卻是壹張令人驚恐的臉。

        她歪首微笑。

        露齒,森然。

        輕輕的跟她打招呼:

        “如薇,好久不見。”

        容貌盡毀的女人,在昏暗廢棄舊工廠的背景下,似從地獄爬上來索命的厲鬼。

        那聲音,婉轉動人。

        落在尹如薇耳裏,不啻于催命之音。

        她咽了咽口水,嗓音澀然,隱隱恐懼:“明、明歌,妳想要幹什麽?”

        “如薇,妳真是可愛,這麽年輕就得了老年癡呆眼盲耳聾,我剛剛不是已經跟妳說過了嗎?我想啊……”

        明歌親親切切地喊著她的名字,然後語氣陡然急轉直下,字句間含上壹絲狠辣:

        “要、妳、的、命。”

        鋒利的刀貼上她的脖子,仿佛下壹秒就要割開她的喉管。

        尹如薇尖叫,求饒,忏悔。

        “不不不!”

        “明歌我錯了,放過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妳饒過我……”

        “錯哪兒了?”明歌刀子壹收。

        尹如薇嘴巴張了張,說不出話來:“我……”

        也是。

        人嘛,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就算是刀架在脖子上,這位白玉蘭影後也扭扭捏捏不願親自扯下最後壹層人性遮羞布。

        明歌近乎漠然的笑了笑,“是不想說,還是做過對不起我的錯事太多,不知道從哪裏開始說起?”

        “如薇,沒關系,我幫妳‘好好的’回憶回憶。”

        她咧了咧嘴,親親切切地喊著她的名字,齒間咬著的每壹個字都讓尹如薇心驚肉跳。

        “十五年前,妳跟妳那朵老白蓮媽,還有妳那個傻比哥,到了我們家。”

        “十年前,妳在我生日宴會上搶走蘇錦詞那個渣。”

        “我進娛樂圈,妳也進,誰算計我被全網黑,妳自己心裏清楚。”

        她壹壹細數。

        每壹條都是罪行累累,觸目驚心。

        “其實,蘇錦詞那個渣妳想搶就搶,我也不怎麽在乎,汙蔑摸黑捧殺我這點兒小打小鬧,我也可以不計較。”

        “可是……”

        她頓了頓,聲音低下來,輕得近乎呢喃,問:“妳們爲什麽要弄死明辭那個狗東西和我家老頭子呢?”

        “他們是我在這個世上唯壹的親人了。”

        “還有……”明歌將臉上的口罩拉得更低了壹些,讓尹如薇看清楚自己的臉,“這張臉。”

        尹如薇蓦然緊縮的瞳孔裏,浮現出害怕、厭惡、驚恐……

        這樣的眼神,明歌見得多了,也就沒有最開始的歇斯底裏。

        可是,這樣的眼神出現在始作俑者身上,她卻沒有辦法冷靜。

        明歌心頭浮現起壹抹濃烈的戾氣,壹字壹句的道:

        “妳、妳媽、妳哥,妳們仨害得我家破人亡容貌盡毀,尹如薇,妳說,妳要我怎麽樣才能放過妳?”

        如此血海深仇,只能以鮮血洗之。

        ……

        明歌拿著刀染著血的手,在輕輕的顫抖。

        緊接著,這種顫抖,不可抑制的由指尖蔓延到全身。

        ……尹如薇死了。

        這個想法冒出在腦子裏,神經末梢的條件反射令她倏然壹下松手,扔掉凶器。

        刀子落在地上,摔出清脆的‘叮當’聲。

        明歌心頭顫動,太陽穴突突直跳,神經已經緊繃到極致。

        她需要壹支尼古丁。

        明歌有些手忙腳亂的,拉下寬大臃腫的橙色環衛工人工作服的拉鏈,在裏面掏出壹盒煙,拿出來咬在嘴裏。

        手指染了腥濃的血,在打火機上滑了滑,第壹次沒有點燃,連續打了好幾次,這才終于點上。

        劣質的煙草味,嗆得她咳嗽,眼睛蓦地紅了壹圈。

        淡淡的白色煙霧缭繞,模糊了後面那張臉。

        某些遙遠的記憶,在這個春意料峭的夜晚,就這麽突如其來的湧上心間。

        寥寥回憶她這後半生,還真他媽的是——

        “……人不如狗啊。”

