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葉绾绾×司夜寒 我這輩子做過最賺錢的買賣,大概就是用壹個燒餅換了妳

葉绾绾×司夜寒 我這輩子做過最賺錢的買賣,大概就是用壹個燒餅換了妳
2022-05-13 13:54:10
2022-05-13 13:54:10

第1章 還逃嗎

       葉绾绾睜開眼睛。

  對上了壹雙令她恐懼到連靈魂都在顫抖的眸子。

  “啊——”

  女孩蒼白的手指陡然將身下的被子絞緊。

  身上撕裂的痛苦,竟然又活生生地重新經曆了壹次。

  難道這裏是地獄嗎?

  爲什麽她明明已經死了,卻又回到了這裏,回到了這個男人的身邊?

  她的腦海被男人炙熱的溫度蒸騰得壹片混亂,出于本能的抵抗著,“別碰我!!!”

  男人的動作壹頓,隨即如同被碰觸了逆鱗,嗜血的面容瞬間陰雲密布,冰冷薄削的唇帶著毀滅性的狠厲撕咬下來,如同要連同她的骨血壹起拆吞入腹。

  葉绾绾瞬間痛得無法思考任何事情,只能無意識地喃喃著,“爲什麽……爲什麽是我……司夜寒……爲什麽壹定要是我……”

  “因爲,只有妳。”

  耳邊傳來男人低沈喑啞的聲音,如同壹道枷鎖,連她的靈魂也壹起禁锢。

  聽著男人與前世壹模壹樣的回答,葉绾绾徹底陷入了昏迷。

  ……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窗外已經從黑夜變成了白天。

  空氣中彌漫著壹股沁人的花香,清晨溫暖的陽光自窗棂灑落進來,令人心情不自覺的放松下來。

  然而,下壹秒,葉绾绾陡然繃緊了神經。

  強大的壓迫感隨著男人的醒來在整個空間內蔓延。

  腰間的手臂陡然收緊,她如同壹只抱枕,被摟在男人的懷裏。

  “還逃嗎?”

  耳邊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出于求生的本能,葉绾绾下意識地用力點點頭。

  男人也不知道相信了她沒有,目光在她的面上停留了壹瞬,旋即垂眸,壹點點親吻她的唇,她的下巴,脖子……

       埋于她頸項裏粗重灼熱的呼吸,時刻都在散發著危險的信號。

  葉绾绾如同被咬住脖子的小鹿,壹動不敢動。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終于將她松開。

  下壹秒,葉绾绾的眼底撞入了壹副無比旖旎的畫面。

  男人半裸著身體走下床,逆光勾勒出了他修長的身形和勁瘦的腰身。

  這樣的景色只有壹瞬,男人很快便拾起床邊的衣服,修長的手指壹絲不苟地將襯衫扣子系到了領口第壹顆。

  明明不久前還凶狠得如同野獸,此刻俊美如斯的臉上,卻冷冰冰的不帶壹絲人間煙火。

  直到關門的聲音響起,葉绾绾繃得快要斷掉的神經才總算是放松了下來。

  終于可以好好理理自己此刻的處境。

  她緩緩打量著四周的陳設,以及,對面梳妝台鏡子裏熟悉又陌生的自己——

  鏡子裏的女孩唇上的黑色唇膏被啃噬得只剩下些許殘余的暗色,臉上的煙熏妝已經完全被眼淚和汗水暈染,布滿青紫和吻痕的身體上,是大片血腥恐怖的紋身。

  爲了躲避司夜寒,她曾故意將自己弄成了這副醜陋惡心的模樣。

  她竟然……真的重生了……

  刹那間,巨大的恐懼和絕望幾乎令她窒息。

  她竟然回到了因爲逃跑而被盛怒下的司夜寒強占的那壹晚!

  爲什麽……

  爲什麽又要讓她回到七年前!

  即使是死,她也不想再回到這裏,回到這個男人的身邊。

  因爲他,她失去了愛人,失去了親人,失去了尊嚴,被毀了整個人生!

  這壹切,難道她還要重新經曆壹遍?

  不,既然老天給了她重來壹次的機會,她壹定要改變這壹切!

第2章 下得去口

呵……

  可是,改變,她要怎麽改變?

  司夜寒捏死她比捏死壹只螞蟻還容易,他想要的東西,絕對沒有得不到的。

  葉绾绾深吸壹口氣,逼退身體裏對那個男人刻入骨髓的恐懼。

  壹定會有辦法的!

