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阮柒低下頭,手指揪著手腕上的絲帶,纏了幾圈。「這單我接。」她看向徐向陽,漂亮清澈的桃花眼中多了幾絲強硬。 「我要靠自己的能力揚名華國。爸爸媽媽當年失去的東西,我要親手奪回來。」

阮柒低下頭,手指揪著手腕上的絲帶,纏了幾圈。「這單我接。」她看向徐向陽,漂亮清澈的桃花眼中多了幾絲強硬。 「我要靠自己的能力揚名華國。爸爸媽媽當年失去的東西,我要親手奪回來。」
2022-05-13 14:46:03
2022-05-13 14:46:03

第壹章 妳救不活?我能!

華國,八月末。

    奢華的宴會廳中,鮮花點綴壹切。

    動聽的樂曲悠揚婉轉,身著華服的男女帶著最得體的微笑,舉著水晶高腳杯,談論著這場盛大的訂婚宴。

    阮柒躲在角落裏,視線時不時掃向不遠處的徐向陽。

    “徐先生,我父親的病您有沒有什麽辦法?他已經失眠半個月了,我請了好多專家,都治不好。”壹個中年男人壹臉愁苦,苦哈哈的看著面前的年輕男人。

    徐向陽勾起笑,對男人道:“老爺子的病的確有些棘手,不過也不是無藥可治。王總,我想向您引薦個人。她是這方面的專家。”

    王總連忙道:“您說,您說。”

    徐向陽轉過頭,掃了眼不遠處的阮柒,說:“我有個師妹,剛來帝都不久。她的醫術很高明,壹定能治好老爺子的病。”

    “這……”王總壹臉爲難。

    他之所以找上徐向陽,就是因爲他名氣大,有實力。可他的師妹……

    “徐先生,冒昧問壹句,您師妹多大年紀啊?”

    “十九。”徐向陽含笑壹指,“那邊那個就是。”

    王總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看到阮柒後,眼中流露出驚豔之色。

    這個小姑娘長的是真好看。

    微挑的桃花眼有些妖娆,眼角的淚痣更填幾分神秘。紅嫩的笑唇勾起,巴掌大的小臉精致極了。

    這樣的長相,應該十分性感才是。可偏偏少女的眼神清澈見底,又純又妖之間更讓人移不開眼睛。

    這樣的美人,放在平時,王總壹定會好好欣賞壹番。

    可是現在……這也太年輕了。十九歲,別說治病,恐怕連感冒藥和退燒藥都分不清吧。

    王總失望的收回視線,爲難的沖徐向陽笑了下:“徐先生,您師妹的醫術我是相信的。只不過我家老爺子性子倔,只認准了您。他說了,如果不是您,他就不治了。所以,您看……”

    話音未落,壹聲尖叫劃破長空,攪亂整個宴會廳。

    “啊——!殺人啦——!”

    宴會廳台上,壹個中年男人勒著准新娘的脖子,另壹只手握著壹把刀。

    他見到准新郎和衆人沖上來,連忙將刀抵在准新娘的喉嚨上。

    “都別動!不然我殺了她!”

    “我不動,妳別沖動。”准新郎不敢再向前,他緊張的盯著男人,生怕他傷了未婚妻,“妳想要什麽?妳說,我都給妳。”

    男人死死的勒著准新娘的脖子,猙獰大吼:“秦國志讓我傾家蕩産,我要拉他女兒壹起下地獄——!”

    在衆人的尖叫聲中,他揚起尖刀,向准新娘的心口捅去。

    現場壹片慌亂。

    准新郎瘋了壹樣沖向主台。

    可是,太慢了!

    男人手中的刀眨眼間就到了准新娘的心口。

    忽然,壹道銀光壹閃而過。

    握著尖刀的男人爆發出痛苦的慘叫。

    “啊啊啊啊——!!!!!”

    原本握在男人右手的刀,不知何時竟然插進了他自己的左手臂!