        明歌自嘲壹笑,碾滅指間的煙。

        ‘等天亮了,就去自首吧。’

        哪怕是殺了人,依舊堅持自己是良好公民的明歌,腦子裏浮現出這句話。

        可,她才走到廢棄工廠門口。

        下壹秒。

        “嘭——”

        爆炸了。

        *

        響聲震天,火浪滾滾,郊外的廢棄建築被炸得面目全非。

        離這座廢棄工廠壹百米開外,停泊著壹輛黑色的車。

        車窗搖下,隱約可見車後座上坐著壹位戴著墨鏡遮住容顔的女子。

        紅唇勾起壹抹神秘的弧度,問。

        “她死了?”

        “是。”黑影躬身,恭敬地道,“明歌屍骨無存,絕無生還的可能,請小姐放心。”

        “嗯,那走吧。”

        片刻後,黑色車輛悄無聲息的離開。

        黑暗掩埋掉所有的罪惡。

        殊不知,地獄之花正在緩緩盛開……

第2章 重生後,我綁定了系統

原來,被炸死是這樣的感覺。

    身體支離破碎。

    壹個字:

    痛。

    壹句話:

    真他媽的痛。

    -

    【快起來。】

    【快起來,快起來。】

    【敵人還有30秒抵達現場,快起來……】

    吵死了。

    明歌略微煩躁的刷地壹下睜開眼睛!

    頭頂是酒店描畫著浮世繪的天花板,燈光是恰到好處的微暗,給整個房間增添上隱約浮動的熏然。

    ……現在的地府都這麽高級了,人死後還壹人壹間總統套房?

    果然,像她這種殺了生,犯下業障的人,都是要下地獄的吧。

    明歌瞎幾把亂想著,頭疼欲裂,腦子裏壹直有個聲音在瞎bb。

    【喂,再不起來妳就要死了哦。】那道聲音像是耐心殆盡,很不客氣。

    明歌愣了愣,“黑白無常?”

    【……】

    “牛頭馬面?”

    【……】

    “莫不是冥王大人?”

    【……】妳就盡情的瞎幾把亂猜吧。

    系統翻翻白眼,【愚蠢的人類,妳是死了……】

    她就說嘛,都炸成渣渣了,連身體都不剩下,沒道理還活著。

    明歌歎了口氣。

    不過,大仇得報,她心裏鋪天蓋地的濃烈戾氣已然褪去,就算死後也不會化作厲鬼冤魂不散。

    還能跟她家老頭子和狗東西在陰間團聚。

    想想也是挺好的。

    下壹秒,又聽那道聲音說,【可是,妳又活了。】

    明歌:“……”

    妳他媽玩我呢是吧。

    什麽叫做妳死了,可是妳又活了?

    就算下了地獄投胎輪回,可是她孟婆湯好像還沒喝呢,不然那些鮮明又慘痛的記憶怎麽能如此清晰?

    【呵,愚蠢的人類。】系統鄙視她,再介紹自己的來曆,【我是來自阿爾法星雲的超級巨星養成系統438……】

    ?

    死三八?

    噗。

    明歌毫不掩飾的嘲笑它。

    可是,接下來它的話,讓明歌愣住,笑不出來了。

    【嚴格來說,妳原本已經死了,不過偉大的438系統,在萬千人海中看妳骨骼清奇挑中了妳,妳自然是死不了……現在的妳,回到了十年前。】

    回到十年前,什麽意思?

    明歌皺眉。

    然後,壹個大膽的猜測,緩緩在她腦海裏成型。

    ……重生?

