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千金小姐身份被互換?重回本家還要遭受欺辱?被害流産還要被家人驅逐國外?!要不要這麽倒大黴的?不怕,待我進神秘組織改頭換面強勢歸來,複仇計劃開啓!結果卻被總裁單身父親要求同居?這是什麽神展開啦?

千金小姐身份被互換?重回本家還要遭受欺辱?被害流産還要被家人驅逐國外?!要不要這麽倒大黴的?不怕,待我進神秘組織改頭換面強勢歸來,複仇計劃開啓!結果卻被總裁單身父親要求同居?這是什麽神展開啦?
2022-05-12 15:32:55
2022-05-12 15:32:55

第1章 懷孕七月

火山岩漿般的溫度似乎要將她的身體燒幹,唯壹能解救她的,只有眼前的男人……


    她緊緊攀著大理石般沁涼的肌膚,求生的本能最終讓她放棄了抵抗……


    疼痛伴隨著快感壹點點的升騰,猶如煙火不停歇的爆炸在她的腦海中,令她猶如置身于熾熱火海中的孤舟……


    載浮載沈卻難以自拔——


    “海,快醒醒……這裏冷氣足,別睡感冒了——”


    肩膀上的壓力讓甯夕驟然醒了過來,雙眼迷惘的對上面前護士關切的眸子,頓時心虛得小臉爆紅,無地自容的避開了眼神。


    該死,已經過去好久了,那晚醉酒之後,她跟蘇衍混亂的壹夜還時不時出現在她的夢裏。


    虧得她醉得不省人事,對那晚沒什麽記憶,要不然真不知道要怎麽面對衍哥哥。


    護士看她清醒過來,將手裏的單子交給她:“妳的孕檢報告忘記拿了,張醫生讓妳下周再過來壹趟!”


    甯夕接過報告,甜甜壹笑,將單子小心的放進自己的包包裏。


    蘇衍在國外考察,今天就要回來了,甯夕想著晚上的見面,不由就緊張了起來。


    因爲蘇衍所在的地方太閉塞,所以直到孩子七個多月了她才終于聯系上他。


    想起蘇衍知道她懷孕時的震驚,甯夕有點緊張。


    難道是因爲孕期會格外敏感?甯夕總覺得蘇衍並不像自己這樣開心。


    醫生安慰她說,男人在有第壹個孩子時,心態壹時難以扭轉,都這樣!


    可……總不能結婚這樣的事情,也由她主動開口吧?


    從醫院出來,烈日當空。


    甯夕吃力的扶著腰,正要招手攔出租車,突然壹輛紅得刺眼的小跑向她沖了過來。


    甯夕心下壹襟,往後連退好幾步。


    只聽得壹聲刺耳的油門聲,紅色小跑擦著她的衣角而過,戛然停住。


    甯夕嚇得心跳都快停了,堪堪站穩,便見甩著大波浪卷發,穿著貼身紅裙,曲線畢露的甯雪落從車上下來。


    “甯雪落,妳瘋了?”


    甯雪落看著她,笑得別有深意,抱著手臂,踏著貓步,走得搖曳生姿,直站在甯夕面前,才仗著高跟鞋的優勢,驕傲地俯視著大腹便便的甯夕:“怎麽?怕我撞死妳肚子裏的野種?”


    甯夕下意識的護住小腹,往後退了壹步,警惕的看著她:“甯雪落,妳別太過分了!”


    即便知道甯雪落壹直跟她不對付,甯夕也沒想到她能說出這樣惡毒的話來。


    “我過分!我說妳才過分!喝醉酒跟個野男人亂搞,懷了孩子,就想讓蘇衍喜當爹,啧啧……甯夕妳要不要臉!”


    甯夕壹怔,“妳胡說什麽?”


    “呦,妳該不會真的相信那晚跟妳睡的人,是蘇衍吧?”甯雪落笑得前俯後仰:“口口聲聲說跟蘇衍是從小壹起長大,青梅竹馬,妳連他的身材是什麽樣都不知道?”


    甯夕越聽臉色越蒼白,站在烈日之下,竟渾身冰冷。


    沒錯,那晚的男人……


    她只當……蘇衍成年之後,興許比自己想象中健壯了壹些。


    如今被甯雪落惡意提醒,才忽然想起,除了體格之外,那夜的人似乎確實有太多地方與蘇衍不同……

第2章 陌生男人的野種

“實話跟妳說吧!那晚妳喝了我加料的酒,別提多欲求不滿,我好心找了兩個壯漢給妳,誰知道妳那麽不識好歹,竟闖進了野男人的房間,還毫不客氣的跟人家……”甯雪落壹副嫌惡的口吻:“衍哥哥就是心地太善良,怕妳醒過來接受不了,才說那晚的是他!”


