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智商白富美玩轉貧民窟 X市井間行走的荷爾蒙

高智商白富美玩轉貧民窟 X市井間行走的荷爾蒙
2022-05-14 18:40:54
2022-05-14 18:40:54

第一章

車輪碾過壹道深坑,坑裏泥水四濺,飛到玻璃上,晴也被顛地扯下耳機看著車窗上的泥點皺了下眉,目光投向玻璃外的畫面,破敗的街道,三輪電動車拖著壹車大蒜洋蔥在咬喝,隔壁賣炸串的攤子,大爺套著破圍裙滿手黑灰,不時幾條髒兮兮的土狗滿街亂竄,電線杆歪七八扭,信箱上的綠色油漆退了大半,遠處水泥牆的房子外,縱橫交錯的晾衣繩亂七八糟地橫著,雖然大雨初歇,整個縣城依然有種灰蒙蒙的感覺。

    晴也煩躁地看向開車的孫海:“孫叔,我爸進去前就沒交代妳什麽嗎?”

    孫海聽到這話側頭看了眼晴也,微微歎了聲:“妳還小,這不是妳該操心的事。”

    晴也緊了下牙根,壓著眼皮緊緊盯著窗外這個與自己格格不入的地方,從下了高速起,她的眼神裏便充滿了戒備,這個小地方和她生活了十八年的首都大不壹樣,除了建築街道外,整個縣城都給她壹種髒兮兮布滿灰塵的感覺。

    直到這時車子開進街道她才發現爲什麽別扭,這裏沒有樹,居然連壹顆參天大樹都沒有,路邊僅有的幾顆小樹苗也都歪七扭八的,根本不存在綠化壹說,垃圾隨意堆在路邊,野貓三五成群窩在垃圾堆裏,倒塌的牆體也無人問津,像被時間塵封在上個世紀的縣城。

    而她,接下來居然要生活在這樣壹種地方,暗無天日。

    五分鍾後,孫海慢慢將車停在小路邊上,疑惑地劃拉了幾下導航:“奇怪了,怎麽壹直讓我在這條路上打轉啊?”

    晴也冷嗤道:“有什麽奇怪的,能讓妳在導航上發現這個地方已經是奇迹了。”

    孫海無奈地說:“算了,我下車問問人。”

    孫海拉開車門跑到馬路對面的壹個小店裏,晴也幹脆也拉開車門走下車,空氣裏都是沙子的感覺,天空霧霭沈沈,她穿著壹塵不染的漆皮鞋,跨到路牙上東張西望,淺藍色的漸變連衣裙被風撩起,露出光潔的小腿,大概是這土灰的街道上唯壹壹抹色彩。

    不遠處傳來了籃球的聲音,她往車後走了幾步伸頭看去,是壹個破破爛爛的露天籃球場,籃球場邊停了好幾輛摩托車,站了壹群頭發顔色各異的殺馬特青年。

    那群人似乎是遠遠注意到她,有人朝她揮了下手,晴也低低地罵了句:“傻逼。”

    她收回目光等著孫海,籃球場那邊卻傳來摩托車的聲音,那群殺馬特青年騎著摩托車朝她這個方向而來,排氣管改裝的嗡嗡聲跟拖拉機壹樣,多遠就朝她喊道:“喂,美女!”

    晴也板著臉眼神犀利地盯著他們,瞥見有輛貼著哆啦a夢貼畫的小天使上面居然擠了三個人,最後那個胖子半個屁股都懸空在外面,真特麽魔幻。

    幾輛摩托車快騎到她面前時,擠在中間的黃毛興奮地對她吹了個口哨,摩托車突然加速朝著她沖來,晴也嚇了壹跳,本能地往後退,結果壹腳踩進泥裏,蹭亮的皮鞋沾了壹層爛泥。

    摩托車擦著她而過,根本沒有碰到她,壹群混混惡作劇地大笑起來,黃毛喊道:“美女,妳鞋子髒了。”

    晴也擡起頭,對上騎著小天使男人的目光,他穿著黑白相間的運動裝,留著板寸,側過頭時正好能看見他鬓角剃了壹道杠,輪廓清晰,眼神玩味。

    晴也氣得就想大罵,壹群混混已經浩浩蕩蕩騎走了,好遠處還能聽見他們在大笑。

    ……

    “武,武哥,剛才那個小丫頭,不是,不是我們紮紮亭人吧?”坐在最後的胖虎結結巴巴地問道。

    黃毛咋唬地接了過來:“我們這天幹物燥的,什麽時候出過這麽細皮嫩肉的姑娘,沒看見旁邊停著輛京牌大奔?肯定走親戚的,妳說對吧武哥?”