    重生這個概念,在後世已經並不鮮見,比如網絡文學龍頭起點小說網的某些風靡壹時的作品就是這個題材。

    可是,明歌從未想到,有壹天重生這個詞,會跟自己挂鈎。

    巨大的震驚占據大腦,讓明歌忽略了眼下身體裏生出的異樣。

    她呆呆地愣了幾秒,然後翻身而起,瘋了似的找手機。

    壹支漆黑外殼陌生又老氣的手機摔在地上,她顫抖著手指撿起。

    年的時候,分明已經出到15,那時她雖然落魄,全身上下的錢加起來都買不起壹支,但是大街小巷鋪天蓋地都是的廣告。

    問她爲什麽知道?

    因爲的華夏區代言人,就是她的死對頭,尹如薇。

    可是,她現在拿著的這支手機,分明還是很多年前老掉牙的……翻蓋款式。

    明歌顫抖著手指,翻開蓋子,在屏幕上看到壹行時間和日期。

    年,4月,1日。

    ……

    明歌腦子裏兵荒馬亂,無數畫面如走馬觀花壹般掠影而過。

    快要炸裂。

    她,真的……重生了?

    明歌微微不可置信的屏住呼吸,再往款式老土的翻蓋手機屏幕上望過去。

    仔仔細細的,連壹個標點符號都緊張的不敢錯過。

    依舊是——

    年,4月,1日。

    無論她眼睛怎麽眨,都沒有改變。

    噗通。

    噗通,噗通。

    明歌心肝顫動,跳得飛快。

    她重生了。

    她回到了十年前,愚人節的這壹天。

    回憶她這壹生,上天還真是給她媽開了好大壹個玩笑!

    明歌將臉埋入手掌中,捂著臉肩膀顫抖,低低的笑聲從喉骨深處溢出。

    明明是笑著,卻聽得人莫名的心酸。

    仿佛要笑出她前世所有的辛酸苦楚。

    從指縫間溢出滾燙的熱淚,手心下光滑如初的臉蛋,還有腦子裏那道自稱死三八的瞎bb的聲音……

    無壹不在昭示著——

    她,明歌,重生了。

    花了三秒,完全消化掉這個令人驚世駭俗的事實,明歌放下捂著臉的手。

    明歌擡起頭。

    她的眼圈微紅,臉上淚痕宛然,那雙眼睛如同被水洗過壹般,清清亮亮,碎光斂豔。

    眼底的神色,不是什麽楚楚可憐,哭兮兮。

    而是——

    激動,興奮,搞事情的光芒!

    明歌控制著心頭的蠢蠢欲動,壹針見血的問:“說吧,妳讓我重生,需要我付出什麽樣的代價?”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句話明歌已經清楚深刻的理解。

    後世,貧窮落魄到蝸居在地下室的小出租屋裏,她也曾捧著外殼掉漆的老人機啃過幾本網上大火的重生文,YY幻想過有朝壹日自己也能獲得金手指重生。

    現在,這個億萬分之壹的概率落到自己頭上,明歌除了警惕,還是警惕。

    她這壹生活得人不如狗,倒黴透頂,這樣天大的好運,會降臨在自己身上?

    明歌保持懷疑態度。

    總不可能選中她,是因爲她美吧?

    嗯,上道。

    看來,這個人類也不是特別愚蠢。

    系統改了個稱呼,【作爲被偉大的超級巨星養成系統親自選中的宿主,妳需要做的事情就是……】

    【在十年內獲得百億星運值,成爲宇宙無敵超級巨星。】

    星運值?

    百億?!

    這真他媽是個天文數字。

    明歌小心肝抖了抖,張口問道:“我現在的那個什麽值總共有多少?”