    鮮血四濺,血花噴在准新娘雪白的裙子上。

    准新娘嚇傻了,直楞楞的站在原地,壹動不動。

    就在這時,壹陣香風飄過。

    壹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越過人群,眨眼間出現在主台上。

    修長的腿在空中劃過弧度,嵌著碎鑽的鞋尖仿若壹道閃電,壹腳踢中男人的肩膀。

    看似輕描淡寫的壹踢,卻蘊藏著極大的力量。

    壹米八幾的中年男人被這壹腳直接踹飛。受驚的准新娘被他的力量壹帶,整個人向後倒去。

    主台比較高,剛才兩人拉扯間已經到了台子邊緣。如果准新娘栽下去,不死也得骨折。

    衆人發出急切的驚呼。

    准新娘這時也反應過來,嚇的面如土色。她緊緊的閉上眼,認命的等待即將到來的災難。

    忽然,壹只柔軟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壹股大力將她從半空拉起。准新娘感覺到自己的腰被人摟住,然後向上壹扯,重新回到了台上。

    “小迪!”

    准新郎連滾帶爬的沖了過來。

    准新娘秦輕迪茫然的睜開眼睛,整個人好像做夢壹樣。

    她沒死?

    也沒骨折?

    也沒摔成殘廢?

    秦輕迪神色怔怔,直勾勾的看著救了自己的阮柒。

    “妳……”

    秦輕迪剛開口,就被壹個鬼哭狼嚎的人扯進了懷裏。

    “寶貝啊,妳可嚇死我了!”准新郎壹把鼻涕壹把淚,“妳要是出事了,我可怎麽活啊!”

    秦輕迪被勒的喘不上氣,她艱難的轉過頭,歉意的看了阮柒壹眼。

    阮柒不在意的笑了笑,站起身。

    那個被她踹飛的男人已經被酒店的保安治服,秦輕迪的父親正拿著電話報警。

    眼見著沒自己什麽事,阮柒拍了拍身上的灰,准備退場。

    就在這時,人群中忽然躁動起來。

    “老爺子!”

    “老爺子妳怎麽了?”

    “快來人!秦老爺子暈倒了!”

    秦家衆人頓時臉色大變。

    秦老爺子的心髒壹直不好,上半年剛做了壹場大手術,死裏逃生。醫生再三叮囑不能受驚,不能生氣。可剛才秦輕迪被擄,硬是把疼愛孫女的秦老爺子嚇到犯病。

    “醫生!陸行呢?快叫他過來!”

    秦家的家庭醫生陸行急匆匆跑過來。

    他翻了翻老爺子的眼皮,臉色難看至極。

    “老爺子快不行了!這裏儀器不夠,快送醫院,興許……還能見上最後壹面。”

    陸行的話,好像死神的宣判,讓秦家衆人全都慌了神。

    秦輕迪跌跌撞撞沖下台,握著老爺子的手,淚如雨下。

    “他還有救。妳哭什麽?”輕柔的少女音,穿過令人焦慮的喧嘩,傳入秦輕迪耳朵裏。

    秦輕迪擡起頭,看到了剛剛救下自己的少女。

    “妳的話是什麽意思?”秦輕迪啞著嗓子問。

    阮柒沒說話。她伸出手,摸了摸秦老爺子的脈搏,然後不知從哪裏抽出壹根銀針。

    正和秦家人說話的陸行轉過頭,正好看到這壹幕。

    他嚇了壹跳,壹個箭步沖上來,抓住阮柒的手。

    “妳幹什麽!”他厲聲大喝。

    陸行這壹嗓子把周圍人的視線全都吸引過來。秦家衆人看到阮柒手裏的銀針,蓦然變了臉色。

    “小姑娘,妳、妳……”秦輕迪的父親顧及著阮柒是女兒的救命恩人,特意放緩語氣,“小姑娘,這裏不是妳鬧著玩的地方。妳……”

    “我沒玩。”阮柒打斷他的話,“我在治病。他還有救。”

    秦父的話頓時卡在嗓子眼裏,詢問的看向陸行。

    陸行冷著臉:“我做醫生二十幾年,雖然醫術稱不上最好,但也不會把活人當成死人。秦老爺子的情況沒人比我更清楚。他已經動過壹次大手術,根本受不得第二次驚嚇。以老爺子現在的狀況,根本救不回來。”

    如陸行所說,他的醫術雖然稱不上最好,但在華國也是十分出名的。不然秦家也不會重金聘請他做家庭醫生。

    陸行肯定是不會診錯的,那麽這個小姑娘……

    大家都用懷疑的眼神看著阮柒。

    阮柒也不慌,她捏了捏手裏的銀針,說了壹句讓陸行噴血的話。

    “妳救不回來,不代表我也救不回來。”