    “我特麽怎麽知道。”邢武漫不經心地回道,順帶看了下倒車鏡,遠處那抹淡藍色的身影似乎還在氣急敗壞地甩著鞋子上的泥,他揚眉加快了速度。

    黃毛笑著說:“去我家吃火鍋吧,我才弄到幾部片子,島國的,女主角跟剛才那個小丫頭還挺像。”

    壹幫人大笑著,黃毛拍了拍邢武:“去不去啊?”

    “隨便。”邢武方向壹轉騎向黃毛家。

    ……

    孫海匆匆走出小店對晴也說:“問清楚了,不遠,上車吧。”

    晴也卻站在車邊,看著髒兮兮的鞋子,眼神空洞,胸腔積壓的怒火攀升到極致,這幾個月如噩夢般的經曆終于讓她有些失控,她討厭這個鬼地方,討厭剛才那群殺馬特,她不想待在這個破地方,壹秒也不想!

    孫海察覺出她的異樣,喊了她壹聲:“小也?”

    晴也緊緊攥著裙子擡起頭咄咄逼人地盯著孫海:“我爸那麽精明的壹個人,怎麽可能不給自己留後路,孫叔妳告訴我,我爸到底能不能出來?他肯定交代過妳什麽對不對?”

    孫海低著頭歎息道:“我們現在能不討論這個問題嗎?小也,事情很複雜,不是妳能想象的,我也想盡力去周旋,但的確存在很多阻力,有些事情不會那麽快有結果,妳懂嗎?”

    “我不懂!”晴也幾乎低吼出聲,她紅著眼死死盯著孫海,仿佛抓住最後壹根救命稻草:“妳們平時晴總晴總地喊他,但他只是個副總,副總啊!他上面有董事會,有法人,出了事那些人不擔,憑什麽把他抓進去?”

    孫海趕忙對她壓了壓手:“妳說話輕點,這種小地方事情傳得快,妳不要著急,聽妳爸媽的安排,暫時在這裏安頓下來,他的案子還在調查,不是完全沒有轉機,妳爸不是大魚,但很關鍵,有人想從妳爸口中套出東西,所以也很有可能對妳動手,妳必須離開,晴也,妳要沈得住氣。”

    有幾秒鍾,風吹過晴也幹澀的眼睛,她擡手揉了揉,恍惚間,低聲說:“爸媽的安排,我還有媽嗎?”

    說完她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孫海低眉看著她突然沈靜的樣子,心裏壹陣難受。

    他也算看著晴也長大,她不過只是個剛成年的小姑娘,三個月前剛遭遇親生母親病逝,現在父親又突然被抓,孫海無法想象她的世界正在遭遇怎樣的崩塌,接下來即將要面對的生活到底有多艱難,只是他唯壹能做的,就是把她送離那片風暴中心,親手將她交給她小姨,才能回去孤注壹擲賭壹把。

    接下來的路程,車裏很沈默,晴也靠在椅背上閉著眼,她已經不想再去看窗外的街道,整個人萦繞著壹種沈悶的氣息,孫海心裏也不好受。

    縣城就這麽大,問到路開了幾分鍾車就找到了那家炫島理發店,孫海將車子停下後沒有立即下車,晴也緩緩睜開眼望向那家鄉非氣息濃厚的小理發店,門口紅白藍的三色燈柱不停旋轉,門面不大,門口站著兩個聊天的壹男壹女,壹個頂著不入時的煙花燙,另壹個穿著自認爲很時髦的闊腿褲,褲腰帶上還拖著根像狗鏈子壹樣的裝飾,再來壹個人就可以直接出道了,名爲洗剪吹。

    晴也坐在副駕駛默默地看著那家理發店,出奇得沈默,孫海思慮了好久,還是忍不住開了口:“小也,退壹萬步講,妳現在的處境還不算太糟糕,起碼比起繼續待在北京,這裏不受幹擾,沒有同學會因爲妳爸的事用異樣的眼光看妳,妳也能專心准備高考,未來的路到底怎麽樣,得靠妳自己走,對吧?”