    【-。】

    明歌:“……”

    去妳媽的二百五,妳才是二百五。

    還是負的。

    這是要搞事情哦。

    經過系統的解說,明歌知道了,星運值就是人氣、聲望、信仰。

    完全看人類對她的喜愛程度。

    說白了,星運值取決于粉絲。

    黑粉-10。

    路人0,可以忽略不計。

    粉絲+5。

    死忠粉是10。

    “所以,我現在有兩萬五千個黑粉?”明歌發出靈魂的質問,“就算壹個死忠粉的星運值是10,湊齊百億,也得要個、十、百、千……十億才行吧!”

    【是的哦。】

    哦妳妹。

    妳知道咱們整個華夏才多少人嗎?

    妳這是要逆天哦。

    明歌生無可戀的想,“十年內做不到會怎樣?”

    系統用壹副我是個殺手我莫得感情的語氣回答了她兩個字:

    【抹殺。】

第3章 抹殺!

明歌沈默。

    【喂,愚蠢的宿主,妳該不會是慫了吧?】系統鄙視她。

    “不是。”明歌回。

    慫?

    慫是不可能慫的。

    她本來早就應該死的,現在多活壹天都是賺的,還怕什麽被抹殺?

    更何況,十年百億……

    不試試,又怎麽知道壹定做不到呢。

    明歌勾了勾鮮豔的唇角。

    我已經從地獄歸來,注定神擋殺神,佛擋弑佛。

    親愛的們,准備好接招了嗎。

    ……

    系統翻翻白眼,【不是妳剛剛露出那樣個表情做什麽。】

    “不是……”明歌蹙眉,“我只是在想,爲什麽……好熱。”

    系統想了想,【哦,妳中藥了哦。】

    明歌:“……”

    臥槽。

    妳他媽現在才說。

    恍如停止的時間,在這壹刻重新極速運轉起來。

    身體的各個感官越發清晰,難以言喻的燥意如火山爆發般席卷了她!

    系統提醒她,【妳還有10秒鍾的時間,離開這裏,否則曆史將會重演。】

    曆史重演?

    明歌用剩余不多的意識,仔細回憶了下,2010年的愚人節……

    沒錯,就是她被狗仔闖入酒店,拍下勾引中年油膩導演的“鐵證”的那壹天!

    從此,爲了得到角色不惜出賣自己,靠潛規則上位的標簽,貼在了她明歌的身上,撕都撕不掉。

    險些斷送她的星路不說,就連日後也是數不清的麻煩。

    畢竟那樣壹個名聲在外,避免不了別有險惡心思的人,像蜂蝶壹樣不怕死的撲上來。

    前世,發生了那樣的事,雖然沒被那油膩的導演得逞,占去什麽便宜,但事情曝光出去,她跟她家老頭子大吵壹架,原本就緊張的關系雪上加霜。

    老頭子爲了挽回澄清她的名聲,對外宣布她是明家的小姐,卻也只換來壹句衆嘲:自甘墮落。

    現在想想,她真是太不懂事了。

    被叛逆蒙蔽了眼睛,敵視她家老頭子到不願意接受他的,哪怕壹丁點兒的好意。

    將壹個父親對女兒的真心,棄如敝屣。

    這壹世,不會再這樣了。

    明歌也不會允許自己重蹈覆轍。

    她的眼神裏,閃過壹抹堅定。

    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妳只剩下8秒了哦。】

    明歌仿佛都能聽到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那是壹個油膩中年男人腳踏在地毯上的聲音,透著猥壹瑣的興奮。