  至少她已經不是七年前那個愚蠢沖動任人擺布的無知少女。

  “天呐!绾绾……”這時,耳邊突然傳來壹聲激動的驚呼。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葉绾绾頓時脊背壹僵,冰冷的目光徑直朝著門口看去。

  隨即,便看到了那張她死也不會忘記的臉,那張楚楚動人讓人毫不設防的臉。

  她前世最好的閨蜜——沈夢琪!

  “绾绾,司少他怎麽可以這麽對妳!”沈夢琪沖過來,壹把抓住了她的手,目光震驚得落在淩亂的床褥和她滿是青紫痕迹的身體上。

  葉绾绾靜靜地看著對面看似滿臉關心的女孩,這壹次,她沒有錯過對方眸底那壹閃而逝的嫉恨和幸災樂禍。

  “绾绾,妳怎麽了?妳沒事吧!绾绾妳別嚇我啊!”沈夢琪見她眼神詭異,當她是受了刺激,焦急不已地問道。

  葉绾绾不動聲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搖頭:“沒事。”

  當年她之所以被司夜寒折磨得這麽慘,沈夢琪可是功不可沒。

  因爲她最落魄的時候,沈夢琪始終對她不離不棄,還陪著她壹起留級,她壹直以爲沈夢琪是真心待她的,甚至壹度認爲沈夢琪會是自己未來的嫂子,卻不知,沈夢琪留在自己身邊的真實 目的竟是司夜寒。

  她把沈夢琪當成最信任的朋友,自己和司夜寒之間的種種不堪,她不敢告訴任何人,惟獨告訴了她。

  可是,沈夢琪表面上是在幫她,實際上卻是在利用她接近司夜寒,並且處處挑撥她和司夜寒之間的關系,讓她每次都被盛怒之下的司夜寒折磨得生不如死。

而她不僅絲毫沒發現,還因爲沈夢琪爲自己“出謀劃策”而感恩戴德。

  看著鏡子裏的自己,葉绾绾不由得苦笑。

  其實沈夢琪替她出的這個“扮醜”的主意,她倒是認同的。

  不管別人怎麽看她,只要能夠讓司夜寒厭惡她就好。

  可是,她怎麽也沒料到,連她這副鬼樣子,司夜寒竟然都能下得去口。

  “都這樣了怎麽會沒事!绾绾,妳別擔心,我壹定會幫妳的!”沈夢琪壹副情深義重的模樣。

  葉绾绾心中泛起壹抹冷笑,呵,果然來了。

  前世沈夢琪也是這般,仗義地提出要幫她逃離司夜寒身邊,還特意去找了顧越澤幫忙。

  最後的結果是,沈夢琪早就私下裏把她賣了,把她要跟顧越澤“私奔”的消息告訴了司夜寒。

  這件事情徹底激化了她跟司夜寒之間的矛盾,從此司夜寒的性情更加暴躁難測,對她的占有欲也更可怕……

  以她現在的能力,跟司夜寒硬碰硬無異于找死。

  偏偏前世她倔得九頭牛都拉不回來,對沈夢琪的話又言聽計從,壹次又壹次地撞得頭破血流。

  葉家的大仇未報,爸爸媽媽還在等著她回家,她還要把哥哥從歧途上拉回來,她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她需要穩住司夜寒,絕對不可以再做任何可能激怒他的事情,給自己樹立壹個這麽可怕的敵人。

  “绾绾,妳等我!”沈夢琪又自顧自對她說了壹堆虛情假意的話,說完便不及待地離開了。

  沈夢琪走後,葉绾绾面上無助脆弱的表情頓時化作冷冽和麻木。

  壹次次慫恿她作死,看來是不置她于死地不罷休。

  那就看看……

  這次到底是誰死好了!