    說著,她壹把推開陸行的手。

    “讓開,我要救人。”

    壹根又細又長的銀針,戳進秦老爺子的肉裏。那速度快的讓所有人眼前壹花。

    秦輕迪的父親很快反應過來,沖過去想攔住阮柒。

    “秦家主,請等壹等。”

    壹道悅耳的男聲,從人群外傳進來。

    徐向陽推開擋在身前的衆人,快步走進來。他先是看了眼低頭施針的阮柒,確定她沒受傷後,才沖秦父禮貌壹笑。

    秦父是認識徐向陽的。

    這位徐先生,出身醫學世家。父親和爺爺奶奶是有名的醫學專家不說,聽說徐家的祖宗在以前是皇宮裏的禦醫。

    而徐向陽本人,也是十分有名的醫學專家。雖然只有三十歲,但卻青出于藍,成就造詣比他的父母都高。

    秦父看到徐向陽,眼前壹亮,第壹個反應就是——說不定他能救壹救老爺子!

    “徐醫生,妳能不能……幫我救救我父親?”

    帝都有消息說,徐向陽師出壹個十分神秘的醫學大佬。那大佬醫術了得。

    秦父期待的看著徐向陽。

    徐向陽緩緩搖頭,“抱歉,我救不了。”

    秦父的心,瞬間從高處跌落,摔了個粉碎。

    “不過我師妹可以。”徐向陽又說。

    秦父被他的大喘氣弄得不上不下的,他急切的問:“請問您的師妹……”

    “就在那啊。”徐向陽沖著阮柒的方向努了努嘴,“她就是我師妹,阮柒。”

    秦父有點緩不過神來。

    那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怎麽轉眼就成了徐向陽的師妹了?

    “徐醫生,這……她……”

    “秦家主請放心。”徐向陽斯文壹笑,“我師妹說了能救,那就壹定能救。”

第二章 九爺

可話雖這麽說,秦父還是壹萬個不放心。

    實在是阮柒太年輕了,根本不像壹個醫術卓絕的醫生。

    秦父正在糾結,跪在老爺子身邊的秦輕迪忽然開口。

    “讓她試試吧。”

    秦父:“小迪,妳……”

    “阮小姐救了我,說不定也能救爺爺。反正爺爺已經這樣了,再壞又能壞到哪去。”秦輕迪啞聲說。

    秦父無話可說。

    女兒說的對,再壞又能壞到哪去。

    有了秦父的默認,其他人也不再阻攔。

    宴會廳裏寂靜無聲,緊張的氣氛充斥著每壹個角落。

    所有人的眼睛都落在阮柒身上,特別是秦家人,眼神不錯的盯著阮柒的壹舉壹動。

    時間壹分壹秒流逝。

    秦家人的心懸的越來越高。

    這時,阮柒輕輕吐出壹口氣。

    最後壹根針紮完了。

    在大家的注視下,阮柒不知從哪裏拿出壹顆米粒大小的綠色小藥丸。

    她捏開秦老爺子的嘴,就要塞進去。

    “等等!”家庭醫生陸行連忙叫住她。

    阮柒扭過頭,面露疑惑。

    陸行被她那雙桃花眼看的心頭壹顫,他咳了壹聲,問:“妳那是什麽藥?經過藥監檢驗了嗎?”

    阮柒沒說話,擡頭掃了徐向陽壹眼,然後推開陸行的手,將小藥丸扔進秦老爺子嘴裏。

    陸行氣的臉色發青,“妳——”

    “陸醫生。”徐向陽及時開口,他走到陸行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師妹的藥不會有問題,放心。”

    陸行看著他,欲言又止的張了張嘴,卻也沒說什麽。

    大家都在醫學領域混,徐向陽的醫術和口碑他是相信的。

    只不過,陸行還是有點擔心。

    那小藥丸壹看就是三無産品,真的確定不是毒藥嗎?

    喂老爺子吃過藥後,阮柒慢吞吞站起身。

    “等十分鍾,就能醒了。”她說。

    大家有些不相信。

    明明是宣布死亡的人了,這麽快就能救活?