    “妳……”甯夕氣得渾身發抖,聽到這裏,再也忍不住,壹把掐住了甯雪落的手腕,“爲什麽妳要這樣對我?爲什麽!妳害我害得還不夠多嗎?”


    甯雪落原本柳眉倒豎,正要推開甯夕,卻在瞧見甯夕身後的蘇衍之時,聲音立即軟了下去,神情也楚楚可憐:“姐姐,我知道我錯了,妳要打要罵,沖著我來就好了,千萬不要怪衍哥哥……”


    甯夕壹愣,下壹秒,卻見甯雪落陡然摔倒在地上,那姿勢……就好像是她推的壹般。


    “甯夕!妳做什麽——”叱責聲從耳後響起。


    甯夕詫異轉身,便看見了面色冷漠的蘇衍。


    蘇衍擦身而過,扶起甯雪落:“雪落,妳沒事吧?”


    甯雪落幾乎將整個人挂在蘇衍身上:“衍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知道錯了……現在造成這種後果,都是我對不起姐姐……”


    “好了,壹切有我!”蘇衍拍拍甯雪落的肩膀,讓她上車:“我來跟甯夕講清楚。”


    甯夕腦中壹片空白,看著蘇衍向自己走來,看著蘇衍嘴巴開開合合。


    他說了很久。


    講他們青梅竹馬的時光,講他愛上甯雪落的掙紮,講他在知道甯雪落陷害她時的氣怒,講他知道甯夕懷孕的震驚和愧疚,講他接受了甯雪落的道歉……


    最後,他說:“甯夕,對不起,我不能娶妳。不是因爲那晚的事和這個孩子嫌棄妳,是因爲我不能再辜負雪落,也不想再欺騙自己的感情。”


    這幾個月他是帶著甯雪落壹起出國的,朝夕相處之後更是難舍難分。即便他爲了挽回傷害,承認那晚是他與甯夕發生的關系,可在心裏,他早就選擇了甯雪落。


    所以得知甯夕懷孕的消息後,他即使不忍還是立即去甯家跟二老說明了壹切,並且將實情告訴甯夕。


    “也就是說……蘇衍……妳壹開始就知道是甯雪落給我下藥毀了我的清白?是爲了袒護她,才告訴我那晚的人是妳?”終于找回自己聲音的甯夕,失魂落魄看著冷靜的蘇衍。


    “甯夕,雪落她不是故意的,她年紀小,脾氣沖動……”


    “那我呢?”甯夕仰頭看著蘇衍,滿臉絕望:“妳們有沒有爲我考慮哪怕壹點點?”


    蘇衍不言,過了好久,才伸手去拉甯夕:“這裏太陽大,我們先回家……”


    “別碰我——”甯夕壹把打開蘇衍的手,忽而大笑了起來。


    活到現在,甯夕覺得自己活得就像壹個笑話。


    爲了來到蘇衍的城市,她做題做到休克考上B大。


    爲了討好蘇衍,她放棄了演戲的夢想。


    爲了與他門當戶對,她抛下養父母回到甯家,終日笨拙討好這些所謂的名流……


    到最後,只換來壹句:“我不能辜負雪落。”


    甯雪落,不僅搶占了她的身份,搶走了她的親生父母,如今……還搶走了她的心上人!


    甯雪落年紀小,犯錯可以原諒?


    那麽——誰來爲她的人生買單?


    她甚至——連那晚的男人是誰都不知道!


    甯夕捂住臉,身體如抖篩壹般顫動著,絕望到了極限。


    蘇衍看見甯夕神情恍惚沒頭沒腦的走向馬路,丟了指縫間夾的煙,剛要追上去,卻被身後的甯雪落壹把拉住袖子:“衍哥哥,妳要去哪裏?”


    也就在蘇衍猶豫的瞬間,只聽壹聲巨響,行走在斑馬線上的甯夕被抛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救人——救人啊——撞上孕婦啦——”


    壹片刺目的光亮中,甯夕看見晃動的人影和那兩張令她作嘔的面孔,肚子傳來的緊縮和疼痛讓她的意識壹點點流失,她只眨了壹下眼睛,額頭的鮮血便壹湧而入,肆意沖刷進她的眸子……世界陷入壹片黑暗……

第3章 酒吧裏的小男孩

五年後。


    伊頓酒吧,頂樓無人的走廊。


    甯夕陪著投資商喝了壹晚上酒,頭疼欲裂,本來准備找個清淨的地方醒醒酒,沒想到常莉會跟過來,于是只能打起精神應付她,“常姐有事?”