    晴也沒吱聲拉開車門,孫海將她的行李箱拿下車,理發店裏的人聽見動靜,有老頭老太伸頭張望,就在這時,沖出來壹個女人。

    emmm…怎麽說呢,她給晴也的第壹印象,和這個小縣城壹樣,都比較魔幻,明明四十幾的年紀,畫著藍色亮片眼影,染了壹頭紅發,還踩著防水台五厘米的高跟鞋朝她奔來,走到她面前的時候,停了壹下,上下打量壹番確認道:“妳就是晴也吧?”

    晴也沒說話,旁邊的孫海忙應道:“妳是晴也小姨李岚芳?”

    晴也還沒看清李岚芳的長相,她突然熱情地抱住了晴也,劣質香水撲面而來,她激動地說:“都長這麽大了,妳周歲的時候我還去北京看妳的,妳不記得我了吧?”

    “……”我謝謝妳,誰周歲就能記人的?

    李岚芳臉上不知道塗了多少層粉,松開晴也的時候,透過理發店的玻璃,晴也看見右邊臉頰白了點,她趕忙拿手擦了擦,李岚芳熱情地拉著晴也進去,壹進理發店,晴也懵了,居然還有人在理發店裏擺了個麻將桌,這個人就是傳說中的她小姨。

    那些牌友紛紛站了起來強勢圍觀,李岚芳興高采烈地介紹道:“這是我外甥女,從大北京來的,看,多漂亮。”

    牌友們紛紛附和:“李二姐,妳還有首都的親戚啊?沒聽妳說過嗎?”

    李岚芳挺起胸膛:“家裏做大生意的,厲害著咧。”

    晴也皺起眉抽開胳膊,她爸的事李岚芳應該知道,還在這瞎顯擺,讓晴也有些反感。

    孫海將晴也的行李箱拎了進來,把李岚芳拉到壹邊,簡單和她溝通了幾句,晴也就站在店中央,剛才門口的兩個洗剪吹此時都進來了,眼神全部落在她身上,跟沒看過女人壹樣兩眼發直。

    小天使拐過街角的時候,胖虎憨憨地指著:“咦?不,不是剛才那輛奔,奔馳嗎?怎麽停在妳家,家門口啊?”

    邢武也有些詫異,將小天使停下對胖虎說:“我進去看看。”

    ……

    晴也眼神微瞥,看見孫海拿了壹踏錢往將李岚芳手裏塞,李岚芳假模假樣地推了推,就收下了,臉上堆著笑,晴也不知道孫海跟李岚芳說了什麽,就聽見李岚芳壹個勁地說:“放心放心。”

    身後那幾個打麻將的指著晴也議論紛紛,空氣中全是染發劑刺鼻的味道,腳下還踩著別人剛剪的頭發堆,晴也擰著眉,突然壹股無名火躥了上來,她長這麽大就沒聽過她媽還有個妹妹?神特麽的親戚,用錢買來的親戚?

    就在這時理發店的門突然被推開,晴也轉頭,正好對上壹雙鋒利的眼。

第二章

 晴也壹眼就認出了這個留著板寸的男人,就是剛才騎小天使故意撞她的混混,她眉頭壹皺眼神頗冷。

    邢武看見她也有些詫異,喊了聲:“媽,誰啊?”

    李岚芳趕忙走了過來:“妳回來得正好,妳表妹來了,快來認識壹下。”

    晴也壹雙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表哥?表個鬼的哥啊?敢不敢再魔幻壹點?

    說著李岚芳就熱情地介紹道:“她就是晴也,我前兩天跟妳說的,晴也啊,這是我兒子邢武,他學習不行,打牛混世強得很,妳要是遇到什麽事就找妳表哥幫妳解決。”

    晴也冷著臉,眼裏射出不友善的寒光防備地盯著邢武,邢武倒是吊兒郎當地掃了眼她的皮鞋,不明所以地笑了下,直接轉身把dvd拔了,整個端走,落下句:“不回來吃飯。”

    李岚芳氣得不輕,追著罵道:“狗逼東西,又到處瞎躥,妳抱那玩意幹嘛去?”