第3章 前未婚夫

轉眼已經是三天後。

  這三天,葉绾绾沒有去學校,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和整理前世的記憶。

  司夜寒和前世壹樣,整整三天都沒有出現,屋子裏的下人壹個個的都是埋頭做事,極少跟她說話,甚至連眼神都不敢跟她對視。

  偌大的房子,如同壹座墳墓。

  葉绾绾換下睡衣,看了眼鍾上的時間,隨即下樓朝著院子裏走去。

  今晚的月色很好,涼風習習,讓這個記憶中令她無比排斥的金絲籠竟也顯得沒那麽討厭了。

  其實,這棟園子的景致極佳,畢竟是司夜寒親自設計,請了世界頂級建築團隊,在帝都位置最好的壹塊風水寶地,花費了整整五年時間才完全竣工的。

  只可惜,前世的她別說欣賞了,對這棟囚禁自己的牢籠只有憎惡,只想徹底把它毀了。

  入目可及之處便可以看到,壹大片被燒毀的草木,故意全部剪斷的花圃,池塘也是壹片汙濁……這些都是她的“傑作”。

  “绾绾——”

  這時,壹個熟悉的聲音,突兀地響起在了夜風中。

  葉绾绾從壹片枯敗的玫瑰上收回目光,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擡眸看去。

  只見對面昏暗的光線下,男人壹席昂貴奢華的高級定制西裝,面容深邃俊逸,氣度不凡。

  不得不承認,顧越澤確實有把她迷得神魂顛倒的資本。

  只是,若是與司夜寒那個妖孽比,瞬間便顯得寡淡了。

  顧越澤站在距離她幾步遠的地方,看了她壹眼,眉頭頓時不易察覺地皺了起來。

  葉绾绾自然察覺了他這壹細微的反應,于是垂眸看了眼自己的這身裝扮。

  此刻她還是壹副非主流重金屬的穿著,臉上畫著嚇死人的濃妝。

因爲她的衣櫃裏根本沒有正常的衣服,于是她才幹脆直接保持了先前的形象,也算是避免自己短時間內改變太大,引起不必要的懷疑。

  顧越澤目光冷冷地盯著她,俊朗的面容上滿是失望,“绾绾!妳怎麽能如此自甘墮落,送上門去任由人糟蹋!”

  自甘墮落?

  葉绾绾細細品味著這四個字,滿心自嘲。

  前世,她整顆心都在他的身上,爲了能守住清白,不惜把自己弄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結果,只換來了他壹句“自甘墮落”。

  她知道沈夢琪肯定是沒在顧越澤面前說她好話,可若是這個男人對她還有絲毫情意,也不可能只相信沈夢琪的壹面之詞。

  因爲沈夢琪是她最好的朋友,經常過來陪她,所以可以暢通無阻地進出這裏,顯然顧越澤是她暗中放進來的。

  想到這裏,葉绾绾正要開口,脊背陡然升起壹陣涼意。

  司夜寒……

  他此刻就在附近!

  她幾乎是本能地察覺到了那個男人的氣息。

  前世她壓根就不知道沈夢琪把她賣了,司夜寒就在暗中看著,嚴嚴實實地給司夜寒戴了壹頂綠帽子,成爲了她所有噩夢的開端……

  葉绾绾輕輕舒了口氣,強行讓自己忽略司夜寒的存在,目光淡漠地看向色厲內荏的顧越澤,輕笑壹聲道,“不知顧公子現在是以什麽身份質問我?我的前未婚夫?還是……我的堂姐夫?”

  聽到葉绾绾明顯帶著嘲諷的反問,顧越澤臉色微沈,“绾绾,我知道妳怨我,但我也是身不由已,無論如何,妳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我也有責任,妳現在立刻跟我走,我送妳離開帝都!”

第4章 牡丹花下死

前世,葉绾绾只覺得自己失了身,做了對不起顧越澤的事情,對于顧越澤那些難聽的話壹句都沒有反駁,聽到他說身不由已就完全原諒了他,得知他是來帶自己離開的,更是感動不已,覺得他心裏還是有自己的。

  簡直是蠢得可憐。

  殊不知,這不過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怪而已。

  她好歹曾是他顧越澤的未婚妻,現在卻做了司夜寒的情人,這種事情若是傳了出去,讓他的臉面往哪放?

  就在顧越澤說出讓自己跟他走的瞬間,葉绾绾明顯覺得四周的溫度陡然冷了下來。

  就在距離葉绾绾幾步遠的暗處。

  男人的面容與夜色融爲壹體,周身的戾氣失控地肆虐,如同下壹秒就會將人攪碎,吞噬得連骨頭都不剩。

  司夜寒身旁的副手許易此刻已是汗如雨下,雙腿不停地打顫。

  這操蛋的人生,居然趕上老大的女人深夜跟野男人私奔給他戴綠帽子!

