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她唯壹的願望是 于千樊不會想起上輩子的事情 《國民影帝暗戀我》 作者:十裏酒香

她唯壹的願望是 于千樊不會想起上輩子的事情 《國民影帝暗戀我》 作者:十裏酒香
2022-05-12 15:01:17
2022-05-12 15:01:17

第1章 我的好家人們

  “來!看看!這就是妳的好父母,好妹妹!”栗錦的頭發被人狠狠的拉扯著,鮮血順著她的眼角眉梢留下來,模糊了面前西裝革履的男人的臉。


    壹片血紅之中,她被迫擡起頭,巨大的顯示屏上,她的父親正在和幾個朋友打高爾夫,繼母忙著做指甲美容。


    至于她那位好妹妹,正躺在舒服的沙發裏,轉動著手上的訂婚戒指。


    而她的好男友,正站在最高的榮譽台上,拿著本該屬于她的榮耀,滿口荒唐的在說:“影帝這個稱號,我實在受之有愧,我要感謝生我養我的父母……。”


    狗男人!栗錦眼睛裏流出淚來,渾身發抖,是他聯合了她的父母!她的好妹妹,將她轉手送給了面前這個魔鬼,他才得到了這個大ip的男主演角色,是他蘸著她的血吃了人血饅頭!


    “賤人!”


    男人狠狠壹腳踹在她的肚子上,栗錦疼的渾身抽搐,腰都直不起來。


    “真不禁打。”男人拿過了放在桌子旁的紅酒,壹步步走向栗錦。“怎麽?還想著出去做妳的大影後?別做夢了!妳的名聲都已經敗壞了!妳的父母把妳送給我,制造出妳出車禍身亡的假象,外面的人都以爲妳死了!”


    男人高高揚起手,紅酒瓶子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腦袋上。


    玻璃混著刺鼻的紅酒裂開,順著她早就不再柔順的頭發滴滴答答落下來,濺了壹地的紅色。


    栗錦渾身冰涼,抽搐著臉開始上下牙齒不斷的抖動。


    男人卻松開了自己的壹顆扣子,笑的很開心。


    她本是靠著自己的實力壹步步在娛樂圈闖下天地的最年輕的影後,可偏偏蠢而不自知,圍在她身邊的父親,繼母,繼妹,還有男朋友全是吸血蟲她卻看不出來,還自以爲自己擁有了完整幸福的人生。


    直到父親的公司敗落,而她的資金也都被父親敗光之時,繼母和繼妹再不能靠著家裏的開銷出去做美容,過著她們闊太太和千金小姐的生活。


    她們撕開了虛僞的那層皮囊。


    他們要把她交給這個以折磨人爲愛好的男人,以此換取解決公司危機的機會。


    她永遠記得那個雨夜裏這些人扭曲的臉。


    但還是被她找准機會逃出去了,她去找了自己最信任的男朋友,也是最愛的未婚夫。


    “他們怎麽可以這樣對妳?”


    她至今都記得何晗那仿佛替她生氣到了極致的神情,不愧是演員出身。


    “喝了這個,妳先定定神……。”何晗的懷抱是那麽溫暖,那杯冒著熱氣的牛奶卻是將她推入深淵的最後壹只手。


    迷迷糊糊之中,她看見何晗的屋子裏站著她的繼妹,繼母,還有那個從不愛她的父親。


    繼妹拿著尖刀躍躍欲試要劃她的臉。


    “我早就看他不爽了!以爲自己很漂亮嗎?我要毀了她這張臉!”


    “住手!”何晗坐在沙發上抽煙,栗錦滿是哀求的看著他,直到他盯著栗錦,緩緩笑了,說:“動了臉說不定那位會生氣。”


    至此,她進入煉獄,她父親的公司成功渡過危機,繼妹和繼母繼續和朋友們說說笑笑,何晗得到了那惡魔男人的幫助,壹路扶搖直上摘得影帝的榮耀。


    背景渾厚的男人很快就制造出假料,冤枉她未婚先孕,和許多老板有關系,網絡在鋪天蓋地都是她的負面新聞。


    她變成了人人唾罵的女人!