    邢武已經走到門口,又回頭瞥了眼她手上拿著的錢,李岚芳趕緊藏到口袋裏,邢武臉色壹凜身影消失在門口,李岚芳還在那罵罵咧咧,滿口汙言穢語,晴也煩躁地直接沖了出去。

    悶熱的街道上,壹輛汽車都沒有,男人光著膀子瞎晃悠,老頭拿著把破芭蕉扇坐在門口乘涼,女人端著面條站在平房前吸溜,蜻蜓烏壓壓地飛著,密密麻麻盤旋在縱橫交錯的電線之間,每壹個畫面都讓她感到窒息。

    孫海最後交代了幾句走出理發店,他要回去了,還要應付檢察院的人,壹天也耽誤不得,他走到晴也面前,突然不知道怎麽開口。

    于晴也來說,在這個壓抑的地方,孫海是他唯壹熟悉的人,她絕望地盯著他,渴望他能改變主意帶自己走,但她說不出口,孫海只是晴盛光的壹個下屬,他跟著爸爸多年,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生活,他沒有義務帶她走,更何況這是爸媽的安排。

    晴也的目光壹點點垂了下去,這壹路而來第壹次紅了眼眶,眼淚吧塔吧塔掉在地上暈染開來,她清楚地意識到幾分鍾後,她便徹底被原來的世界遺棄了,碩大的別墅,名貴的國際學校,光鮮亮麗的生活統統都會變成過去式,而她,就要被埋葬這個天高地遠,甚至連地名都叫不出的地方,她的生活本不該如此,不該的。

    她嗅了嗅鼻子,擡起頭倔強地擦掉淚水,異常冷靜地盯著孫海:“妳跟了我爸十幾年了吧?從他的賬務問題到外面養的那些小三小四小五妳比誰都清楚,如果我爸的事情沒有轉機,總會有人盯上妳,所以孫叔,請妳…盡力,爲了大家好。”

    孫海被她氣笑了:“小丫頭妳這在威脅我啊?”

    隨後又嚴肅起來:“妳擔心我回去爲了自保不顧妳爸?妳孫叔沒妳想的這麽沒骨氣,沒有晴老哥,我現在還是個跑腿司機,這條命豁出去我也會想辦法。”

    晴也有些動容地酸了鼻尖,孫海重重拍了拍晴也的肩膀,語氣沈重地說:“這些話我本來不應該告訴妳的,但是妳聽好了,妳爸的事情現在還不壹定,理想的話,有可能幾個月就能出來,到時候他肯定第壹時間把妳接回去。

    當然,這是最好的結果,往壞裏想,就是真關個三五載的,也不至于出不來,妳爸留給妳的生活費,妳省著點用,夠妳上大學的,不要想那麽多,眼下應付好高考,妳成年了,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天塌下來,要學會自己頂著,知道嗎?”

    晴也低著頭眼淚又不爭氣地溢了出來,仿佛昨天還被爸媽捧在掌心壹點風吹雨打都淋不到,今天突然就要學會頂天立地了。

    ……

    街角坐在小天使上的邢武叼著煙望著遠處,胖虎抱著dvd不解地問:“那,那個姑娘是誰啊?爲什麽站,站在妳家店門口哭啊?”

    邢武沒說話,扔掉煙把小天使騎走了。

    孫海臨上車前再次回頭不放心地看著晴也,晴也這壹路上都不怎麽搭理他,此時卻突然說道:“孫叔,抱下吧。”

    孫海心疼地回過身拍了拍她的背,晴也的臉埋在孫海的衣服裏,無聲痛哭,孫海對她來說就像親叔叔壹樣,今次分別,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再見,不知道他和爸爸後面會怎麽樣,巨大的恐懼吞噬著晴也的理智,讓她害怕。

    孫海最後對她囑咐道:“我知道妳不喜歡這裏,專心備考,頂多也就待上壹年,妳上國際學校,本來妳爸就是准備把妳送到國外的,雖然現在轉校了,但是妳的目標不能變,壹年過得很快的,以妳的成績到時候再申請加拿大那邊的學校不難,妳過去後,也能遠離這些事。

    但是小也妳要記住,千萬別被其他人影響,特別是男孩子,孫叔知道妳這個年紀容易沖動,但妳頭腦要放清楚點,妳不會壹直留在這裏,懂我意思吧?”