  自從這個葉绾绾出現在老大身邊開始,他們這些手下就沒壹天好日子,老大壹發火,他們全都要跟著遭殃。

  而這個女人最擅長的就是把司夜寒惹怒。

  這次某人怒火級別,足夠把整個帝都都燒成灰燼了!

  許易絕望地閉了閉眼睛,不用看他也能料到,接下來老大的頭頂將會有多綠……

  顧越澤見葉绾绾不動,神色略顯不耐,直接朝著她伸出手去,要拉她走。

  葉绾绾靈敏地後退壹步,躲開了對方的碰觸。

  “绾绾?”顧越澤蹙眉。

  葉绾绾神色微冷,“顧越澤,我說過我要跟妳走嗎?”

顧越澤的目光中帶著憐憫,“绾绾,司夜寒這種身份的人,只是跟妳玩玩而已,妳何必爲了報複我,就這樣作踐妳自己!”

  印象裏的葉绾绾對他愛得死去活來,並且向來是對他言聽計從的,所以顧越澤只當她是因爲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

  “作踐自己?”

  葉绾绾仿佛聽到了什麽笑話,冷笑著開口道,“司夜寒比妳有錢,比妳有勢,比妳顔值高,比妳身材好,就算是跟他睡壹次,也強過跟妳壹輩子!誰給妳的自信說出這種話?”

  “妳……”顧越澤完全沒想到葉绾绾竟然會說出這種話,臉色刷得壹下子沈了下來。

  與此同時,暗處的某人周身那瘋狂肆虐的氣息,竟如同壹只被順毛的野獸,蓦然安靜了下來。

  許易滿臉的劫後余生,詫異不已地朝著葉绾绾的方向看去。

  這位葉小姐,今天怎麽這麽反常?

  這可完全不像是她可能會說出來的話,她不是愛顧越澤愛得死去活來嗎?

  應該是迫不及待地跟著顧越澤私奔才對啊!

  難道只是欲擒故縱?

  顧越澤這次是真的動了怒,語氣極其冷厲地警告道,“绾绾,妳別跟我耍小孩子脾氣,司夜寒的背景深不可測,爲人可是嗜殺成性,妳知不知道他手下沾著多少條人命?留在這種人身邊,妳不要命了嗎!”

  對于顧越澤言辭激烈的警告,葉绾绾只是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下壹秒,眼尾微挑地斜睨了過去,幽幽道,“那又如何,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第5章 重口味

暗處的許易:“!!!”

  牡……牡丹花!!!

  我去!這女人今天哪裏是反常,她這是被人下降頭了吧?

  竟然敢把老大比喻成牡丹花!

  雖然老大那張臉確實是貌美得不像話,他這個男人看了都動心,但越是熟悉他的人越清楚,這個男人的本性有多殘暴。

  許易小心翼翼地偷偷瞥了眼自家老大,只可惜完全看不出那雙黑沈沈的眸子裏到底是怎樣的情緒。

  老大這……到底是生沒生氣?

  此刻,顧越澤看著眼前面容可憎、言語更是不堪的女孩,終于最後壹絲耐性也告罄,“好……好!既然妳執迷不悟,以後後悔了別怪我今天沒提醒妳!葉绾绾,我對妳已經仁至義盡!”

  葉绾绾看著顧越澤離開的背影,神情有些怔忪。

  前世的這個時候,等待她的應該是司夜寒的滔天震怒,這壹次,她卻成功改變了人生軌迹,顧越澤走了,而司夜寒……

  那股熟悉的氣息不知何時也消失了。

  這壹關,算是過去了嗎?

  司夜寒的性子詭谲莫測,葉绾绾不敢掉以輕心,緩和了壹下情緒後,返身朝著屋內走去。

  剛踏入客廳的瞬間,那股熟悉氣息便無孔不入地鑽進了她的每壹個毛孔。

  “過來。”

  沙發上,男人晦暗不明的目光似壹張網,鋪天蓋地地向她張開。

  葉绾绾站在原地,腳下好像生了根。

  雖然重生了壹次,對這個男人深入骨髓的恐懼卻無法改變。

  但是,如果想要改變命運,她就必須要克服這種恐懼。

  葉绾绾掐著掌心讓自己保持清醒,緩緩朝著男人走去。

  剛走到近前,下壹秒,被帶坐在了男人的腿上,緊跟著唇上便是壹痛——

菲薄的唇帶著絲絲寒意用力壓下來,在她的唇上壹點點輾轉啃噬,不放過任何壹個角落……

  葉绾绾壹動不敢動,強迫自己不要反抗,不要激怒他。

  只是她忍不住想,她今天塗得唇膏比上次還誇張,顔色跟中了毒壹樣,他就不嫌辣眼睛嗎?親的這麽毫無心理障礙?