    “甯夕,我問妳,妳是不是報名參加了《天下》女壹號的試鏡?”


    “是,怎麽?”


    “妳明天不許去!”常莉作爲她的經紀人,反而阻止她去試鏡這個各大娛樂公司擠破頭的角色。


    對此甯夕倒是不意外,只略挑了眉頭問,“理由?”


    “妳瞞著我自作主張還敢問我理由?公司已經安排了雪落去試鏡妳不知道嗎?”


    “這跟公司的安排貌似並不沖突。”甯夕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甯雪落讓妳來找我的?難道她是怕我壹個名不經傳的十八線小演員搶了她的角色?”


    “妳有本事搶雪落的角色?簡直癡人說夢!我告訴妳,別白費力氣了,這部戲甯家投了三千萬,雪落已經被內定了!”


    “既然如此,妳這麽緊張做什麽?”


    “妳是我手下的藝人,就要聽我的安排!”常莉壹副理所當然的語氣。


    “呵,原來常姐也知道我是妳手下的藝人。”


    “甯夕,我沒空跟妳鬥嘴,既然妳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可就別怪我了!”


    話音剛落,甯夕感覺壹股大力襲來,猝不及防地被推進了旁邊的酒吧倉庫裏,同時手機也被搶走。


    “砰”的壹聲,門被重重關上。


    ……


    門外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知道喊叫也沒用,甯夕壹言不發,面色漠然地順著門板滑坐在地上。


    她剛進公司的時候甯雪落還知道有所收斂,頂多讓常莉給她安排壹些惡毒的反派龍套,最近是越來越過分,連這麽低級的手段都使了出來……


    如果這次的角色再拿不到,她必須想辦法離開星輝娛樂了……


    思緒紛亂間,耳邊突然傳來壹陣細微的聲響。


    難道有老鼠?


    甯夕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然後愣了。


    她竟在壹堆箱子後面看到了壹個小男孩……


    那小家夥大概四五歲大的模樣,長得粉雕玉琢,跟只又白又軟的小包子似的,正躲在角落裏瑟瑟發抖,漆黑的眸子裏滿是防備和警惕。


    唉,這酒吧的倉庫裏怎麽會有小孩子?


    應該不會有這麽不靠譜的客人把孩子帶來酒吧的吧?


    “喂,小包子,妳是誰?怎麽進來的?”


    “偷溜進來的?”


    “也是被人關的?”


    “吃糖嗎?”


    問了半天,那孩子壹聲不吭,只是抖得更厲害了,如同受驚的小獸。


    于是甯夕也沒再繼續說話,反正與她無關。


    壹大壹小兩人就這麽相安無事地各自占據壹個角落呆著。


    這時,頭頂的燈泡突然閃爍了壹下,然後滅了。


    黑暗之中,甯夕隱約聽到咯吱咯吱的聲音,仔細辨別了壹下,才發現貌似是牙齒打戰的聲音。


    甯夕失笑,朝著對面的小包子開口,“怕黑啊?”


    咯吱咯吱的聲音停頓了壹秒,然後響得更厲害了。


    呵,怎麽膽子這麽小?


    甯夕拍拍屁股站起身,朝著那小家夥走去……

第4章 救了壹只小包子

小包子被她嚇得整張臉都白了。


    然而甯夕壹屁股在小包子旁邊坐下,什麽也沒做,直接閉上眼睛睡覺。


    今晚被常莉拉著到處陪人喝酒,這會兒頭疼得不行。


    等甯夕睡了壹會兒醒來,感覺腿側熱乎乎的,壹低頭就看到小包子不知什麽時候蹭到了她腿邊,小手還揪著她的衣角。


    甯夕失笑。


    以前在鄉下的時候,她養過壹只貓,膽子特別小,特別怕人,見到人就跑。但是,只要妳不注意它,讓它放松下來感覺妳沒有威脅,它又會自己偷偷蹭到妳身邊,甚至爬到妳的膝蓋上睡覺。


    小包子察覺到她的視線,小臉有些泛紅,不過這次眼中倒是沒有驚慌了,大大的眼睛裏滿是好奇。


    真是太像小奶貓了,連眼神都像。


    甯夕唇角微勾,特別手癢,最後終于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那顆毛茸茸的腦袋。


    這壹摸,卻立即變了臉色。


    額頭怎麽這麽燙!


