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昔日頂級工程師衛三穿成星際失學兒童,靠著撿垃圾變廢爲寶,終于趕在開學季攢了壹筆錢,立刻要去報名上學

昔日頂級工程師衛三穿成星際失學兒童,靠著撿垃圾變廢爲寶,終于趕在開學季攢了壹筆錢,立刻要去報名上學
2022-05-14 18:47:33
2022-05-14 18:47:33

第一章

灰敗陰暗的破舊建築,散發著潮濕發黴氣息,時不時流竄而過的蛇鼠,仔細看,卻能見到角落裏躺著壹個小孩。

  周圍安靜異常。

  衛三身上蓋著壹張破舊髒汙的被子,水泥剝落的天花板,鋼筋裸露在外,總有隨時坍塌的錯覺。

  ‘滴答——’

  壹滴混著泥味的汙水滴在她臉上。

  “……”

  衛三眼睛都沒睜壹下,裹著被子滾到角落最裏面,躲過上面的水滴,繼續睡覺。

  淩晨四點,角落裏鬧鍾突然響起,衛三伸手按下去。

  ‘咔——’

  鬧鍾腿斷了。

  她驟然清醒過來,抓了抓亂成雞窩的頭發,拿起鬧鍾和它的腿看了看,還好,可以修。

  衛三把被子卷巴卷巴,堆在稍微幹淨壹點的角落裏,這才去旁邊壹堆破銅爛鐵中翻出壹個大袋子,走出廢棄大樓。

  她要去撿垃圾。

  壹個月前,衛三從壹個吃喝不愁的高級工程師變成什麽垃圾都吃的七歲孤兒。當時醒過來的時候,壹只碩大老鼠就蹲在她臉旁邊,想啃她。

  小孩是高燒離開的,再醒過來就變成了工程師衛三。

  她腦中有小孩的記憶,這孩子小時候被同樣在附近垃圾場生活的啞巴老人撿著養大,前不久老人死了,只剩下她壹個人,原先住的地方被附近的人占了,小孩手無足措,只能找到這麽棟廢棄快倒塌的樓棲身,每天去垃圾場翻垃圾找吃的,但饑餓和壹場突如其來的高燒要了小孩的命。

  衛三到底是個成年人,花了壹晚上接受現實,第二天繼續去垃圾場繼續翻垃圾吃。

  不吃就會餓死。

  這壹個月衛三用收集起來的垃圾廢鐵做了壹輛三輪車,她把破舊大袋子放在後面,壹路哐當騎過去,垃圾飛車淩晨兩點准時傾倒,四點過去,是爲了躲避成人。

  垃圾場附近有上百人,都靠著垃圾而活,成年人先翻壹輪,沒有爹媽的小孩只能最後找,否則撿到好東西被搶是小事,主要會被打,打死都有可能。也不能在太陽出來再撿,不然垃圾場味道過于刺鼻,也會出事。

  等到了垃圾場,果然沒什麽人了,新來的壹車垃圾也被翻的差不多,很難找到什麽入口的吃食。

  衛三冷靜下來,深吸壹口氣:“嘔——”

  媽的,忘記這是垃圾場了。

  她拖著大袋子,踩進垃圾堆內,小心不讓自己陷下去,這裏時常有人不小心陷進去前幾天翻垃圾就發現有人陷進去,最後窒息而亡。

  那種市面上可以回收的金屬,多數也被成人先撿完了,衛三蹲在垃圾山上慢慢翻著,看到有意思的東西就往袋子裏扔,倒也忘記了饑餓。

  衛三守著壹處翻,找到支碎試管,底部還有滴粉色液體,她拿起來嗅了嗅,眼前壹亮,是營養液!

  她立刻舉起來往嘴裏倒,倒了半天,那滴營養液才從試管壁滑下來。

  衛三回味了壹會,是草莓味的營養液。

  那種餓久了昏昏沈沈的感覺,頓時消散壹些。

  營養液是個好東西,容易飽腹,可惜只有壹滴。

  要是能翻到半支營養液,她壹天都不用餓肚子了。

  剛這麽想,頭頂突然有壹道強光射下來,衛三擡頭看去,是垃圾飛車。

  奇怪,垃圾飛車壹般淩晨兩點來,現在已經四點多,怎麽還會有垃圾飛車過來?