    明歌用力壹咬下唇,鮮豔的血珠溢出,疼痛令她有壹瞬間的清醒。

    但是,不夠。

    遠遠不足以讓她體內的燥意消退。

    下壹秒,明歌從地上爬了起來。

    這間總統套房裏,除了浴室和衣櫃,沒有可以藏身的地方。

    而這兩個地方,是即將破門而入的那人,發現原本中了藥該乖乖躺在床上任人宰割的小白兔不見蹤影時,第壹個想到恐怕就會是打開浴室衣櫃尋找。

    【哦,對了,忘記告訴妳,當妳的負值達到百萬時,也會被抹殺哦。】系統想起來,再次提醒她,【現在只剩下6秒了哦。】

    瑪德。

    明歌國罵壹聲,退出浴室,往窗邊跑。

    難怪這死三八賊系統壹直在她耳邊瞎刀刀說,再不起來她就死了。

    原來星運值壹旦達到負百萬,她就會當即被抹殺。

    等不到十年後。

    她現在已經-,接近抹殺底線的四分之壹。

    如果重蹈上壹世覆轍,跟“獻身上位”“潛規則”扯上關系,那麽可真是跟直接送死沒什麽兩樣。

    也不是沒有觸底反彈的可能,但難度系數恐怕也由S級直接上升到地獄模式。

    明歌喘了口氣,呼出來的氣息滾燙灼人。

    系統倒數計時的聲音,在這個情境下,聽起來卻有些冷酷,【4秒。】

    到了窗邊。

    明歌觀察了壹眼。

    心下,不禁壹沈。

    落地窗是封死的,而且這裏是……17樓。

    跳下去也只有壹個死。

    而且是粉身碎骨,死得很難看的壹種。

    明歌眯了眯眼,心中有了算計。

    【2秒。】

    明歌烏黑鬓發淩亂,沁出薄汗,從窗邊折返回來。

    【1秒。】

    明歌拎起床頭櫃上壹個歐式造型的燭台,底座厚沈,尖端在黑暗中閃著鋒利的光芒。

    她笑了笑,露出壹口白牙。

    與此同時,酒店套房外面有人刷門卡,“叮——”地壹聲。

    門,被壹股蠻力從外面推開。

    禿頭啤酒肚油膩中年導演,醉醺醺的進來,搓了搓手,“小美人,我來咯~嗝~”

    他摸黑撲上床,床上空蕩蕩,哪裏有說好的小美人?

    “咦,人呢?”

    “找我嗎?”黑暗裏,站在窗邊的女人,徐徐笑了聲。

    他眯起眼睛,望過去。

    女人手裏拿著燭台,站在拉上簾子的窗邊,再加上他醉眼朦胧,看不清她的臉。

    不過,沒關系,想爬他的床的小明星多得是,他壹點都不在意今晚床上躺著的是誰,“快過來,今晚只要妳把爺伺候好了,《幽情》的女三號就是妳的。”

    說著,他還打了個酒嗝,拍了拍身邊的床,擺出壹副大爺樣。

    明歌:“……”

    《幽情》她有點印象,名字起得挺文藝,其實就是壹部三級片,靠露肉博眼球。

    女三號?

    我可去妳的吧。

    燭台很沈,明歌眼下四肢無力,拎著有些吃力,不由得從左手換到右手。

    那油膩的中年導演等得不耐煩了,見她手中還拿著武器,眼睛壹眯,體型龐大的走過去。

    “喲,妳這是打算幹什麽?行凶嗎?我告訴妳,別給臉不要臉!”

    “妳壹個十八線小藝人,得在娛樂圈裏混多少年才能出頭啊,可是跟了我,那就不壹樣了,我保證妳三年壹線五年國際。”

    “娛樂圈有幾個女星是幹淨的?何必放著捷徑不走呢?不是我跟妳說大話,如今大火的秦依然,就是我壹手捧紅的,妳信不信?”

    他半是威脅,半是利誘。

    明歌:我信妳個鬼,妳個糟老頭子。

    她呼吸微重了些,不吭聲。

    拎著燭台的手,越來越吃力,如身處在烈焰熱浪中。

    她在拖延時間。

    明歌隱約記得,大約還有壹分鍾左右,狗仔們就會扛著長槍短炮破門而入……

    這人,只不過是算計她壹環中的炮灰而已。

    沒必要跟他瞎bb。

    見她始終不爲所動,那油膩的中年導演卻惱羞成怒了,擡手就朝明歌肩頭襲來,略微猙獰的笑道:“看妳這下往哪兒跑,妳倒是再給我跑壹個試試啊!”

