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幹柴烈火的青春,易燃易爆炸。--作品又名《仲冬有蟬》。

幹柴烈火的青春,易燃易爆炸。--作品又名《仲冬有蟬》。
2022-05-14 18:57:34
2022-05-14 18:57:34

第壹章 龍七

學校要在周五大範圍清查學生儀表的消息下來後四分之三的學生在校園刷投票最後選出下個星期壹肯定會被拎在校園廣播點名批評的人就是:龍七。

        是說學生該有學生的樣子襯衫紐扣要系好領帶領結不准松垮垮裙子別想高過膝蓋而首飾也不准帶可偏偏龍七還是個紋了身的女孩。

        她口袋裏永遠有煙右眉眉梢刻意斷壹截膚白臉漂亮上高壹以來從班級酷到年級從年級美到學校再從學校出名到時裝雜志上原本要成爲雜志的受捧模特兒卻因爲孤僻成壹朵大王花而被壓落得半年才給壹次上鏡的冷清宣傳反響也就不溫不火。

        龍七孤僻是出了名兒的因爲她極其漂亮是出了名兒的難泡高冷自然也是出名兒的她不紅但也有人願意成天在網絡黑她各種臭聞傳到校園後就變了性質這次清查儀表的嚴格指標就明晃晃沖著她來。

        誰不知道上邊的人可想治她。

        龍七也知道。

        所以第二節下課鈴響後就收拾包出教室走到前門口時被特別響的叫聲留住她連身都不轉側著額睨過去她這個樣子時整個班級的人大氣不出壹聲兒只有中間排的女班長站起來輕蔑地問:“妳幹嘛去?”

        她不回但她走得壹點不拖踏邊走邊把長發紮起放手時皮筋“piu”壹聲彈到發上。

        隔壁班有動靜學習最好的壹個班級正在被檢查儀表女班長跟出來吼壹聲“龍七!”那班級裏的學生都聞聲看過來。

        正在進行檢查任務的學生會成員也看過來。

        女班長見隔壁班級裏的學生會立刻到窗台喊:“各位!龍七逃課。”

        她剛喊完龍七回身。

        腦後的長發隨著轉身力度輕微晃蕩眼睛看著廊道中的女班長她伸手橫指班級內的學生會所指方向穿過衆人直直逼向最中央的學生會長。

        “龍七指什麽?”周遭的女幹部責問。

        部人都是壹個站隊的獨獨她壹人站在風中她說:“指妳們會長身後擋著的那張空椅子。”

        許多人看過去學生會長白艾庭身後的座椅確實空落而白艾庭抱著臂靠在桌沿她輕輕晃了晃手指壓住周遭幹部的不滿往前走幾步從衆人之後走到衆人最前。

        她走得很慢停住後從容問:“我擋著的椅子怎麽了龍七?”

        龍七將手放進外衣衣袋陽台上風刮得呼呼響。

        “這張椅子有人坐?”

        “有人。”

        “人呢?”

        “龍七沒有關系想說什麽?”

        她折過身:“如果這張椅子的主人名字現在就被記在妳的扣分簿上那我也隨便妳記可是我好怕呀我怕關系戶逃課沒人管非親戶擱著點小事就被妳往上記。”

        “龍七妳別哪壺不開提哪……”

        “靳譯肯是去小賣部幫我帶奶茶”女班長還沒喊完白艾庭說“剩下壹節課是社團活動他能在第三節課前回來。妳還有意見嗎?龍七。”

        兩個女生隔著班級的前窗對視龍七努了努嘴但她努嘴的意思並不是沒意見而是強烈的“妳愛怎麽說就隨妳怎麽說但是妳管我怎麽做”的暗示眼睛裏有束利光從頭到腳掃視著白艾庭。

        她依然走了。

        “真是個麻煩。”女班長抱怨。

        靳譯肯這回開的房在學校五條街外的星級酒店內他在睡覺質量這事兒上從來不馬虎他不管這叫燒錢而是等同于常識的小聰明因爲越貴的地方人越少他睡來睡去覺得這裏的床最舒服隔音效果最特麽好于是幹脆包了整半年。

        他在學校走得比她早龍七到時他已經在套房看了三分之壹場球賽及喝掉壹瓶冰鎮啤酒她將房卡擲到床角他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說:“這麽慢。”