    “妳發燒了?”


    常莉至少會把她關到明天試鏡結束甚至更久。


    這孩子這麽燒下去,怕是有危險。


    正焦急間,她發現不對勁,燈泡明明壞了,爲什麽屋裏還有亮光?


    壹擡頭,這才發現頭頂有個小小的天窗,點點星光從那窗外灑落下來。


    甯夕找了壹圈,搬了個梯子過來。


    “小包子,過來,我幫妳出去!”


    小家夥第壹次對她的話有了反應,卻是搖了搖頭,目光堅決。


    甯夕看懂了他的意思,笑著捏了捏他的臉,“還挺講義氣的嘛,想跟我同甘共苦啊?上去吧,窗口太小了,我出不去,妳先出去,然後找人來救我。”


    見小家夥還是猶豫,甯夕直接抱起他把他放上梯子,“快,是男人就別墨迹,我在下面護著妳!”


    好不容易終于把那孩子送出去,甯夕腦袋壹陣暈眩,腳下壹軟,竟壹骨碌從梯子上摔了下來……


    窗口邊上,小包子看著這壹幕,壹直呆滯無神的小臉上浮現巨大的驚恐……


    甯夕強撐說了壹個字,“走……”


    星光下,女人的面容蒼白憔悴,卻難掩令人驚豔的美麗。尤其是那壹雙眼睛,清潤靈秀,如同盈盈汲著壹汪倒映星辰的海。


    她早已不是當年的鄉巴佬和醜小鴨。


    可是,又有什麽用呢?


    甯夕苦笑,大仇未報,她就要這麽摔死在這裏了……


    不過,臨死前救了壹只小包子,也算做了件好事。


    如果當年她的孩子沒死的話,大概也有這麽大了吧……


    五年前的那次車禍後,甯家嫌她丟人把她送到了M國壹所專門接收纨绔子弟的野雞大學,任由她自生自滅。


    她退學重新申請了南加大,近乎瘋狂的汲取各種知識。


    因爲她要打敗甯雪落,奪回屬于自己的壹切!


    最重要的是,演戲是她此生最大的夢想。


    回國後,憑借這張臉以及紮實的表演功底,她被常莉看中,成功進了業界最大的經濟公司星輝娛樂。


    星途本該壹片坦蕩,可甯雪落緊跟著也進了星輝,買通常莉對她處處打壓…

第5章 小少爺找到了

與此同時,伊頓酒吧會客室,氣氛異常凝重。


    酒吧老板、經理、保安,相關工作人員等戰戰兢兢地站成壹排,全都是壹副大難臨頭的表情。


    因爲,陸氏集團的小太子,陸霆骁的寶貝兒子在他們酒吧失蹤了。


    沙發上,陸霆骁的面容壹如既往的冷硬,如同冰雕壹般沒有絲毫多余的表情,但屬于上位者的威壓卻讓在場的每壹個人雙腿發軟汗如雨下,大氣都不敢出壹聲。


    他的腳邊跪著壹個青年,正哭得壹把鼻涕壹把淚,“哥,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把小寶帶來酒吧!要是小寶有什麽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


    話音剛落,當胸壹腳踹了過來。


    骨頭碎裂般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現場所有人都抖了壹下。


    陸景禮捂著胸口猛咳壹陣,立即爬起來,又重新挺直脊背跪好。


    現在爸媽在國外度假還不知道小寶丟了,要是他們知道,就不是被他哥踹壹腳這麽簡單了,他會被活剝了。


    陸景禮正心如死灰,會客室的門突然被拍響。


    離門口最近的酒吧老板順手打開門,看門口沒人,正奇怪呢,壹低頭,呆了:“小……小少爺!!!”


    “小寶……?天呐!小寶!二叔的心肝!妳到底跑到哪裏去了?”陸景禮壹骨碌爬起來把小家夥死死摟住,激動得痛哭流涕。


    壹屋子人全都是壹副劫後余生的表情。


    陸霆骁幾步走到門邊,提著陸景禮的後衣領隨手把他扔開,然後在兒子跟前蹲下來,“怎麽了?”