    晴也點了點頭,松開孫海:“爸爸那邊有進展,第壹時間告訴我。”

    孫海應了聲:“我會給妳電話。”

    晴也目送他離開,孫海車子開出好遠還不放心地在倒車鏡裏看著她的身影,直到越來越小,再也看不見。

    再次走進理發店時,晴也臉上的淚水已經無形無蹤,沒有人能看出她剛在絕望的深淵掙紮過,她不喜歡在陌生人面前示弱,特別是這些在她看來無比魔幻的人。

    李岚芳又坐上了牌桌,晴也杵在店裏盯著她:“我住哪?”

    李岚芳頭都沒擡地說:“妳等壹下我帶妳去房間,把這圈打完。”

    晴也走到壹邊的粉紅色沙發旁,看見人造革的沙發都破了壹道口子,海綿露了出來,髒兮兮的,她實在是坐不下去,就站在收銀台邊等她。

    這壹等就等了快壹個小時,期間有兩個初中生來燙離子燙,李岚芳還喊她收下錢,晴也再怎麽也沒有想到,不過壹天的時間,她會從被傭人照顧的別墅到這個十八線破縣城的理發店裏來收錢?

    這裏風沙大,日頭也烈,女孩皮膚都很粗,普遍黑黑的,很少見到像晴也這樣白白淨淨的姐姐,付錢的時候壹個勁地盯著她看,有些害羞地說:“姐姐妳真好看。”

    晴也看著幾個小女生質樸的眼神,很想給她們壹個笑,但是她此時此刻笑不出來,收了錢說了聲:“慢走。”

    慢…走,瞧,已經秒秒進入狀態了,還幫這個所謂的小姨招呼顧客?真尼瑪糟心啊!晴也心情差到極致。

    李岚芳壹圈打完了,似乎終于想起這個遠道而來連口水都沒喝上的外甥女,趕忙起身對她說:“晴也啊,我帶妳去妳房間看看,被子床單前兩天就洗幹淨了,來來。”

    她拎著晴也的行李箱就往洗頭床那裏走去,直到這時晴也才發現洗頭床旁邊居然有個樓梯,她就住這?理發店樓上?晴也杵在樓梯口看著黑洞洞的樓梯,再看看旁邊還在洗頭的大叔,越來越覺得魔幻了。

    更魔幻的是李岚芳直接拉著她的行李箱壹層層樓梯拖著,還罵罵咧咧道:“妳這個箱子不好,死重,媽呀累死我了。”

    “……”晴也望著自己上萬塊的日默瓦箱子,深吸壹口氣。

    李岚芳走上樓打開了燈,刺眼的白光讓晴也眼睛疼,她狠狠揉了揉才看清這樓上被改成了住家,地上鋪著劣質地板,頭頂壹扇綠色的挂頂電風扇,上面壹層很厚的灰,樓梯口上來放著壹張布藝沙發,對面壹台32寸的液晶電視機,層高很低,壓抑得很,隔著客廳左右兩邊各有壹個房間,右邊是李岚芳的房間,左邊是邢武的房間,客廳角落有個洗手台。

    李岚芳徑直走向左邊的房間對她說:“妳暫時住在這裏,這是邢武的房間,妳先將就壹下。”

    晴也有點懵逼地跟著李岚芳走了進去,住在邢武的房間是幾個意思?

    她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房間裏,李岚芳用個碎花簾子把房間隔開,壹邊放了壹張單人床,真尼瑪是人才啊!

    晴也不可置信地指著那個碎花簾子:“我就睡這?”

    李岚芳解釋道:“沒事,那臭小子平時不怎麽回來,到處跑,等過段時間我讓妳姨夫搞塊木板給妳隔下。”

    晴也完全不知道這十來平的小房間還能怎麽隔?把人貼牆上嗎?

    她有些不爽地看著李岚芳,很想問問她,自己跟她兒子半毛錢血緣關系都沒有,這操作她是不是腦殼壞了?