        “興致還在不就行了。”

        “興致都快沒了。”

        龍七壹邊走到洗浴間壹邊拉掉皮筋長發嘩啦啦散下來洗浴間門隔住浙瀝瀝的水聲靳譯肯在看完半場球賽後關掉電視起身走到洗浴間咔壹聲推門進去。

        ……

        三點二十五分該是學校第三節課結束的時候套房的窗簾合壹半開壹半日光微微投在床頭投在靳譯肯的後肩肌肉上他的手臂壓著龍七的手臂兩人動靜聲細小權因他節奏極度緩慢。每次他這麽悠閑而不是草草了事的時候就是真的心情好意味著情調夠足意味著她今天夠漂亮。他會看她的眼睛會用拇指摁住她的額頭使她也看著自己的雙眼然後他會情到深處做些多余的事。

        龍七在他下巴磨過來時別過頭兩人嘴唇沒相碰他用拇指與食指鉗住她下巴她在細小的動靜之余輕微皺眉將左手腕從他臂下拉回推開他的兩指別頭避過他。

        這種行爲讓他的興致下去了所以接下來沒剩多少情調他交任務壹樣地完事情龍七也交任務壹樣地在最後壹刻喘出口氣。

        靳譯肯洗澡的時候她到床頭櫃拿他錢包打開現金不多是卡。她將每張卡都抽出來掃壹遍隨後從包裏拿自己的錢包將他那稀少的幾百塊現金塞進去又從自個兒錢包中摸出八個零錢放他那兒。

        正好靳譯肯洗完澡看著了他壹邊開啤酒罐壹邊嘲笑她她說:“給妳留幾個零買奶茶。”

        “奶茶?”

        她不說穿戴完畢後就拎起包准備走他問壹句:“給多少讓我親?”

        龍七回頭看他手放在門把上:“給多少都不給妳這人渣。”

第二章 靳譯肯

走到地鐵口的時候正是放學與下班高峰長長的通道裏都是人和風她邊走邊戴耳機聽音樂打開手機網絡上校園網。

        食指指腹在屏幕上緩緩地滑頁面上是關于“星期壹龍七會不會上廣播”的投票後來滑到白艾庭最新更新的壹條狀態原本三心二意的步子停下來她眯眼看。

        狀態更新于三點二十五分零八秒壹行字:疲憊的午後謝謝妳的奶茶。附壹張她與未拆封的奶茶杯合影的相片。

        底下留言早就刷爆大多是校內女生們的點贊還有不少高壹學妹奉承:學姐太美啦男神學長對妳太好啦!

        龍七將耳機拉下壹個把頁面調到發狀態欄從相片中挑出壹張照片上傳指腹快速地在屏幕鍵盤上打字按鍵發送。

        狀態壹秒之內就在校內網生成她戴上耳機繼續走而北番高中的所有學生幾乎在同壹時間刷到這條新消息。

        狀態人:龍七。

        狀態內容:照片壹只明顯來自于她的手狠狠抓在貌似男生的肩胛處力道之大摳得那男生肌膚留五道紅痕男生膚色也與她深棗色的甲油形成強烈對比視角效果暧昧又震撼。

        附文字:三點二十五分零八秒。

        有點兒經驗的人都猜得出這是張什麽情況下拍的照片。

        新的留言提示聲不斷從口袋內傳出龍七靠在地鐵站牆壁等列車壹首歌聽完後才慢悠悠地拿出來看消息正是這會兒靳譯肯的消息也來了。

        他沒加她好友大概是從哥們轉發那兒看見狀態的但只用私人留言板給她發了壹句:爽不爽。

        靳譯肯是個人渣壹個很帥的有錢人渣她和他的關系是付費的之所以這樣的原因不是他泡不到鈕而是他覺得地下情刺激且還非得是跟她才刺激。他說話向來懶能三個字說完的事情絕不用六個字說所以這三個字的意思是:妳反擊得爽不爽妳那時候跟我爽不爽。

        她回他壹個耳光表情。

        他回:明天下午過來。

        打字:不來妳沒錢了。

        回:爺有。

        列車和靳譯肯的來電壹起過來校服裙擺輕輕揚起她將手機關機扔進包裏旁邊有認出她的男粉絲蠢蠢欲動走上來要簽名被她壹個先發制人的中指驚退地鐵恰好停壹大波人流出來她上地鐵。

        車廂對座是同壹個學校的幾個女生除最右邊的女生安靜看書外其他幾人三三兩兩聊著天。龍七跟這壹排女生對上視線她們忽地停止聊天表情諱莫如深。她掃到最右邊的空位剛准備過去挨著空位的壹名女生恰好擡頭兩人看到對方。

        龍七的腳步因此停頓那排女生看著突然停下的她.