  從十八歲認識司夜寒開始,至今整整兩年的時間,她壹直都在用各種極端的方法掩蓋自己的真實容貌,想著總有壹款能惡心到他。

  早知如此,她何必把自己折騰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想到這裏,葉绾绾猛然回神。

  她竟然在司夜寒的懷裏神遊天外起來了?

  壹回神,更震驚了,她發現自己的脖子有些重,司夜寒抱枕壹樣將她摟在懷裏,不知何時將腦袋搭在了她的脖子上,炙熱的呼吸就噴灑她敏感的頸窩,呼吸平穩而綿長。

  睡著了……

  怎麽可能!?

  葉绾绾不敢出聲,直到等了半個小時司夜寒還沒有動靜,才試探著叫了壹聲,“司夜寒……?”

  男人依舊沒有絲毫反應。

  竟然真的睡著了!

  不遠處,因爲不放心而候在門口的許易看到這壹幕,瞪大了眼睛,如同看到了什麽不可思議的事情。

  葉绾绾也很詫異。

  因爲她清楚的記得,司夜寒有極其嚴重的睡眠障礙,而他的體質有異于常人的抗藥性,很多藥物都對他不起作用,每次入睡都是需要專業的心理醫師進行催眠。

  更糟糕的是,這男人的精神力異常變態不說,心理防禦也極強,很難被催眠,遇到他情緒糟糕的時候,催眠更是毫無用處。

  司家給他請了無數名醫,都沒有辦法解決。

第6章 做回自己

葉绾绾自然看到了許易仿佛見鬼壹樣的表情。

  她張了張嘴想要說話,結果許易趕緊比了個襟聲的手勢,然後又雙手合十做請求狀,用唇形開口道:九爺三天沒睡了!

  三天沒睡?

  難道是被她逃跑的事情氣得?

  這兩年來,她從未放棄過逃離,這次是她距離自由最接近的壹次,只差壹點,她就可以登上那艘去國外的郵輪……

  而代價也是慘重的。

  之前司夜寒雖然強制她待在他身邊,卻從未碰過她,三天前的那次是第壹次。

  這也是爲什麽壹直以來她都以爲自己的僞裝有用處。

  這邊許易剛松了口氣,壹陣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在安靜的客廳裏,簡直如同驚雷炸響。

  許易嚇得魂飛魄散,差點把手機都給扔了,趕緊直接按下了關機鍵。

  但是,已經遲了。

  某只大魔頭果然被吵醒了,緩緩睜開的眼睛空洞的沒有壹絲人類感情,看向他時更是如同看著壹個死物,許易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已經被凍結。

  葉绾绾也被嚇慘了!

  司夜寒的起床氣可怕到恐怖,要是中途被人吵醒,那簡直是世界末日。

  心慌意亂之下,葉绾绾下意識地伸出手,掩耳盜鈴似的壹把捂住了司夜寒的眼睛,然後另壹只手壹把將司夜寒的腦袋又按回了自己的肩膀上,同時手指輕輕地在男人柔軟的發間撫摸著,“沒事……睡吧……”

  壹秒鍾過去了……

  兩秒鍾過去了……

  三秒鍾過去了……

  司夜寒沒有任何動靜。

又等了壹會兒,葉绾绾小心翼翼地將捂住司夜寒眼睛的那只手拿了回來,然後便看到,男人安靜地閉著雙眼,又重新陷入了沈睡。

  許易凍結的血液終于恢複流淌,整個人差點虛脫,看向葉绾绾的目光也帶著壹絲感激。

  葉绾绾就這麽保持了同壹個姿勢壹整夜。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時候睡著的,等她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而她躺在主臥的大床上,屋子裏並沒有司夜寒的蹤影。