    終于擺脫了二叔的魔爪,小寶壹把拉住陸霆骁的手,焦急不已地要把他往外拉。


    陸霆骁剛壹靠近兒子,就在他身上聞到壹股酒氣,除此之外還有壹絲隱約的香氣,不是濃烈刺鼻的香水味,倒像是冰川上開出的小花,散發著壹股幽幽的冷香,讓他莫名覺得熟悉,甚至有壹刹那的心悸。


    見陸霆骁不動,小寶小手指著壹個方向,小臉上滿是焦急。


    陸霆骁將兒子抱起來,徑直朝著兒子指的方向走去。


    身後的陸景禮還有壹幹人等見狀全都面面相觑地跟了上去。


    五分鍾後,壹群人在頂樓的倉庫門口停下。


    小寶扭著身體從爸爸身上下來,用力拍打著倉庫的門,神情無比焦急。


    “小寶這是怎麽了?這裏面有什麽啊?”陸景禮壹頭霧水。


    陸霆骁面無表情地命令:“開門。”


    “是是是!”酒吧老板點頭不叠,然後扭頭呵斥身旁的女經理,“葉經理,妳還愣著幹什麽,快開門啊!鑰匙呢?”


    “啊……開……開門?”女經理僵住了。


    糟糕!甯夕那女人還關在裏面呢!她答應了常莉至少要把她關到試鏡結束的!


    可是,有陸家這兩尊神和老板在等著,她哪能說不,只能哆哆嗦嗦地掏出鑰匙把門給打開了。


    門剛壹打開,就見壹個女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這是怎麽回事?裏面怎麽會有個女人?”老板暴怒。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之前檢查的時候還沒人的!”女經理強壓著心虛解釋。


    “快!先救人再說!”


    剛有人走過去企圖靠近甯夕,小寶立即壹頭撲到甯夕身上,小臉猙獰,不許任何人接近。

第6章 金光閃閃的小太子

“陸總,這……”酒吧老板壹臉無措,完全搞不懂這到底是個什麽情況。


    陸霆骁的目光掠過滿臉心虛的女經理,又掃了眼地上倒塌的梯子和頭頂只能容納壹個小孩大小的天窗,大致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麽。


    他擡手將所有人揮退,然後走過去,親自將那女人抱了起來。


    懷抱中那股幽幽的冷香更加清晰了。


    見陸霆骁去抱了,小寶才沒攔著,只是小臉也並不是很情願,壹副要不是我人太小肯定要自己去抱的小表情。


    ……


    B市第壹人民醫院。


    甯夕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壹睜開眼睛就看到對面窗邊的椅子上坐著壹個男人。


    修長的雙腿隨意交疊,剪裁得體的西裝勾勒出寬闊的肩膀和勁瘦的腰身,白色襯衫的扣子壹絲不苟地系到領口,明明是在清晨的陽光之下,他的身上卻好像披著壹層亘古不化的寒冰,冷漠矜傲的表情如同中世紀古堡裏的國王……


    男人似乎察覺了她的視線,突然擡起那雙深海似的眸子,冷冽的目光徑直朝著她穿射而去。


    那目光太具侵略性,如同鋒利的手術刀,將她壹寸壹寸解剖開來,令人毛骨悚然。


    甯夕打了個冷戰,也顧不得眼前這個陌生男人的目光讓她很不舒服,神色焦急地問道,“這位先生,請問壹下,我是怎麽來這裏的?您有沒有看到壹個小男孩?四五歲大,不喜歡說話,長得白白軟軟,看起來呆萌呆萌的!”


    呆萌……


    男人對于甯夕這個形容微挑了壹下眉頭,隨即目光移到她的右側,聲音和他的人壹樣冷,“妳說小寶?”


    甯夕急忙順著冰雕男的視線看過去,只見壹只又白又軟的小包子正躺在自己旁邊的小床上熟睡,手背上打著點滴,“對,就是他!他叫小寶?”


    甯夕總算是舒了口氣,傾身過去摸了摸小包子的額頭,已經退燒了。


    先前她救這孩子出去之後就有些後悔,畢竟孩子年紀太小,又發著燒,在酒吧那種混亂的地方,讓他壹個人出去萬壹出了什麽事怎麽辦。


    甯夕重新看向對面氣場超級可怖的冰雕男,“您是這孩子的……?”


    話剛問出口,甯夕發現自己似乎白問了。


    這壹大壹小的長得簡直是壹個模子裏刻出來的,絕壁是父子,親生的。


    果然,冰雕回答:“父親。”


    “海,美人兒,妳醒啦,我是小寶的二叔!”