  不等衛三多想,又壹輛垃圾飛車出現在垃圾場上空,她立刻拖著袋子往下跑,這些垃圾飛車根本不會關注下方有沒有人,直接傾倒下來,壹年總要砸死些人。

  等衛三躲在垃圾場邊上,這才看清上方盤旋的垃圾飛車,足足有五輛,旁邊還有壹輛小型飛行器。

  那輛小型飛行器前方窗口不停閃著白光,那種頻率,讓衛三想起自己世界媒體用的相機。

  下壹秒,五輛垃圾飛車打開底板,無數大箱子落在垃圾場內,小型飛行器的光閃得更頻繁了。

  垃圾飛車倒完這些後,便和小型飛行器壹起離開。

  衛三等了壹會,這才快速爬上去,想知道那些箱子是什麽東西。

  或許不用看,她已經聞到了,是營養液的味道!

  剛才從垃圾飛車上摔下來,底下壹層箱子已經被砸破了,營養液的味道開始飄出來,混著垃圾場的臭味,形成有些詭異的香臭味。

  衛三從口袋摸出壹把自己做的手電筒,照在箱子上,伸手扯掉封條,不由倒吸壹口氣——全是嶄新的營養液。

  連續開幾個箱子,裏面也都是營養液。

  這種情況,很像是銷毀問題食品。

  不知道這些營養液有什麽問題,衛三還是立刻抱著完好的箱子塞進自己大袋子內,足足塞了三大箱,然後拖著袋子去找自己破爛三輪車,把三箱營養液碼在車上,再用把車推進樹叢中藏好,才又朝垃圾場狂奔。她重複剛才的行爲,抱著營養液放在車上,等到第三個來回,已經有其他撿垃圾的人陸續過來搶營養液了。

那些人第壹時間便掰開管口,將營養液倒進嘴中。

  “真是營養液!好喝!”

  “快,快搶!”

  衛三繼續搬營養液,餓得頭昏眼花時便拿了兩支倒進口中,頓時胃部暖洋洋的,那股被餓的絞痛的感覺慢慢消失。

  她沒有再多喝,壹直搬到三輪車裝不下之後,這才推著車出來,准備回去。

  有點多。

  衛三咬著牙騎著三輪車嘎吱嘎吱壹路回去,得找個機會,把三輪車做成電動的,只不過之前壹直沒在垃圾場撿到自己要的配件。這個世界的能源和她世界的能源有很大不同,可惜小孩只有和老人日複壹日在垃圾場翻垃圾的記憶。