    但李岚芳顯然跟缺根筋壹樣,壓根沒覺得啥不妥,放下行李箱對晴也說:“廁所在樓下後院,妳要困先睡會,吃晚飯喊妳。”

    樓下牌友還在樓梯口喊著:“李二姐,快點。”

    “來了。”李岚芳急匆匆下樓了。

    晴也壹屁股坐在那張木板床上,已經熱得壹身汗,她在房間角落看見壹台立式電風扇,美的牌的,大概是這個家最新的家用電器,她按下開關,終于有了絲絲涼風,晴也環顧這間房,又拽了下那個醜爆的碎花簾子,房間裏有壹扇不大的窗戶,還焊了壹道道不鏽鋼圍欄,活像牢房。

    晴也望著那扇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眼神空洞而迷茫。

第三章

黄毛有个臭毛病,喜欢用dvd看片,因为他觉得电脑屏幕太小,几个人围着憋得慌,电视上看起来比较爽,但是dvd这种逐渐淘汰的东西,身边也只有邢武能搞来。
    他见胖虎和邢武回来了,急吼吼地接过dvd插上,嘴里还念叨着:“我家这个可能昨晚我爸突然回来我一紧张拔插头把什么烧了,武哥,回头送你那,帮我修修呗,就靠它续命了。”
    旁边的犬牙笑道:“一天不撸会死人啊?”
    几个人互相打着趣将碟放了进去,另一边邢武已经坐在滚了料的火锅前开始涮羊肉片,电视上很快播放着不可描述的画面,一群二十左右的大男孩,个个看得都很兴奋,还催促黄毛快进。
    黄毛拿着遥控器拨到精彩部分眉飞色舞地说:“你们看,像不像刚才在街上碰见的姑娘?”
    几人脸都恨不得贴到了电视机上,裤子都绷不住了,邢武扫了一眼,收回目光冷着脸。
    黄毛还兴奋地回头问邢武:“武哥怎么样?这货正点吧?刚才路边上的姑娘估计脱了也这么浪。”
    话音刚落,屋内的气氛突然有些微妙,邢武不像往常那样骂他臭牛氓,而是一言不发眉峰微拧,周身突然就升起一股寒意,声音不轻不重地说了句:“关了。”
    黄毛以为自己听错了,“啊?”了一声。
    胖虎杵在一边直对黄毛挤眼,黄毛没反应过来,还兴逼逼地说:“武哥这妹子不正点啊?”
    胖虎捉急地走过去一把抢过遥控机关了电视撞了下黄毛:“少,少特么说两句,刚,刚才路,路边上的姑娘是,是武哥的表妹。”
    瞬时间,整个屋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地盯着邢武。
    黄毛看着邢武眉眼间的冷厉,讪讪地说:“对不住啊武哥,我不知道那姑娘是,唉?你啥时蹦出个表妹了?还北京的?”
    邢武想起刚才晴也站在街边上低头掉眼泪的模样,单薄的身影仿佛随时会被风吹走,绝望无助。
    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站起身丢下句:“你们吃,我先走了。”
    黄毛急了,追着问道:“还没吃就走了啊?”
    邢武打开门头也没回地出去了,不一会小天使就飞快地从窗边掠过,黄毛挠了挠头:“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胖虎拍了拍他:“应该是,是武哥家里有事,最,最近大家少烦他,他家那情况,还凭空多,多出个表妹,谁心情能好。”
    ……
    晴也躺在床上空洞地盯着斑驳的天花板,已经这样看了半个小时了,她真怕那块脱落的油漆会突然掉下来,身下是令人头皮发麻的大红色牡丹花床单,她昨天一夜没睡,本以为自己倒在床上能睡着,结果一闭上眼全是那脏兮兮灰蒙蒙的街道,和一只鸟也看不见的天空,窗外的世界仿佛蒙上一层纱,阻隔了她和原来的生活,一切都跟一场梦一样,如此不真实,好几次睁开眼,她都希望还躺在自己家柔软的大床上。
    然而楼下的麻将声,带着口音的聊天声,还有窗外行人的吐痰声都在提醒她,这一切不是梦。
    就这样反反复复一直到天黑后李岚芳才喊她下楼吃饭,晴也一下子坐起身,头有些疼。
    她看了眼脏兮兮的皮鞋,那股无名火又突然烧了起来,楼梯很陡很窄,她眼睛更疼了,抬手揉了揉扶着墙小心翼翼地走下楼。