    而前兩天壹個車禍的假消息……成了她這可悲的壹生最後的終結!


    “這就想死了?”男人壹把扯過已經絕望的閉上眼睛的栗錦,狠狠吐了壹口唾沫在她的臉上,“我化了大價錢在妳身上!”


    他貼近栗錦的臉,手指緩緩的撫摸過栗錦的臉頰。


    好像對待愛人壹樣。


    “我那麽那麽喜歡妳,妳的每壹個作品我都愛看。”男人的聲音逐漸遠去,又像是永遠無法掙脫的枷鎖扣在她身上,“妳可要在我手上多撐壹會兒。”


    他扭曲的笑著,壹把將栗錦抱緊,栗錦的手骨都被他打斷了,像個提線木偶壹樣垂著。


    “親愛的,我們永遠永遠在壹起吧……。”


    栗錦眼前滿滿被壹片黑暗包裹。


    她咬緊牙,血順著眼角流下,如壹個飽受折磨的惡鬼!


    誰來救救她!


    有誰?


    誰來……!


    最終視線完全被黑暗吞噬,她沈沈的昏迷了過去!


    ……


    “姐姐!姐姐!”令人厭惡的聲音不斷在她耳旁響起。


    栗錦的頭仿佛要裂開壹樣疼,睜開眼睛,刺眼的光芒讓她壹下子沒站穩。


    多久……多久沒看見過陽光了?


    栗錦愣住了。


    “哎呀姐姐,妳怎麽不說話啊?”旁邊壹個穿著白色長裙的清秀女孩子拽緊了栗錦的手。


    栗錦下意識的壹把推開。


    李淡淡爲什麽會在這裏?


    這個拿著尖刀要劃她臉頰的繼妹爲什麽會在這裏?


    “姐姐妳幹嘛啊?這麽可怕的看著我?”李淡淡對上栗錦那雙宛如惡鬼壹樣的眼睛,不由得縮了縮脖子,往後退了兩步,“姐姐,妳是不是中暑了?”


    中暑?姐姐?


    栗錦下意識的看向四周。


    青翠挺拔的大樹,熾熱明亮的陽光……這不是她外公的避暑山莊嗎?


    栗錦猛地擡起自己的手。


    幹幹淨淨,完好無損的壹雙手,漂亮白皙甚至帶著幾分少女的青嫩。


    這是……做夢?


    栗錦拔腿沖向了旁邊的廁所,猛地關上門,撲到鏡子前面。


    漂亮到明豔的五官,沒有任何傷口!


    她匆匆打開手機,上面顯然的日期清清楚楚的表達了她居然回到了八年前?


    十九歲……壹切都還沒發生的時間?


    重生了?


    ‘咚咚咚’!


    外面傳來不耐煩的敲門聲,李淡淡那刻意掐著聲音裝純潔的話透過門傳進來,真實又讓人骨血發冷,“姐姐,妳中暑了不是大事,但是妳可別忘記了今天妳是來和外公攤牌的!”


    “姐姐妳可不要忘記自己的夢想。”


    “媽媽都說了,外公是吃硬不吃軟的,妳態度強硬壹點,不然妳要是真的順從妳外公的想法成了畫家,那妳壹輩子都會被妳外公控制了!”


    “姐姐妳要勇敢壹點啊……。”


    勇敢壹點?


    站在鏡子面前的栗錦看著自己漆黑的雙瞳,裏面是快要噴薄而出的怒火。


    她永遠忘記不了這壹天,口不擇言的她在繼妹的唆使下刺激了最愛自己的外公,導致他老人家心髒病發……。


    ‘嘭’!


    重重的壹拳打在面前的鏡子上,栗錦神情扭曲,臉色蒼白。


    可她卻笑了。


    可笑!


    在上輩子死前的最後壹刻她還在祈求有人能救自己?