        地鐵門在身後關上列車緩緩啓動車廂搖晃有那麽壹秒鍾猶豫後她轉頭看其他座位最終坐到這排女生對面的空位置。

        那正對面膝蓋上擺著書的女生是董西。

        北番高中最出名的女生有三位美女龍七慧女白艾庭才女董西。

        三人都有姣好面孔氣質各不相同于是各取最突出的作爲代表龍七夠美但是痞風評差;白艾庭集才情美貌于壹身可是官腔太濃不純粹;只有董西幹淨得跟張白紙壹般她是成績最好的學生但不跟學生會有來往身邊朋友是流水線上的三好乖學生感興趣的仿佛只有讀書看書她從來不關心學校投票與排名個人的校園網賬號常年設置著權限好友保持在個位數並滿足現狀她是最少被人提起名字八卦的“北番三後”之壹。

        人們都不忍心往她身上說壹句重的。

        車廂氣氛變得有壹些微妙董西繼續低頭看書旁邊的壹排女生卻無法自然臉上皆有種“怎麽這麽倒黴碰上這個人”的忌諱感可是龍七壹擡眼掃視過來她們就低下眼眉抿住嘴壹派懼惹是非的模樣。

        董西安靜地看著書程她都不再看來第二眼以及參與身邊女生的聊天她的周身氣氛和這個車廂是完相隔的手指輕輕地翻頁肩頭垂下的發尾隨紙頁細微拂動不浮不躁。

        地鐵到某站龍七下車女生們跟她壹同下只是她在前她們遠遠在後中間隔著乘客與趕路者。

        剛把耳機戴上突然聽見身後撲通壹聲碰撞以及女生的尖叫她回頭看見壹名高瘦男子搶了她們的包往這方向猛跑壹名女生摔倒在地看不清是誰而男子凶神惡煞的表情嚇退通道兩旁路人驚慌失措的叫聲與疾步如飛的聲音由遠及近波及過來。

        她迅速擡出右腳。

        男子跑得太猛太急以至刹車不及噗壹聲絆到她右腳踝上!龍七在他摔成狗吃屎時退後兩步等他想彈動時又用腳踩住他抓包的右手他嗷叫後頭的地鐵警衛及時趕來把他制服住。

        她將包撿起來。

        兵荒馬亂中勻加速地走過去摔地上的女生始終被人群擋著看不到臉她邊走邊盯著那兒等到壹些人讓開才終于看出面貌女生臉生董西正蹲在身旁爲她壓驚。

        勻加速的步伐變爲勻減速抓著包的手也不著痕迹松開來她走到幾人面前董西與女生擡頭往她看。

        龍七遞包。

        女生愣半響才將包抱住壹群女生面面相觑只有董西輕聲提醒:“說謝謝。”

        “謝謝……”

        龍七將雙手放衣袋裏有些使力衣肩被弄得往下垂她轉身走。嚇傻的女生依舊在後頭被周邊人安慰。

第三章 低脂面包

在樓下超市買壹份低脂面包和壹袋備用的衛生巾即將結賬時想到個事兒返回去多拿了壹根驗孕棒櫃台小哥與排隊等結賬的大嬸同時看壹眼龍七她用手指撐著下颚嚼口香糖渾然不覺地盯著前台的糖果櫃子看。

        然後趕在結賬前打定主意多拿了壹包巧克力豆。

        單手拎著購物袋上樓到六樓用另壹只手從包裏摸出鑰匙來開門剛打開就聽見裏間臥室傳來的打遊戲聲她將袋子放客廳桌上雜亂的碗筷堆中從裏拿巧克力豆壹邊拆壹邊站到客廳角落體重秤上。