    開什麽玩笑?

    阮柒沒理會心有疑惑的衆人。她推開人群,徑直走到沙發上坐下,端起壹旁的果盤吃了起來。

    衆人:“……”妳是有多餓?現在是吃東西的時候嗎?!

    大家都無語的搖搖頭。而秦家人,則壹動不動的盯著躺在地上的秦老爺子。

    壹分鍾……兩分鍾……三分鍾……

    不知過了多久,面若死灰的秦老爺子忽然張開嘴,狠狠喘出壹口氣,然後劇烈的咳嗽起來。

    秦家人猛地睜大眼。

    活、活了?!

    竟然真救活了!!!

    “爺爺!”秦輕迪激動的抓住老爺子的手,“爺爺,您睜開眼看看我!”

    秦老爺子的眼皮抖了幾下,緩緩睜開。

    “醒了!老爺子醒了!”

    秦父激動的臉色通紅,他幾個箭步沖到阮柒面前。

    “阮、阮小姐,我父親他、他……”

    “救醒只是第壹步。”阮柒喝了口果汁,沖秦老爺子那邊揚了揚下巴,“馬上送醫院,進行系統治療。”

    ——*——*——*——

    壹場訂婚宴,草草結束。

    阮柒趁著秦家人忙著應付來賓,悄咪咪的走了。

    沒過多久,壹輛藍白相間的小電驢,載著阮柒離開酒店。

    與此同時,壹輛黑色邁巴赫與她擦肩而過,開到酒店門前停下。

    車門打開,壹個身材挺拔、氣場強大的男人,好似卷著風雪般,從車裏走出。

    他擡起頭,鋒利淬著寒星的眉眼隨意壹掃,修長的雙腿邁開,快步向電梯口走去。

    聞聲趕來的酒店經理看到男人的身影,嚇的魂飛魄散。

    他壹路小跑到男人身旁,小心翼翼的喊了聲:“九爺。”

第三章 被砸死了

男人淡淡的‘嗯’了壹聲,目不斜視的走進電梯。

    酒店經理連忙跟上。

    幾秒鍾後,電梯在八樓停下。

    男人走出電梯門,修長的雙腿毫不停頓的向宴會廳走去。

    此時,宴會廳只剩下幾個秦家人,和准新郎白钰辰以及他的父母。

    男人走進宴會廳,淬著寒星的冷眸掃過遍地狼藉,好看的俊美微微壹皺。

    “老四。”他開口,聲音低沈悅耳。

    正忙著和酒店工作人員交接的白钰辰聽到這聲音,不由得露出幾分詫異之色。

    他迅速轉身。

    “九哥?!”白钰辰幾個箭步沖到席玖面前,不可置信的盯著他,“妳不是在國外嗎?!”

    聽到‘九哥’兩個字,在場的工作人員臉色都是壹變。

    在帝都,能被白家公子白钰辰喚做‘九哥’的,就只有席家的那位。

    席玖:“壹個小時前剛回來。”

    白钰辰心裏湧出暖流。

    九哥的工作那麽忙,這壹次必定是爲了他的訂婚典禮,特意趕回來的。

    “這裏怎麽了?”席玖又問。

    白钰辰:“出了點意外。我嶽父有個競爭對手,今天帶了把刀摸進宴會廳,差點傷了小迪。

    秦老爺子受驚犯了心髒病。幸好有位阮小姐精通醫術,不僅救回了秦爺爺,還制服了那個劫匪。

    哦對了,我這就要去醫院看秦爺爺,九哥妳跟我壹起啊?”

    “好。”

    ——*——*——*——

    阮柒騎著小電驢離開酒店。

    現在正好是中午,馬路上車輛行人比較多。

    紅燈亮起,阮柒單腳撐地,和行人們壹起等在十字路口。

    忽然,頭頂出現壹片陰影。

    在衆人的驚呼聲中,阮柒擡起頭。

    壹個白色物體在她的視線中越來越大,然後,咣——

    壹聲巨響!

    疼痛迅速從頭頂蔓延開。

    在失去意識之前,阮柒看到了那個砸暈她的罪魁禍首——貌似……是壹個夜壺。

    ——*——*——

    帝都第壹人民醫院。

    壹輛救護車疾速停在急診門口,幾個護士將擔架擡了出來。

    “醫生,快來看看,這小姑娘被砸暈了!”