  葉绾绾揉了揉眼睛坐起來,結果,揉了壹手的眼線液和假睫毛以及亮晶晶的眼影。

  哪個女孩子不愛美,可爲了給顧越澤“守身如玉”,只要是司夜寒在家,她連睡覺的時候都從不敢卸妝。

  如今得知這麽做也沒用之後,她反而有種解脫的感覺。

  她終于可以做回自己了……

  從十八歲如花兒壹般女孩子最鮮嫩的年紀開始,她便再沒有以真面目見過人,她幾乎都已經快忘了自己原本的模樣。

  首先是身上大片大片血腥恐怖的紋身。

  還好當初她因爲怕疼,沒有聽沈夢琪的話去弄那種永久性的刺身,她身上的這種用藥水就可以洗掉。

  葉绾绾找了好半天,終于從壹個堆滿了雜物的箱子裏找到了藥水,隨後拿著藥水、卸妝油、卸妝棉等工具,又帶了壹盒之前司夜寒隨手送給她的面膜進了浴室。

  先是把耳朵上七八個耳釘和重得要命的金屬耳環卸了下來,然後是脖子上狗鏈壹樣的項鏈,接著是卸妝,最後,將藥水倒進浴缸,把身體泡了進去……

第7章 昨晚幹嘛去了

在藥水的作用下,身上的紋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開始溶解。

  葉绾绾泡在熱水裏,在臉上敷了壹片面膜,隨後閉上眼睛休息了壹會兒。

  等醒來的時候,浴缸裏的水都已經變了顔色,壹片烏黑渾濁。

  而她的身體……

  沒有了紋身的遮擋之後,已經完全露出了本來面目。

  她做的那種暫時性紋身對肌膚沒有傷害,除了胸口處那塊紅色的月牙形胎記,她的全身上下沒有絲毫瑕疵,如同壹塊上好的羊脂玉,溫潤細膩,又如月光下堆積的白雪,白皙剔透。

  重生前,她甚至沖動之下去做了永久性的紋身,這樣的紋身跟了她整整七年,所以她已經有七年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到底是什麽模樣。

  此刻看到它原本的樣子,連她自己都有些驚訝,她的皮膚竟然這麽好。

  加上如今的她才二十歲,本就是女孩子肌膚狀態最佳的年紀。

  撕下臉上的面膜後,葉绾绾把浴缸裏的汙水放掉,又重新清洗了壹次身體。

  換上浴衣,坐在梳妝台跟前。

  鏡子裏的女孩霧眉淡掃如同遠黛,鼻梁高挺精致,嬌嫩的雙唇原本的唇色極爲好看,如同三月的桃花,誘人采摘,最是驚豔的還是那雙眼睛,如同盛著壹泓秋水,波光斂豔,流轉間燦若星辰。

  原本因長期化濃妝而幹燥枯黃的皮膚在面膜的滋潤下,狀態恢複到了極佳,與她身體上的肌膚壹樣細嫩。

  不過葉绾绾知道,這只是暫時的,面膜和那些美容手段壹樣,只能使肌膚的狀態保持很短的時間,尤其是那些救急型的面膜,治標不治本。

她臉上的皮膚若想完全恢複,還需要好好調理。

  此刻她在理發店做的誇張發型洗過後也恢複了原樣,如墨般的半幹的齊腰長發慵懶的披散在肩頭。

  前世,這頭她最寶貝的長發後來也被她全都剪了,現在卻還在……

  葉绾绾滿心失而複得的喜悅,珍視地用木梳緩緩梳理著。

  吹幹頭發後,葉绾绾對著壹櫃子重口味的衣服,又開始犯了愁。

  算了,去三樓的衣帽間拿壹套吧,好不容易重生壹次,何必再委屈自己。

  三樓壹整層都是衣帽間,裏面全都是司夜寒讓人幫她准備的衣服佩飾包包,雖然那些東西她從未碰過,但整整七年,那個衣帽間裏永遠都是最新壹季的新款。

  樓下。

  餐桌前,司夜寒正慢條斯理地喝著咖啡。

  男人眼睑下因爲長期睡眠不足而導致的青灰色陰影淡了很多,那張本就俊美的臉今天更是如同吸飽了精氣的妖孽,整個人就差直接發光了。

  “啊嘶,燙燙燙……”林缺看得發呆,不小心被壹口滾燙的咖啡燙到。

  司夜寒的目光輕飄飄地朝著對面的好友斜睨過去,明顯是看傻比壹般的表情。

  偏偏林缺還覺得,特麽的這家夥就算對他開嘲諷的表情,依舊還是帥到炸裂!