    理发店里已经没什么人了,那两个洗剪吹貌似下班了,小地方不比大城市,晚上街上没人店铺关门都早,李岚芳站在后院喊了晴也一声,她穿过理发店走向后面,索性后院挺宽敞,厨房就在院子右边,旁边就是厕所,也不知道这样设计的人脑子里面装得都是啥?
    厨房外面的棚子下放着一张木桌,棚子上吊着个破灯泡,蛾子不怕死一个劲地往灯上撞。
    餐桌边坐着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太,歪着头不太正常的样子,李岚芳端着青菜烧肉圆出来,对晴也说:“快来吃饭吧,哦,这是邢武奶奶,脑瘫,不认人。”
    晴也有些别扭地坐下,看了眼邢武的奶奶,她口水都流到胸口了,还冒了泡,简直不忍直视。
    李岚芳盛好饭递给晴也让她先吃,然后对邢武奶奶叫道:“哎哟喂,你看你这样,饿了?”
    李岚芳拽着老太的衣襟胡乱擦了擦,端起碗先喂老太太吃饭。
    晴也这下一点胃口都没有了,拿着筷子戳了几下硬邦邦的大米饭,就在这时,里面灯亮了,似乎有人回来了。
    李岚芳伸头看了眼,放下碗站起身对晴也说:“我去看看,你先吃。”
    李岚芳刚走到店里就看见才进门的邢武,有些诧异地说:“吃了吗?”
    “没。”
    “你不是说不回来吃吗?”
    “你管我。”
    邢武绕开她就准备往后院走,被李岚芳一把拽住,压低声音对他说:“你臭脾气收敛点我告诉你,你表妹妈刚死,爸就坐牢了,可怜得很,现在就指望咱们了。”
    邢武甩开李岚芳不耐烦地说:“你收人钱替人照顾就行,关我屁事,别特么表妹表妹的,人家当年都不认你,你巴巴地替人照顾女儿,现世活雷锋?你怎么不开收容所?”
    说着就一脸戾气地推开后院的门,李岚芳骂道:“你这说的是人话吗?你回来干嘛?一回来就气我,臭小子。”
    李岚芳离开后,晴也对着一个脑瘫流着口水盯着她的老太,气氛诡异得一批,她刚吃了口饭,那老太的口水又哗啦哗啦地滴了下来,让她差点又吐了出来。
    她左右看了看,从身上拿出一包纸巾,叠了好几层一脸嫌弃地替老太擦了擦嘴,然后将纸扔在一边,老太身子一晃一晃地盯着面前的饭碗。
    晴也看了看理发店里面,李岚芳还没出来,她无可奈何地端起碗喂了邢武奶奶一口。
    邢武正好推门而出,看见晴也的动作,怔了一下,原本一腔怒火似乎突然被浇得冰凉。
    他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一把夺过碗,抬脚一挑,将木凳子勾了过来坐下。
    晴也那股莫名的烦躁随着邢武的出现又浮了上来,她看都没看他一眼,收回目光吃饭。
    有邢武喂他奶奶饭,李岚芳便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李岚芳炒菜用得是荤油,晴也吃不惯,本来就没什么胃口,加上李岚芳的手艺实在一言难尽,青菜咬上去都嘎吱嘎吱的,压根嚼不烂,晴也只能干吃饭。
    李岚芳以为邢武不回来吃饭,就烧了四个肉圆,她自己吃了两个,老太吃了一个,等邢武喂好奶奶后,碗里就剩下一个肉圆了。
    李岚芳吃完把老太推回房,她房间就在院子里,厕所正对面自家盖的一间小房子,邢武盛了碗饭坐在晴也对面,两人谁也没跟谁说话。
    半天邢武发现对面的人一口菜都没夹,他看了眼桌上两个匆匆弄出来完全没看相的菜,突然就发了火骂道:“你他妈天天就知道赌,全家都把嘴扎起来算了!”
    晴也吓了一跳,猛然抬头看着邢武,脑中只有四个字“神经病吧”。
    李岚芳在老太房间扯着嗓子回骂:“你怎么不去骂你爸,一年到头不归家,就知道盯着我撒气,我上辈子欠你的啊,嫌弃自己烧啊,这么大的人了。”
    晴也只感觉耳朵里嗡嗡嗡的,像一群苍蝇不停轰炸着她的耳膜,从下午一到这个破地方,就没一个正常的人,说话全用吵的,让她本来就烦躁的心情更加抓狂。
    邢武刚准备开口,看见对面的晴也低着头,整个人异常得安静,筷子也不动了,他到底没有再跟李岚芳理论,难得沉默下来。
    邢武眼神再次瞟见碗里仅剩的肉圆,抬手将碟子推到晴也面前,就在同时,晴也一拍筷子站起身就往里面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