  回到那棟無人住的破爛建築,衛三慢慢把營養液搬進去,壹共十二箱,她整整齊齊碼在牆壁邊,心中滿足了。

  終于不用再餓肚子。

  這壹個月,她餓的連思考都變得緩慢了很多,每天滿腦子都在想吃食。

  衛三比原身小孩要痛苦的多,小孩從小沒見過好東西,她不壹樣,在原來的世界,美食無數。人壹餓,腦子裏全是各種食物,越想越餓,當初去撿垃圾吃,她心理建設都做了無數遍。

  坐在地上歇了壹會,衛三決定繼續去垃圾場搬營養液。

  五大車營養液不是個小數目,即便以垃圾場爲生的人都在,依然搶不完,因此,今天垃圾場內格外和諧,每個人都忙著搬營養液。

  衛三來回四趟,這次不顧太陽惡劣,從淩晨到天黑,搬來整整四十八箱,口袋裏還塞滿了零散的營養液。

  晚上還給自己加餐,喝了壹支水果味營養液和壹支蔬菜味的營養液,這壹個月萦繞不去的饑餓感終于消失。她把鬧鍾腿修好,這才躺下休息。

  壹覺睡到第二天四點,鬧鍾照舊響起,衛三翻身起來,精神好了不少,繼續准備去垃圾場,這回的目的不完全是營養液,而是淩晨兩點傾倒的垃圾。

  壹過去,垃圾場還有不少人,但他們注意力全在營養液上面,完全沒有人再去翻垃圾。

  衛三這次只搬了三箱,因爲營養液慢慢減少,後面幾個成人已經開始劃分位置,不讓他們去搬,她便放棄了,轉而去翻垃圾。

  她想找些有用的材料做點東西。

  翻了壹個多小時,眼看太陽快出來了,衛三才起身離開,騎著破三輪壹路回去。

  回到住處,衛三蹲在壹個木盒子前,手拂過壹排營養液,頓時感覺自己富有至極。

  她現在都能挑營養液口味了。

  衛三選了支草莓味的營養液,小心翼翼喝了壹小口,好喝。

  雖然她已經有幾十箱營養液,但還是要省著點喝,至少要在她找到生存之道前。

  填飽肚子之後,衛三把袋子裏那些東西整理出來,最後看了看自己的全部家當,決定去外面走壹趟。

  以前老人在的時候,可以撿到廢品去賣。小孩的記憶中老人時常會往北走,說是去城內賣金屬廢品。

  過去壹個月了,又得這麽多營養液可以填飽肚子,衛三想要進城看看。

  她把自己那輛破三輪車重新修整了壹遍,還用從垃圾場收集過來的廢油潤了潤鏈條和軸承,保證明天可以順利進城。

  第二天,衛三把自己洗刷幹淨,便吭赤吭赤騎著破三輪往北走,大概騎了五個小時才看見城市。

  這麽遠,難怪老人不帶著小孩壹起。

  她歇了口氣,從做的布包裏拿出壹支營養液喝完,恢複力氣才繼續往前騎。

  這是衛三來到這個世界第壹次見到還算正常的人,除開偶爾天空上飛來飛去的交通工具和路邊各種逼真的虛擬廣告,這裏幾乎和她所在世界沒什麽區別。

  “近日,通選公司壹批營養液被查出元素缺失,對人體無益……已處理。”

  衛三聽到右前方上方壹個虛擬屏上正在播放類似新聞的聲音,被主持人所說的話吸引,擡頭看去,正好看見屏幕上放的幾張照片。

  正是她這壹個月去的垃圾場,幾輛垃圾飛車不斷傾倒。

  衛三挑眉,她在壹張照片角落看到了自己,小小黑黑的壹團,除了壹雙大眼睛,其他地方瘦得可憐。

  ——像個小僵屍。

  不過她從剛才的信息中了解到壹件事:營養液缺失關鍵營養元素,對人體無益,但也無害。

  現在最關鍵的是填飽肚子,至于營養不營養,衛三暫時還沒辦法奢望。

  衛三只顧看虛擬屏,卻不知周圍已經有人頻頻朝她看。

  壹個七歲小孩騎著壹輛奇怪的會動的爛鐵上,怎麽看怎麽奇怪。

第二章

衛三壹路看廣告看得津津有味,從裏面得到不少信息。

  比如這世界居然還有賣機甲的,這種東西在她的世界還在研發中,沒想到現在已經可以拿出來賣了。

  她本行也是這個方向,不過搞這個得花很多錢,不知道現在的世界怎麽樣。

  “喂,妳這是什麽東西?”

  衛三慢慢溜著三輪車看廣告,背後突然有個小孩聲音響起,她開始以爲不是和自己說話,直到壹個白淨小胖子擋在她車面前,仰著下巴重新問了壹遍。

  小胖子穿得不錯,左右還有兩個保镖壹樣的成人護著,看起來地位不低。

  沒等到衛三回複,小胖子自己上前左摸摸右摸摸,小聲滴咕:“這是什麽新款機甲?”

  衛三擡頭看了看天空中的飛行器,又打量大街上走路的行人:這個世界應該已經沒有三輪車這種落後的交通工具。

  小胖子指著衛三背後的車廂問:“妳這後面幹什麽的?”