        指針指到45時拆包裝袋的動作慢下來隨後毫不猶豫地將整袋巧克力丟進旁邊垃圾桶內她返回桌前拿壹片低脂面包咬嘴邊其余的封好放冰箱內。

        接著到衛生間開水准備洗澡順便打開手機查看上個月的例假日期外面打遊戲的聲音漸漸小了水聲大了她拉下皮筋用手指順頭發。

        可是這時手機噗壹下從掌心掉到盥洗台裏她迅速抓起來甩掉水嘴裏低念壹聲“嗤”扯壹條毛巾擦手機准備放毛巾時往架子頂部看了壹眼這隨意壹眼使得動作稍稍停頓她發現壹個東西。

        那是壹個指甲蓋大小的黑色玩意兒被藏在壹堆毛巾的底部她把它拉出來看見了紅外線的攝像頭。

        不足三秒衛生間門彭地拉開!壹聲巨響震入狹隘的客廳龍七腳底生風地走向裏間臥室用手掌用力砸門!裏屋傳出椅子轉動的慌亂聲響。

        他不開門她就進廚房從碗碟堆裏找出備用鑰匙三兩下就解除鎖將門用力推牆上桌前的龍信義慌不擇路地轉過椅子他的手緊緊抓鼠標屏幕上是閃切回來的遊戲畫面。

        “幹嘛!”他大吼。

        她壹步不停地走過去奪過鼠標退出遊戲頁面他大聲罵咧而衛生間的實時偷攝畫面立刻從遊戲頁面後面跳出來她猛地將鼠標線扯斷摔地上龍信義壹下子從椅子上蹦起來:“砸東西算什麽事!”

        龍七充耳不聞地將他的主機從桌子底下抱出來龍信義快罵出以“c”開頭的粗話來緊接著就被她開窗戶的動作驚呆主機從六樓摔到底樓的碎裂聲響猶如車禍現場他仿佛被五雷轟頂整張臉僵化嘴型停滯在罵“c”之前的龇牙狀態。

        客廳傳來迅速開門的響聲剛下班的舅媽聽到聲響火急火燎沖進來:“幹什麽妳們在幹什麽!拆家當啊!”

        “媽……”龍信義這大高個子慘白著臉“她把我主機扔了。”

        舅媽還沒罵出聲龍七已經到自己房間拿包拿衣服她經過龍信義房間時丟壹句“活該”套上外套摔門而出!

        “七七!龍七!”舅媽的聲音從樓梯上方尖銳傳來“上來!舅媽給妳個反省機會聽到沒有!”

        沒聽有回答聲音繼續傳:“不上來是不是!不上來妳去外面想清楚!沒想清楚別回來!”

        ……

        出了小區門後肚子開始痛龍七按著腹部靠到超市門口旁打開錢包看錢數又用手機查附近賓館房價與租房信息最後挨著疼翻通訊錄手指在滑過靳譯肯的號碼時暫停壹會兒緊接著繼續往下翻打到另壹個人的手機號上。

        “喂abel……”她疼地蹲下來“明天有沒有活動可以帶我?會展或拍照都可以……。”

        ……

        “嗯反正除酒局和飯局外的活動都可以有就叫我……我要用錢。”

第四章 關東煮

壹個雙休日過去周壹的早晨如之前無數個早晨般嚴肅寂靜校園廣播點名批評不守校規的學生主任中氣的女嗓子在教學樓每壹處牆壁之間回蕩。龍七在睡覺。

        班導在教室內緩步巡視廣播內厲聲提到“龍七”二字時他刻意用指骨節敲響她的桌面她才醒過來眯開的雙眼裏都是熬夜的痕迹。

        等班主任走後又繼續睡但後座有男生在叽叽咕咕聊天隱約提到她名字她重新坐起來往回睨是壹個胖子和兩個矮瘦男生胖子男表情頗爲得意但是另壹人發現她後立刻推搡旁邊的人三個人壹下子收聲斂色。

        廣播結束了班裏人紛紛起身准備去考場參加每月壹次的模擬考壹時間桌椅碰撞聲和理書聲埋沒男生們的對話龍七收回視線。隔壁排的女生互相談論:“妳去哪個考場?”