    “砰——”

    明歌揮起燭台,朝他腦袋上重重壹砸,開了個瓢後,在腦袋暈乎乎的中年導演耳邊語氣凶狠的威脅壹句:“妳今天敢這麽對我,我尹如薇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妳!”

    說罷,將死豬壹樣的油膩男人隨手扔在地上,她轉身手起刀落的砸開落地窗,在壹陣霹裏啪啦聲中,模仿著壹道女聲,哭泣尖叫道。

    “被妳這樣垃圾人渣給侮辱了,我尹如薇是沒有臉面活在這個世上了!”

    壹群扛著長槍短炮狗仔們,剛剛闖入房間,聽見這壹句。

    只捕捉到壹道跳下樓的身影,根本來不及阻止。

    “不好,尹如薇跳樓了!”

    ……

    ……

    導演嚇懵。

    壹個激靈,上頭的酒意清醒大半,渾身冰冷下來。

    死……死人了?!

    -

    與此同時。

    樓。

    壹道纖細的身影,噗通壹聲,摔落在地毯上。

    明歌扔掉燭台,吃力地爬起來,跌跌撞撞往前走去,壹心想要逃離這個地方。

    誰知,小腿被什麽絆倒。

    好死不死撲倒在壹具身體上。

    黑暗中的男人倏然睜開了眼睛,俊美眉眼劃過壹絲鋒利,曜石黑的眼底是如寒夜般濃烈的危險。

    “——誰?”

“妳大爺。”

    明歌張口就答。

    “……”

    黑暗的房間,沈默了壹瞬。

    這真是個別出心裁的回答。

    明歌:她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下壹秒,男人反手掐住她脖子,曜石黑的眸子眯起,危險至極。

    “不想死的話,就從我身上滾下去。”

    “……想死我才滾呢。”

    滾下去?

    不,她才不滾呢。

    *

    ……痛。

    明歌被系統吵醒,腦子裏只有這壹個想法。

    明歌上輩子到死都沒跟男人有過什麽,沒想到重生第壹天,就……

    人生啊,還真他媽狗血。

    滿臉複雜。

    【宿主,妳再繼續感歎人生下去,等這個男人醒過來以後,偉大的系統保證,妳會死得……很難看。】系統幸災樂禍的提醒她。

    它能預感到,這個男人不壹般。

    明歌:“……”

    對哦。

    明歌沈默壹秒鍾,想了想,問它。

    “妳說,有沒有壹種可能,他醒過來發現是如此美膩的我,然後不可自拔的愛上我?”

    【……妳以爲妳在《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副本中呢?】

    系統翻個白眼,【我們這是自力更生升級流,請宿主不要進行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快快起來收拾包袱跑路吧。】

    明歌:“哦。”

    幻想壹下不行哦。

    她歎了口氣,認命的爬起來。

    總統套房裏拉著厚重的歐式華貴風窗簾,黑暗到不透壹絲光亮,意味著這個男人對睡眠環境要求極高。

    要麽是長期失眠症患者,要麽是壹位挑剔的貴族。

    明歌從口袋裏摸到壹管口紅。

    原本借著手機微弱光亮往門口走去的她,突然折返回來。

    系統:【等等,宿主妳要做什麽?!】

    明歌挑唇神秘壹笑,“留個紀念。”

    系統:【……】

    留個鬼紀念哦。

    明歌旋出小金管,明亮細膩的正紅色,在男人的白襯衫上寫下壹行字……

    紅,在白襯衫暈開漂亮的色彩,黑暗裏透著豔麗的味道。

    末了,明歌隨手扔開被她糟蹋過的口紅,掏了掏,找遍全身才掏出壹張紅幣,拍在男人胸膛上。

    作天作地完畢,明歌看了眼黑暗中俊美輪廓依稀的男人,臨走前朝他做了個飛吻。

    “拜拜~”

    再見,她兩世人生中第壹個男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