    斜刺裏突然壹張大臉湊過來,甯夕下意識地往後壹退,等看清男人的臉之後呆了,“陸……陸景禮?”


    陸氏集團二公子,盛視娛樂老板,因爲其出色的外表和風流的個性,出現在報紙雜志娛樂版的次數比藝人還要多。


    這張臉她絕對不可能認錯。


    冰雕男是小寶的父親,陸景禮是小寶的二叔……


    那冰雕男豈不是陸景禮的哥哥陸霆骁?


    陸霆骁,京城人稱財神爺,帝都無冕之王壹樣的存在!


    萬萬沒想到,她救的竟然是陸霆骁傳說中的私生子,金光閃閃的小太子爺……

第7章 大包子要以身相許

陸霆骁探究地打量著病床上的女人,似乎在判斷她臉上意外的表情是真是假。


    半晌後,大概是終于相信了她事先對小寶的身份並不知情,于是清冷地開口,“妳的要求。”


    “唉,什麽要求?”甯夕不懂這沒頭沒尾的四個字是什麽意思。


    “我哥的意思是感謝妳救了小寶,讓妳提要求呢!”陸景禮壹副妳撞了大運的表情。


    甯夕聞言大腦飛速轉動,隨即謹慎地開口道,“其實妳們不用感謝我的,我是救了小寶沒錯,但是他也救了我。要不是小寶先出去叫人,我這會兒肯定還被關在裏面呢,所以算是兩清了。”


    雖然她這回運氣爆棚救了小太子,但她哪敢邀功。越是有錢被害妄想症越嚴重,更何況是陸家這樣的超級豪門頂級世家,不懷疑她自導自演別有所圖什麽的就不錯了。沒見陸霆骁剛才壹直是壹副防賊的眼神看她麽。


    以免後患無窮,還是跟他們撇清關系的好。


    甯夕自認這個回答沒有任何問題,可是陸霆骁卻臉色不豫,看得她壹陣心驚膽戰。


    她沒說錯什麽吧?臉色這麽可怕是什麽意思?


    “哥,妳的表情別這麽嚇人啦,知道的當妳是要報恩,不知道的還當妳是報仇呢!”陸景禮看不過去美人受驚,忍不住開口解圍,然後對甯夕說道,“我哥他不喜歡欠人情的,妳還是提個要求吧!別客氣!”


    還有逼著人家提要求的?


    甯夕嘴角微抽,“不是我客氣啊,是確實不用,我說得都是實話,不信妳們可以查……”


    “不必。”陸霆骁言簡意赅,神色已經略有不耐。


    陸景禮開口道,“酒吧倉庫有監控,我看過了,小寶是自己跑進去的,至于妳,酒吧經理承認了是她把妳關進去的,所以妳不用擔心,我們沒有懷疑妳的意思,確實是妳救了小寶,妳還是提個要求吧!”


    得,又繞回去了!


    最後甯夕沒辦法,只能在陸霆骁越來越迫人的目光下硬著頭皮開口,“不然……妳們給我錢?”


    有錢人不都喜歡這種直接幹脆的報答方式嗎?


    以陸霆骁的個性,應該也喜歡用錢解決問題吧!


    要是她不要錢,搞不好還以爲她是別有所圖,不圖錢,難道是圖人?


    就在甯夕笃定這是最合適的要求時,陸霆骁的臉色卻更加難看了。


    甯夕已經快哭了,爲啥非要這麽惜字如金,有什麽話咱好好說出來行不行,說個幾句話難道能累死妳嗎?


    陸景禮牌翻譯機摸了摸鼻子,“我哥是覺得給錢太侮辱人了。”


    甯夕在心中嘶吼:沒關系的,來侮辱我吧!!!


    陸家身份太特殊,她壹時真的不知道提什麽要求比較合適,就在場面陷入僵局的時候,陸霆骁開口了——


    “嫁給我。”


    甯夕呆滯了壹秒,然後劇烈的咳嗽起來,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咳咳咳……您說什麽?”


    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她立即十萬火急地朝著陸景禮看過去。


    二少,求翻譯啊!!!


    然而,這壹次不僅是甯夕,陸景禮也懵逼了,“哥,妳幾個意思啊?這回我可翻譯不了!”


    這時,甯夕突然福至心靈,顫巍巍道,“難道是因爲我救了妳兒子,所以妳決定對我以身相許?”


    陸霆骁微微颔首,略壹思索,然後點頭,“可以這麽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