  “裝東西,也可以載人。”衛三耐心解釋,這小孩看著比大街上的人有錢,指不定可以撈壹筆。

  衛大工程師當年年紀輕輕就拉到不少項目,離不開她的忽悠能力。

  小胖子奇怪道:“載人?妳這背後又沒有座椅。”

  “上來直接坐就行。”

  “我試試。”小胖子話才落地,旁邊的保镖便把他舉了上去。

  小胖子站上去之後不知道該坐哪,後面太髒。

  衛三往後瞥壹眼,拍了拍三輪車的橫欄:“扶好。”

  小胖子試探握住前面的橫杠,剛握好,前面的人吭赤吭赤地踩著腳底下的兩個方形小板,這奇怪的東西就開始動起來。

  兩個保镖:“……”這奇怪東西的速度委實太慢了。

  站在三輪車的後車廂上,看著街道緩慢後移,小胖子伸出手戳了戳前面衛三的背:“欸,妳這個東西挺好玩的。”

  “想要?賣給妳。”衛三道。

  三輪車而已,只要有材料她還可以再做。

  小胖子猶豫了壹會:“多少星幣?”他剛從材料市出來,星幣所剩無幾。

  “妳覺得這個值多少?”衛三、反問。

  小胖子真誠道,“給妳五百星幣怎麽樣?”

  剛剛衛三壹路廣告看下來,發現右下角都會標出商品價格,壹盒十二支的營養液要兩百星幣,小胖子壹雙鞋是什麽大師設計,剛才廣告裏說了要壹萬星幣,典型有錢人家的孩子。

  “五百?不賣。”衛三停下三輪車,拉手刹,扭頭看小胖子,“這三輪車妳在其他地方見到過?整個……城市就我這壹輛。”

  衛三還不知道這裏的地名。

  小胖子圓潤白淨的,衛三覺得只要後面兩個保镖不妨礙,她壹定能忽悠壹筆。

  “妳這個造型是奇特,但……”小胖子撇嘴,“材料普通,完全沒有加遊金,和機甲根本扯不上關系,妳東西沒什麽用,我買回去就是個新奇,五百星幣都算多了。”

  衛三:“?”

  這話完全不像是壹個七八歲小孩能說出來的,現在世界的小孩這麽不好騙?

  “當然不是機甲,這個三輪車其實是用來輔助長高的。”衛三掃了壹眼小胖子的腿,壹本正經道,“如果經常蹬三輪車,妳的腿就會變長,長此以往人會變高。”

  小胖子奇怪看向衛三:“爲什麽長高要蹬這個?打壹針基因改善劑就可以了。”

  衛三:“……”科技發達真好。

  “這個三輪車是妳做的?”小胖子問。

  衛三點頭:“五千給妳,少了不賣。”這小胖子壹點都不好糊弄,她也不想再浪費時間。

  小胖子目光落在三輪車的焊接處,他壹眼就看出這車是用各種零碎金屬拼接出來的,材料很爛,但手藝很好,幾乎能稱得上藝術。

  “我多給妳五百星幣,五千五,我們交個朋友。”小胖子話鋒壹轉。

  衛三瞥向小胖子,這小孩從壹開始就在試探。

  “我叫金珂,也是預備機甲師。”小胖子真誠道。

  ‘也’?

  看樣子,這位小少爺以爲她是預備機甲師。

  遊金、預備機甲師……這些新奇的詞在衛三腦中不斷萦繞。

  “成交。”

  小胖子從三輪車上靈活跳下來,低頭點開自己手腕上的光腦:“妳賬戶號,我轉給妳。”

  衛三撩開自己衣袖,手腕上幹幹淨淨,沒有任何東西。

  金珂眼神頓時變得微妙,這年頭沒有光腦的人只有兩種,壹是亡命之徒,另壹種則是窮得連光腦都買不起。

  他們3212星屬于聯邦星際中最貧瘠的垃圾星,連個名字都沒有的那種,僅僅有個編號。即便如此,在3212星買不起光腦的人也寥寥無幾,在這個世界,沒有光腦寸步難行。

  衛三這個年紀不像是亡命之徒,看年紀倒像是亡命之徒生出來的孩子。

  “在哪可以買光腦?”衛三在腦子回想小孩的記憶,老人是有光腦的,可惜他沒教過小孩,小孩完全沒有概念,直接把老人埋了。

  金珂眼睛轉了轉,“我可以帶妳去買。”

  最後三輪車被壹個保镖帶走了,金珂帶著衛三坐懸浮公交去買光腦,壹路上給她解釋各種東西。

  “預備機甲師就是機甲師的預備生,如果十六歲測出來的感知達到軍校的標准就可以去讀這個專業,畢業後就可以成爲機甲師了。”金珂比了個大拇指,“機甲師就是設計和修理機甲,特別賺錢!”