    壹片兵荒馬亂。

    過了許久,擔架上的人被推進病房。

    “只是腦震蕩,壹會兒就能醒。聯系她的家人,過來交費。”

    醫生和幾個護士魚貫而出,病房裏安靜下來。

    他們並不知道,在離開之後,病床上的人四肢顫了壹下,輕緩的呼吸漸漸停止。

    “咦?被我砸死了?”

    壹個常人聽不到的聲音在病房裏響起。

    “海呀,現代人的生命可真脆弱。得了小姑娘,便宜妳了。開啓造星系統,自動綁定宿主!”

    “五、四、三、二、壹——生命體征恢複。”

    說話聲漸漸消失,病床上的人眼皮抖了幾下,睜開了那雙桃花眼。

    阮柒茫然的盯著雪白的天花板。

    她是誰?

    她在哪兒?

    現在是什麽情況?

    來自靈魂的三連問在腦海中盤旋。

    這時,病房房門忽然打開。

    “小七!”

    熟悉的聲音讓阮柒回過神,她眨了眨眼,剛想坐起來,就被來人壹把按回床上。

    “……師兄,我沒事。”

    壹臉緊張的徐向陽仔細打量了她壹會兒,狠狠松了壹口氣。

    還好,沒失憶。

    “怎麽搞的?怎麽突然就進醫院了?我剛到家就接到妳媽媽的電話,差點嚇死。”

第四章 看上阮小姐了

  醫院的護士在阮柒手機裏找到了阮母的電話,身在外地的阮母得知消息,立刻打給了同在帝都的徐向陽。

    徐向陽知道阮柒進醫院後,嚇的心髒差點停掉,連拖鞋都顧不得換,轉身就來了。

    這可是他師父最寶貝的小徒弟,她要是出了事,師父非得把他皮扒了順帶挂在旗杆上暴屍三天!

    “……我也不太清楚怎麽回事。”阮柒揉了揉發疼的額頭,努力回憶,“我當時在等紅燈,天上壹個東西掉下來,正好砸在我頭上。”

    徐向陽:“……”我師妹這運氣,怕不是個黑錦鯉。

    “反正不管怎麽樣,人沒事就好。我去給妳辦住院手續,妳先休息。”

    徐向陽起身往外走,阮柒連忙叫住他。

    “師兄,別。不過是個腦震蕩,我自己紮兩針就好了,住什麽院。”

    說完,她不知道從哪抽出壹根銀針,看也不看就順著天靈蓋紮進去。

    徐向陽:“……”

    徐向陽有點心累。

    他揉了揉眉心,無奈道:“那我去把剛才的錢結了。妳先別動,等我回來壹起走。”

    ——*——*——

    徐向陽離開後,阮柒慢吞吞穿上鞋下了床。

    她在空蕩蕩的病房裏環顧壹圈,面露茫然。

    剛才昏迷時,她記得耳邊好像有人說話。

    難不成是做夢?

    阮柒揉了揉腦袋,走出病房。

    她將病房房門關上,靠在牆邊,壹邊用銀針紮自己,壹邊等徐向陽。

    壹陣腳步聲由遠及近,伴隨著多人的交談。

    “诶?阮小姐?這不是阮小姐嗎?!”

    阮柒轉頭看去。

    竟然是幾個小時前才見面的秦家人。

    原來秦老爺子送去的醫院就是這家。

    阮柒眨了眨桃花眼,禮貌颔首,“秦家主,秦小姐。”

    秦輕迪看到阮柒,眼睛亮了。

    她小跑過來,視線掃過阮柒額頭上的繃帶,擔憂問,“阮小姐,妳怎麽了?”