    可現在她明白了!


    世間無人靠得住……唯有自己救自己!

第2章 在自家地盤被打了?

 “姐姐!姐姐妳到底在幹什麽啊?”


    “別說我沒提醒妳,要是妳這次沒把事情辦好,到時候別說我了!就是咱們媽媽也不會再管妳了!”李淡淡在門外不耐煩的皺起眉頭,但想到媽媽囑咐她的事情,她又只能壓下內心的躁動,勉強放柔聲音,“姐姐我們都是爲妳好啊,妳不是說要進圈子追何晗哥哥的嗎?”


    何晗?


    栗錦渾身壹顫,她擡起頭,壹張臉蒼白毫無血色。


    今天是她外公的生日,而她的好繼母,好繼妹也是千挑萬選才選出這麽壹個好日子,費盡心機的拾掇著她來和外公攤牌,外公有心髒病,這壹切她們都知道!


    當著所有賓客的面兒讓她外公下不來台,當年她真的是自作自受!


    “栗錦啊栗錦!”她對著鏡子裏的自己勾起壹個冷笑,“現在該是那些蛆蟲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外面的敲門聲還在不斷響起來。


    栗錦扭頭看了壹眼身後的木門,打開水龍頭,掬了壹捧水在自己的臉上,水珠順著臉頰滑落,她現在不再是那個沈浸在‘家庭遊戲’裏的無知小姑娘了!


    今天是外公的生日,外面賓客如雲。


    更重要的是……她原本就和外公家不太親近,因爲她討厭凡事都要來指手畫腳的生母,甚至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她其實是著名國畫藝術家裴蒼海的外孫女,母親是當代炙手可熱的繪畫界新起之秀裴援,而她的兩個舅舅,壹個經營著國內最大的娛樂公司天華娛樂,另壹個舅舅是投資界的天才,在各大産業鏈之中都有他名下的公司。


    可惜裴援得了癌症去世的早,兩個妹控的舅舅只能把壹腔‘愛妹’之情又轉移到了栗錦身上,只是栗錦從小就在李穎,也就是她繼母的唆使之下和他們並不親近。


    他們只知道她是天宇集團老總的大女兒栗錦。


    殊不知裴家比栗家底蘊要深厚的多,當年她父親栗亮還是靠著裴家的支持才有了現在的成就。


    栗錦站在鏡子前面,她今日穿了壹條黑色的長裙禮服,明明是生日會,李穎卻給她准備了這種顔色的衣服?


    呵!


    栗錦伸出了手,重重的在自己的左臉上打了壹巴掌,“栗錦,這壹巴掌是打妳上輩子親疏不分!”


    又伸手,在自己的右臉上打了壹巴掌。


    “這壹把掌,打妳不知好歹,愧對外公舅舅!”


    這壹輩子!


    她壹定要拼死了對自己真正的親人好!


    她整理了壹下自己的衣服和頭發,不適腳的高跟鞋也被她踩得穩穩的,李穎知道她不會穿這種高跟鞋,特意讓她出醜的!


    可她現在是在各大場合都鎮得住的年輕影後!


    眼神,氣場盡數改變!


    栗錦走過去,壹把拉開門,紅腫的臉出現在李淡淡的面前。


    “姐……姐姐?”李淡淡驚呆了,伸出手想要碰她的臉,“妳的臉……。”


    ‘啪’的壹聲脆響,栗錦猛地拍開了她的手。


    下壹刻,她的眼中蓄滿了淚水,精湛的演技讓李淡淡都愣住了。


    “淡淡,我知道我說錯話了,那妳也不用這樣對我吧?我可是妳姐姐啊?妳怎麽能打姐姐?”避暑山莊裏雖然大,但外公的客人還是不少的,遠遠的栗錦就看見有人走過來的身影,當下把聲音提的更高,“妳在家裏無理取鬧就算了,今天是我外公的生日!妳不要給我外公找麻煩,就當我這個做姐姐的求求妳了好嗎?”