  衛三表面冷靜,內心已經翻來覆去:她就喜歡這種和原來世界專業息息相關,又特別賺錢的專業!

  她當即在心中決定,未來走得就是機甲師這條路。

  路上衛三瞥了眼斜對面正在對媽媽撒嬌哭著要這要那的小孩,再看著還在叭叭的金珂,明白了。

  不是這個世界的孩子早熟,是金珂早熟。

小屁孩表面憨憨的,心思深得很,似乎對她完全不好奇,偏偏每次說的話都在解釋給她聽。

  空中懸浮公交飛得很快,不壹會就到了,他們下車,金珂領著衛三去商場。

  這商場和衛三原來的世界完全不同,充滿了科技感,白色櫃台和各種虛擬屏充斥著。

  衛三看著壹個櫃員對顧客笑了笑,轉身從背後空蕩蕩的地方突然拉出壹個大型架子,上面擺滿了商品,周遭人見怪不怪。

  她壹路看過來,心中有了個數:大概是類似空間折疊的技術。

  金珂在壹個櫃台停下:“到了。”

  衛三仰頭問櫃員:“最便宜的光腦是哪壹款?”

  櫃員聞言,拿出兩款:“這個新款三千星幣,還有最後壹個舊款,只要兩千五。”

  衛三選了兩千五的舊款,金珂付好錢,幫著她綁定資料,輸入個人信息。

  【姓名:衛三,年齡:七歲】

  金珂指了指另壹項:“這裏可以設置光腦ID和光腦聲音。”

  衛三想了想,在ID處輸入四個字。

  “滴——”

  壹道柔和的電子男音響起:“認證成功,用戶ID:暗中討飯。”

  櫃員嘴抽了抽:“……”

  旁邊金珂十分上道,當即把剩下的三千星幣轉給了衛三。

  兩人出來後,衛三問金珂:“怎麽成爲預備機甲師?”

  “先進入預備學校,到十六歲學校會統壹測試感知,到時候就可以進軍校學習。”金珂歪頭想了想道,“我們3212星只有壹所預備學校,就叫3212學院。這段時間正好入學報名,妳可以去看看,說不定以後我們就是同學了。”

  金珂撞了撞她手臂,悄聲問:“妳父母讓妳上學嗎?”

  衛三:“?”

  “別裝了,沒有光腦只有那些要隱瞞身份的人,妳總不能窮到買不起光腦吧。”金珂擠眉弄眼。

  “我確實是窮到買不起光腦。”

  “真的嗎?我不信。”

  金珂相信自己眼光,壹個窮得買不起光腦的人哪裏會做什麽三輪車,只有可能是隱藏身份的人。指不定是什麽高手亡命天涯,躲到了他們3212星,衛三壹定就是高手的孩子!

  他可是看完《那個無名星球出身的男人》、《逃犯範·迪倫成名史》的人,裏面就是這種橋段!

  衛三正要問另壹個問題,之前離開的保镖趕過來:“小少爺,咱們該回家了。”

  “我走了,有時間聯系。”金珂只能揮手告別。

  等他離開,衛三並未馬上走,她蹲在角落裏研究光腦,功能和手機差不多,壹會就全部摸熟。

  第壹個先查的是遊金,原來這是壹種機甲專用金屬,延展性和抵禦性極強,從發現開始便壹直用于軍工,後應用到機甲上,也是近百年來才向民衆開放交易渠道。衛三看了解釋,對遊金這種金屬升起極大的興趣。