    “路上出了點小事故,不要緊。”阮柒看了她壹眼,桃花眼笑了笑,語氣軟軟的,“秦小姐的臉色比之前好了不少。”

    秦輕迪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臉蛋,正要說話,走廊的拐角處走出兩個男人。

    其中壹個穿著白色西裝,正是她的未婚夫白钰辰。另外壹個男人身形更高大壹些,壹舉壹動都帶著強大的氣場。

    秦輕迪看見那男人,臉上的笑容壹僵,害怕的縮了下脖子。

    “九、九哥……”

    席玖淡漠的‘嗯’了壹聲,淩厲的視線在衆人臉上掃過,看到阮柒時,視線壹頓。

    “诶,這不是阮小姐嗎?”白钰辰對救了自己未婚妻的少女印象非常好。

    他碰了碰身旁的席玖,熱情的介紹,“九哥,這就是我跟妳說的那位阮小姐。幸虧有她,秦爺爺和小迪才能脫險。阮小姐,這是我兄弟,席玖。”

    阮柒看著席玖,輕輕點了下頭:“妳好。”

    在場秦家人的表情都有點古怪。

    放眼整個帝都,任誰聽到‘席玖’兩個字,要麽震驚,要麽害怕。再不濟,也得露出尊敬之色。

    可是這位阮小姐……怎麽跟沒聽說過席家似的?

    白钰辰倒是沒想那麽多。

    他還在向席玖講述阮柒救治秦老爺子的壯舉,完全沒有注意到席玖從剛才開始就壹直盯著阮柒不放。

    “阮小姐是哪裏人?”席玖忽然開口。

    正在滔滔不絕的白钰辰嗆了壹口。

    他震驚的睜大眼。

    九哥竟然主動和異性交談?

    臥槽!他別是看上阮小姐了吧!!!

第五章 車被撞了

 白钰辰有點方。

    阮柒也有點詫異,不明白席玖爲什麽突然問起這個。

    “我家是白城的……”她腦袋輕輕壹歪,語氣疑惑,“席先生有事?”

    席玖冷眸閃了閃。

    “沒事。隨便問問。”他頓了下,抛出第二個問題,“阮小姐今年多大?”

    白钰辰嚇的瓜都掉了。

    秦家人也都壹臉驚恐。

    這九爺今兒是怎麽了?

    被人魂穿了?!

    阮柒被問的壹腦袋問號,她茫然的眨了眨桃花眼,“我……”

    “小七?妳怎麽出來了?”

    交費回來的徐向陽看到站在門口的阮柒,連忙大步走過來,壹臉嚴肅道:“不是不讓妳亂動嗎?腦震蕩還沒好,萬壹又頭暈怎麽辦?”

    思路被打斷的阮柒立刻把席玖的問題扔到腦後。

    她沖徐向陽討好壹笑,頭頂的銀針跟小揪揪壹樣晃了下。

    “師兄我躺不住了嘛,出來透口氣。”

    說著,她求饒似的拽了下徐向陽的衣角。

    徐向陽從小就最受不得師妹撒嬌。他看著阮柒,認命的歎了口氣。

    “妳這丫頭……”他搖了搖頭,這才注意到走廊上的其他人。

    徐向陽沖衆人點了點頭,“秦家主,秦小姐,白先生。”

    說著,他視線壹掃,在看席玖時,不由壹愣。

    “席爺?”徐向陽有些意外。

    席玖微微颔首:“徐醫生,許久不見。”

    白钰辰面露詫異:“九哥,妳和徐先生認識?”

    “有過壹面之緣。”席玖將手插進褲兜,“徐先生幫二叔做過手術。”

    徐向陽笑著點點頭:“席爺好記性,竟然還記得我。我師妹今天受了傷,急著回去休息。等下次,有機會我再請席爺敘舊。”

    席玖沒說話。

    他又看了阮柒壹眼,眸光頓了壹下。然後側過身,做了個‘隨意’的手勢。

    徐向陽扶著阮柒,沖衆人點點頭,緩緩離開。

    ——*——*——

    醫院地下停車場。

    徐向陽看著被撞到變形的車門,渾身上下散發著濃濃濃的幽怨和憤怒。

    哪個殺千刀的把他的寶貝車撞成這樣?

    這可是他上個月才提的新車!

    徐向陽肉疼極了。

    他看著駕駛席被撞的連親媽都忍不住的車門,差點痛哭流涕。

    “額……師兄……”阮柒跟拍小狗似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那個……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徐向陽並沒有被安慰到,反而更想哭了。

    他深吸壹口氣,抹了把臉,“算了。車先放這,我打車送妳回家。”

    兩個人慢悠悠的往電梯走。

    這時,身後傳來引擎聲,緊接著壹輛黑色邁巴赫在兩人身邊停下。

    “阮小姐,徐先生?”白钰辰的臉從副駕駛的車窗內伸出,“出了什麽事嗎?”