    李淡淡不是喜歡當白蓮花嗎?


    不是喜歡在外面裝柔弱嗎?


    可惜的!現在的李淡淡在她面前就是壹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姑娘!演技拙劣浮誇,不值壹提!


    “姐姐妳怎麽……。”李淡淡委屈了,這次是真的委屈了,她什麽都還沒來得及做呢?


    李淡淡眼看看熱鬧的人過來了,更著急的要去抓栗錦解釋。


    誰知道栗錦突然就甩開她的手往外面的方向跑起來了,黑色長裙飛舞,踩著高跟鞋健步如飛,她壹雙平底鞋楞是沒跟上她!


    “那是誰啊?”


    “那黑裙子的女孩子好像被白裙子的打了是不是?”


    圍觀的壹對兒夫妻疑惑的看著兩人跑遠的方向,男人倒是還好,女人立刻拿出了自己手上的手機,打開聊天群開始輸入。


    裏面都是壹些差不多圈子的貴太太們,就是那種李穎這種小三出生的怎麽擠也擠不進去的圈子,正好這裏面的幾個太太也都來參加生日宴了。


    【姐妹們,和妳們說壹個爆炸性的消息,我剛才好像看見裴老那個傳聞之中的外孫女了!好像被人打了……】


    栗錦對這裏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她永遠忘不了外公在她面前倒下的那壹刻,忘不了兩個舅舅痛心失望到極致的眼神。


    她對不起他們!


    跑過石子路,繞過小木橋,沖進山莊裏,她在大廳裏看見了坐在位置上的老人。


    穿著壹身唐裝,和藹的眉眼,紅潤的臉色。


    不需要任何的演技,栗錦心口絞痛,扶住了門框才勉強站穩沒有原地跪下去。


    那是……世上最愛她的外公啊!


    臉上癢癢的,栗錦伸出手壹摸……原來她早就在看見外公的那壹刻,淚流滿面!


    “外公!”


    她用盡全身力氣重重的喊了壹聲,熱鬧的大廳立刻變得安靜下來。


    裴蒼海眯起眼睛,沖著栗錦看過來。


    “錦……錦兒?”裴蒼海大喜,“妳來了?妳怎麽不和外公提前說壹聲外公讓人來接妳啊……等等!”


    栗錦就那樣傻站著,她不敢邁出那壹步,她沒那個臉!


    裴蒼海卻拄著拐杖急急的在別人的攙扶下小跑著過來了。


    等看清楚栗錦臉上那兩個紅色的巴掌印之後,他臉色猛地陰沈下來。


    手上的拐杖重重的跺在地上,發出‘嘭’的壹聲。


    “是誰!”


    “是誰欺負我外孫女?”


    ‘滴滴滴’!


    就在旁邊的壹個中年女人拿起收起看了壹眼自己的小聊天群,臉色壹變,小聲驚呼:“原來她就是裴老的外孫女?在自家地盤還能被壹個穿白裙子的女人給打了?還口口聲聲稱是她的妹妹?”


    裴老面色陰沈,而就在這時候,李淡淡也終于壹路小跑了過來,那純白的裙子在陽光下如同鮮花盛開……惹人厭煩!

第3章 妳算是什麽東西?

李淡淡看見裴蒼海的時候先是壹愣,隨後立刻就鎮定了下來,她很快就開始整理自己的頭發衣服,大廳裏面是無比精致又讓人舒適的裝潢,裏面站著的那些人,都是各行各業的領頭者。


    她媽媽和她說了!


    今天就是栗錦出醜贻笑大方,而她就可以在旁邊規勸,給所有上流層次的人留下壹個好印象。


    她李淡淡的名字也會逐漸的出現在那個尊貴無比的圈子裏面,而不是所有的人提起她,都是帶著滿眼嘲笑的說什麽‘小三的私生女’‘無恥的寄生蟲’這樣的話。


    栗家和現在站在大廳裏的這些家族還是有差距的,因爲栗家是最近剛起來的家族,背後也沒有底蘊,以前還算是背靠裴家,但隨著裴援那個煩人精死掉之後,裴家對栗家就冷淡了下來,只看在栗錦的份上沒有爲難罷了。


    這兩年她跟著栗錦壹起也在裴家混了個臉熟,因爲栗錦這傻女人很喜歡她,所以裴老爺子也對她笑容相對。


    李淡淡在心中暗暗的想道:“讓栗錦這個女人去犯傻吧,到時候她的壹切都是我的!”