  不過衛三早上從垃圾場附近出發,到現在已經下午三點,她的三輪車也賣了,現在走路回去,估計得明天才能走到。

  或許會有交通去垃圾場那邊,她打開光腦搜索搜公交路線,發現有條9號線會經過垃圾場,早上5點和下午5點各有壹趟,壹趟十星幣。

  還有時間,衛三又搜了搜去3212學院的空中懸浮公交,能去的路線很多,她立刻坐上公交去學院,打算去那邊看看情況。

  ……

  3212學院門口人不少,各種帶著小孩的家長擠在通知欄前面,衛三仗著人小,從空隙中鑽進去,來到通知欄前,發現今天就是報名截止日。

  還未看完,衛三便被擠了出去。

  衛三擔心耽誤時間,沒有再進去,她打量周圍環境,發現學院門口有兩處報名桌,每張桌子坐著壹個老師,面前都排著長隊。

  她越過隊伍走到壹個報名處,老師旁邊立了壹個虛擬牌子:【A班壹學期學費五千星幣。】

  衛三:“……”

  今天就是截止日期,她完全湊不齊五千星幣。

  不過……A班壹學期五千,其他班學費不壹樣?

  衛三轉頭去看另外壹處,果然見到不同的字樣:【B班壹學期壹千星幣,期末考試過後,酌情發放5000~20000星幣。】

  學費這麽低,那B班應該是差班,不過表現好了還能拿獎學金掙回本,衛三當即走到隊尾排隊,決定就報這個班!

  等了壹個小時,終于輪到衛三。

  報名處的老師擡頭左看看右看看,沒見到大人,目光才落在衛三身上:“報名?”

  衛三點頭。

  老師扯出壹張報名表:“在上面填完資料。”

  等衛三填完後,老師再壹次問道:“妳確定來B班?”

  “確定。”衛三堅定點了點頭。

  差班不要緊,只要有學上。

  衛三已經開始幻想自己期末測試過後拿到最高獎學金,再也不用爲學費發愁的場景。

  “明天開學,早上六點准時到校。”老師把衛三的報名表收錄後,說完後示意下壹位。

  ……

  衛三回到那棟廢棄大樓,利用光腦開始了解這個世界,才發現原來有三大熱門職業,分別是指揮、機甲師、機甲單兵。

  星曆3701年爆發壹場蟲獸潮,差點毀滅整個聯邦,五十年後機甲橫空出世,人類終于得到喘息余地,直到4001年,魚青飛設計出初代飛躍機甲,開啓新紀元。

  這壹年被稱爲阿瑞斯時代。

  自此聯邦開啓反抗之路,壹直到現在,除了以百年爲節點爆發的蟲獸潮會棘手壹點,其他時間聯邦多過著平靜的生活。

  衛三壹時著迷于這個世界的曆史背景,忘記查3212學院的資料,等到第二天過去報道,傻了。

第三章

早上五點的公交,從垃圾場到3212學院只要十分鍾,速度極快。

  衛三到時,天還沒亮,學校門口沒什麽人,壹直到五點半,人才漸漸多起來。

  壹直到六點,老師准時從裏面出來。

  “所有人排成十隊,跟著我進去。”

  隊伍很長,衛三估計到場有五六千學生。

  壹陣騷動後,隊伍終于排好,老師目光在這群學生身上輕飄飄打轉,隨即轉身:“跟上。”

  老師帶他們走到學校操場才停下,操場主席台上另有九位老師等著。

  十位老師站在壹排,低聲討論了壹會,中間壹個老師站出來正對著學生們發言:“歡迎大家來到3212學院,從今天開始妳們即將迎來痛苦的提升之路。”

  衛三仰頭看著主席台上的十位老師,有點走神:這個世界的老師好像過于精神挺拔,個個腿長腰直,放她那個世界,像極了當兵的人。

  “我不知道妳們當中有多少人在期末過後還活著,所以請珍惜每壹次訓練,也許能救妳壹命。”老師嚴厲的目光從左移到右,“校方出于人道主義,每學期期末會根據妳們傷勢輕重,發放星幣,如果不幸身亡,兩萬撫恤金會發放到各位父母手中。”

  衛三:“???”