    徐向陽沒說話,幽怨的眼神往右邊瞟了壹眼。

    白钰辰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哦豁!這車撞的,真有技術含量!”

    徐向陽更幽怨了。

    他磨了磨牙,陰測測道:“……那是我的車。”

    白钰辰的笑容僵在臉上。

    他幹笑兩聲,尴尬道:“那、那還真是……巧啊……”

    徐向陽:“……”

第六章 農村來的

徐向陽無語的吐出壹口氣,“白先生,我師妹需要休息,先不聊了,我上去打車。”

    “我送妳們。”

    壹個不屬于白钰辰的聲音,沈沈的從邁巴赫裏傳出來。

    白钰辰‘刷’的扭過頭,那速度快的,腦袋差點飛下來。

    他驚恐的看著駕駛席上的席玖。

    “九、九哥……妳剛才說什麽?!”

    他沒聽錯吧?

    九哥竟然主動提出送兩個外人!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席玖沒說話,他透過副駕駛的車窗,目光沈沈的落在阮柒身上。

    “這……”徐向陽有些爲難。畢竟和席玖不熟,冒然上車,未免有些失禮。

    他看向阮柒,“師妹,妳看……”

    “上來吧。”席玖打斷他的話。

    同時,後座的車門自動彈開。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要是再拒絕,未免有些不知好歹。

    徐向陽見阮柒沒有意見,便拉開車門,扶著她坐上車。

    “那就有勞席爺了。”

    ——*——*——

    黑色邁巴克駛出車庫,開上馬路。

    席玖壹向沈默寡言,負責調解氣氛的任務落在了白钰辰身上。

    白钰辰轉過身,好奇的視線阮柒身上轉了壹圈。

    想到剛才席玖對阮柒反常的態度,白钰辰眼珠壹轉,打開話匣子。

    “阮小姐是白城人,來帝都是上學嗎?”

    阮柒收回看向窗外的視線,看著他,點了下頭。

    “是。”

    “那阮小姐上的是哪個高中?如果我認識學校的人,可是拜托對方照顧壹下。”白钰辰又道。

    阮柒慢吞吞的搖了搖頭,“我高中畢業了。”

    白钰辰有點意外。

    “阮小姐看起來……不像上大學的人。好年輕啊,對了,妳多大啊?”他問。

    阮柒:“剛滿十九歲。”

    開車的席玖握著方向盤的手,忽然壹緊。

    白钰辰注意到席玖的異狀,他想了下,又笑著問:“阮小姐考的是什麽大學?專業是醫學嗎?”

    徐向陽實在忍不住,看了白钰辰壹眼。

    白家這位公子是帝都出了名的話唠,但壹直追著壹個剛認識的小姑娘問,實在是有點奇怪。

    不知道的還以爲他看上阮柒了呢。

    阮柒倒是沒想那麽多。畢竟坐了人家的車,態度總要好壹些才是。

    “我不是醫學專業。”她搖搖頭,“考的帝都大學。”

    徐向陽這壹下是真震驚了。

    “哇哦!華國最高學府,原來阮小姐是學霸!小迪也是帝大的呢,說起來她還是妳師姐。等有時間,我讓她跟妳說說帝大新生入學的事啊?”

    阮柒欲言又止的張了下嘴,最後輕輕‘嗯’了壹聲。

    接下來的二十分鍾,白钰辰充分展現了壹個骨灰級話唠該有的特質。

    除了開車的席玖,阮柒和徐向陽都被他說的昏昏欲睡。

    “鈴——!”

    忽然響起壹陣鈴聲,嚇的後座的兩個人壹個激靈。

    阮柒揉了揉發困的眼睛,從包裏掏出手機。

    “喂。”

    “小七,晚上過來壹趟。”電話那頭的人語氣理所當然。

    阮柒:“小姑姑,我晚上有事,沒時間。”

    “沒時間?”女人拔高的聲音從電話裏傳出來,“小七,不是我說妳。我找了妳沒有四回也有三回,妳每次都沒時間。

    不就是相個親嗎?對方是風娛集團的小公子,小姑姑還能害妳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