        “我就在隔壁班。”

        “我是1班考場。”

        “好緊張呀這次月考成績決定下半學期的分班啊好怕考不好被分去差班……”

        手機來短訊她收拾完東西去考場的路上看是龍信義發來的:考完以後來壹下2號教學樓後面妹妹。

        “神經病。”她低念把手機放回袋裏。

        第壹場考試是數學時長兩小時開考壹小時後就可以交卷了。考場安靜學生奮筆疾書龍七做半小時睡半小時然後像往常那樣掐著點第壹個交卷出考場。剛走到樓梯口手機又在口袋裏振動。

        她低頭看短訊還是龍信義發來的走樓梯的步子緩緩慢下來龍信義發了壹張她在衛生間脫上衣的背影照過來像素模糊像是視頻截圖。

        ……

        以毫不耽擱的速度到達2號教學樓後面龍信義也考完試了正站在走廊風口中吃剛從小賣部買回來的關東煮龍七從後面上去壹腳踹他後背他整個人從走廊磕磕絆絆到教學樓外的花園小路上關東煮的湯灑了壹手燙得他又龇牙准備罵粗。

        “妳是不是男人?”她走下階梯龍信義因勢往後退。

        “別妹別激動妹子。”他壹邊說壹邊換左手拿關東煮右手迅速往口袋裏掏東西等把東西亮出來後才重新漲高氣勢不再往後退故意露出笑。

        東西壹亮出來也知道龍信義這家夥可恥到什麽境界了那是她落在他家客廳還未拆過的驗孕棒他拿著它就好像拿著至尊王牌壹樣晃在她眼前不厭煩地說:“誰的呀誰的種呀?”

        “誰的”龍七反問“龍信義妳壹個青春期大男人手裏拿這麽個玩意害不害臊行啊妳這都敢去買了。”

        “裝。”龍信義回擊她。

        “對啊裝”龍七單手插進衣袋“我就裝怎麽了妳說出去啊壹個拆都沒拆的驗孕棒妳能說出什麽鬼名堂。”

        “別呀妹開個玩笑我這專程拿來還給妳的。”他丟過來“人命關天的事麽這不是。”

        龍七沒接所以龍信義傻兮兮地把自己扔出去的東西自己接住她直接問:“視頻妳還剩多少?”

        看上去總算扯到他的正題但他還算鎮定沒過分表露情緒只是賊兮兮地從褲袋裏摸出手機:“只有三段了在這每段十分鍾左右。”

        “妳想幹什麽?”

        “妳要我就賣給妳絕不留備份真的主機都給妳摔了。”

        “給錢的事休想不想我報警就拿過來現在!”

        龍信義壹副滑稽生意人的樣子啧嘴:“妳昨兒兩天不是跑了很多活動嗎起碼進賬三四萬有吧視頻特便宜真的每段兩千壹共六千壹次性結清再沒備份我保證。”

        龍七從衣袋裏拿手機按下第壹個數字“1”龍信義幾步沖上來改口:“那行!這樣!我單賣個視頻密碼給妳兩千就行了!”

        第二個“1”也按下她質問:“視頻密碼?”

        “說了別激動啊我昨天發了個貼說我這有妳視頻別說妳還挺搶手當晚就有人……”

        “龍信義妳畜牲!“

        沒聽完她就發飙龍信義疾步往後退吼回去:“誰叫妳砸我我媽又不給買我總得特麽湊錢自己買吧!”

        “妳賣給幾個人了!”

        “壹個就壹個!”他伸出食指仿佛發誓“而且我真沒坑妳那視頻我都加密了等他把款打過來才發他密碼只要在這之前妳用兩千把密碼買了那筆交易我立馬作廢!”

        “賣給誰?”

        “這不能說。”

        “誰!”喊聲很大直接把龍信義給逼慌了他跑上來象征性安撫她滿嘴火車立刻就把買主給供出來了。

        “就妳們班那死胖子特有閑錢二話不說壹口價就拍下來了”但即使供出買家他也不忘做她生意“實話告訴妳款已經進我帳了我這立馬就要發他密碼了妳真不考慮從我這買?妹我也是被逼無奈我也不想靠妳賺錢啊……”

        龍七壹把推開他轉身上教學樓龍信義不可思議地站在風口裏朝她喊:“妳真不買?妳真不買啊!那我發他了啊我真發密碼了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