  她怎麽聽著這麽不對勁呢?

  預備機甲師不就是學怎麽認識材料,爲以後設計修理機甲奠定基礎,怎麽還扯上生死了?聽老師的意思,她昨天看到的五千到兩萬星幣也不是獎學金。

  衛三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老師發言很短,很快每個老師都領著壹隊人離開,帶著學生們去領校服。

  衛三跟著隊伍走,領完校服,趁著換校服之際,打開光腦查3212學院的資料,壹目十行看完所有信息後:“……”

  3212只有這壹所預備學校,專門培養預備機甲師和預備機甲單兵,B班是預備機甲單兵,A字班才是預備機甲師。

  ……她報錯了班。

  預備機甲單兵的傷亡率和棄學率向來居高不下,入學有五六千人,等壹個學期過後,能減少到三千人,除去傷亡人數,每壹個學期過去都會有相當多的學生熬不住,退學轉去普通學校,所以學費會低壹點,期末傷勢嚴重還會發放星幣。

  衛三盯著光腦半天,現在轉專業不可能,她補不齊錢。如果退學,明年再報,她昨天交的學費,學校依然不退還。

  還是先混壹個學期,等她找到賺錢之道再想轉專業的事,壹千星幣不能浪費。

  老師巡視過來,看見還沒換好校服的衛三,皺眉:“這麽長時間在幹什麽?趕緊換上。”

  衛三立刻關了光腦,去換衣間把校服換上。

  等他們這隊人全部換上校服後,老師眼睛壹擡:“所有人繞著學校跑二十圈。”

  3212學校面積不小,他們還是小孩,壹圈跑下來人都傻了,更不用提二十圈。

  到第三圈的時候,衛三頭暈眼花的毛病又出來了,她餓了。

  “都給我打起精神來,我們B班不像A班有積分,搞個測試就記壹次分,唯壹的標准就是期末測試後,妳們還活著。”老師慢悠悠跟在後面,“活著知道嗎?現在每多跑壹圈,將來妳存活概率就多壹點。”

  這麽跑了六圈,隊伍明顯分出不同,前面有幾十個學生壹直沒放慢腳步,最後面百來號人已經開始走了。

  衛三夾在中間喘著氣跑,偶爾擡頭朝前看,那些學生身體素質未免太強了點。

  到了第十圈,老師站在最前面,手裏抱著不知道從哪弄來的箱子:“這裏有營養液,大概五十份左右,先到先得。”

  衛三壹聽,精神爲之壹振,腳步無形中加快。夾在中間部的學生也有不少和她壹樣,速度突然提了上來。

  衛三咬著牙往前沖,不光爲了營養液,她想留下來,學費不能浪費,留在這才有機會學機甲師有關的知識,所以二十圈她壹定要跑完。

  “三十、二十九……還有最後十份,後面的人加油了。”老師悠哉悠哉道。

  衛三太陽穴處突突跳著,她前面還有十二個人,只要超過兩個人並壹直保持下去,就能拿到最後壹支營養液。

  ……

  “還有三……”老師剛說出口,又有學生趕了過來,“最後壹支了。”

  衛三離前面的人還有五十米距離,眼看要跑到老師那裏,她抹了壹把汗,咬牙沖了過去,終于超過前面的人,拿到最後壹支營養液。

  她邊跑邊將營養液倒進嘴裏,壹喝下去,衛三就發現這個營養液和她從垃圾場撿來的問題營養液不壹樣。這營養液壹下肚,那種能量充沛的感覺頓時盈滿全身。

  衛三覺得自己還可以再跑十圈。

  搶到營養液的五十位學生基本是最先完成任務的,但二十圈跑下來,人直接癱在地上。

  衛三不由感歎生存令人堅強,想當年在原來的世界,工作過後,她能坐著就不站著,能躺著絕不坐著,如今才七歲居然能跑這麽遠。

  開學第壹天在跑步中度過,到他們放學時間還有不少學生沒有完成二十圈,老師只是揮手:“下課了,沒完成的人也可以走。”

  衛三壹看時間,剛過五點,她錯過了公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