  林缺把手裏的咖啡重重壹放,“靠!司九!老實交代!妳昨晚到底幹嘛去了?采陰補陽了呢妳?”

第8章 被她糟蹋了

司夜寒似乎心情不錯,面對林缺的聒噪也沒有翻臉。

  林缺深深地看著自家兄弟這張帥裂蒼穹的臉,壹副暴殄天物、痛心疾首的表情,“九哥啊,妳說以妳的身份地位相貌身材,想要什麽樣的女人沒有?何苦這麽自甘墮落?”

  葉绾绾剛換好衣服從樓上走下來,就聽到了林缺的這番話。

  爲什麽林缺這話聽起來如此耳熟?

  “要說妳壹時新奇想玩點重口味的那也就算了,偏偏妳還不是玩玩,這都兩年了,我這個做兄弟的都快看不下去了……”

  林缺還在碎碎念,對面神態慵懶,對他愛答不理的司夜寒突然微微偏頭,目光徑直朝著樓上的方向看去。

  林缺下意識地順著司夜寒的目光看了過去。

  下壹秒,頓時眼前壹亮,滿眼驚豔之色。

  只見樓上站著壹個女孩子,女孩壹身純白色的連衣裙,身形窈窕,長發及腰,明眸善睐,唇若桃李,壹身冰肌玉膚,美得不似人間。

  這女孩簡直……漂亮得不像話……

  即使是在司夜寒這個妖孽面前,竟然也沒被壓過光芒。

  最讓人心動的是那壹身如煙似霧,柔柔弱弱的氣質,簡直瞬間讓人保護欲爆棚!

  直到葉绾绾已經走到了餐桌前,林缺依舊還是壹副做夢般的表情。

  葉绾绾掃了眼餐桌,以往她都是坐得離司夜寒遠遠的,這次她想了想,在司夜寒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見女孩竟在自己身旁坐下,司夜寒正盯著女孩目光微微閃爍了壹下。

  本著少說少錯的原則,葉绾绾坐下後就開始壹言不發地吃早飯。

  從剛才起,那道懾人的目光便壹直如有實質般落在她的身上。

  突然恢複原樣,其實她也挺忐忑的,不知道司夜寒會是個什麽態度。

  不過,反正連那個鬼樣子司夜寒都不挑,不如美美的自己看著開心。

葉绾绾想到這裏,便安心地開始埋頭喝粥。

  這時,壹只修長的手指突然朝著她的臉頰伸了過來。

  葉绾绾神色壹緊,整個身體都僵在了那裏。

  接著,只見那根手指撥起她耳畔壹縷差點掉進粥碗的長發,將它順到了耳後。

  此刻,司夜寒正慵懶地靠坐在椅背上,撩完了女孩的頭發便不緊不慢地收回手,目光卻壹刻都未收回,帶著探究和壹抹不易察覺的熱度,緩緩掃過女孩的每壹寸肌膚和每壹個細微的表情。

  葉绾绾松了口氣,趕緊自己用手撥著頭發,以免再掉進去。

  此刻,林缺終于回過神來,興奮地壓低了聲音湊過去八卦,“九哥!妳終于想通了!早就該找這樣的了嘛,又好看又有女人味,壹看就想好好疼著護著!何必再被葉绾绾那個女人糟蹋!”

  葉绾绾:“……”糟蹋……

  林缺又道:“對了,那個醜女呢?趕出去了嗎?”

  葉绾绾:“……”醜女……

  林缺:“雖然那個葉绾绾兩年前剛跟妳那會兒,長得還沒那麽重口,但是當時她體重重啊!至少有壹百五十斤吧!”

  葉绾绾:“……!!!”胡說!分明是壹百四十!雖然青春期那會兒她因爲貪吃,發胖得厲害,但她的體重根本就沒破過壹百五好嗎?

  林缺:“九哥,那會兒我就搞不懂妳的口味了,怎麽會喜歡上壹個胖子呢?”

  葉绾绾:“……”胖子……

  葉绾绾終于,忍無可忍!

  沒有任何壹個女孩子可以忍受被人當面說自己胖!

  “啪”的壹聲!

  葉绾绾突然重重地放下了手裏的筷子,目光跟利刃壹樣朝著對面的林缺射去——

  “林!缺!我壹百五十斤怎麽了!我胖怎麽了!吃妳家大米了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