    “裴家的外孫女,也會是我!”


    想道這裏,李淡淡放柔了聲音,頂著壹衆好奇的目光親密的挽住了裴家老爺子的手。


    那幾個聊天群的太太們又迷惑了。


    恩?到底誰才是裴老的外孫女啊?衆人看了眼栗錦,栗錦的容貌是非常豔麗明豔第壹眼就足夠抓人眼球的,但這樣的人就該是生活在雲端睥睨天下的,可偏偏這會兒哭的梨花帶雨,反差沖擊讓他們都心生不忍。


    白裙子那個只能算是秀美耐看,不過她神情並不慌亂似乎對裴家的人很是熟悉?


    衆人轉過頭看著裴老爺子,裴蒼海會選擇幫誰?


    裴蒼海沒有半點遲疑,壹把就將自己的手抽出來,力氣大到差點將李淡淡甩在地面上。


    “李小姐,誰是妳外公?請自重!”


    裴蒼海的眼神就好像要將她剝皮拆骨了壹樣,李淡淡當場宛如被驚雷劈中,傻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李?


    李!!


    這個姓氏是她壹輩子的痛,她是爸爸和媽媽的私生女,見不得光的孩子,礙于現在爸爸還要看裴家的臉色,所以她壹輩子都不能和栗家壹樣光明正大的姓栗!


    “姐姐,姐姐妳說句話啊!”李淡淡甚至看見了不少圍觀的太太露出了鄙夷的目光,頓時著急的去抓栗錦的手,“妳就讓裴家這麽羞辱我嗎?我可是妳的親妹妹!”


    “親妹妹?”壹道聲音從她們身後傳過來,穿著西裝的沈穩男人大步走進來,銳利的眼睛定在李淡淡身上,“我們錦兒姓栗,妳姓李,怎麽會是親妹妹?妳不過就是陪著我們錦兒開心的壹個小玩意兒!別蹬鼻子上臉了!”


    李淡淡頓時面色慘白。


    男人對完李淡淡,轉身看向了栗錦,眉頭緊緊皺起來,“我們錦兒這是怎麽了?哭得這麽……!”話音剛落,就看清楚了栗錦臉上的通紅巴掌印,聲音壹下子就拔高了,“妳臉上巴掌誰打的?”


    整個大廳都回蕩著他的聲音。


    栗錦壓住鼻頭不斷湧上的愧疚感和酸澀感,這就是她的大舅裴天華,圈內出名的暴脾氣,對人機器,他手下被他罵哭的藝人那可是可以站滿壹個會議室!


    “我在外面可都是聽說了。”


    又壹個男人從外門走進來,相比于裴天華的魁梧,這男人身姿纖長,壹雙桃花眼望過來就讓人臉紅,乍壹看倒是和栗錦長得像,只是這麽好看的壹張臉上,此刻也帶上了幾分陰沈,“我都聽外面的夫人說了,說我們家小寶貝被人給打了?”


    “動手打人的是白裙子的姑娘,聲稱是她妹妹?”


    栗錦的小舅裴安,也就是裴家最出色的小兒子兼稱笑面虎切開黑,裴安的目光落在李淡淡身上,笑了,“這壹切都是妳做的吧?李淡淡?”


    “不是我!”李淡淡扭曲著壹張臉看向栗錦,“妳說話!”


    “誰讓妳對姐姐大呼小叫的?”裴天華冷眼看向李淡淡,“還是說妳以前在我們面前的乖巧都是裝出來的?”


    裴安轉身看向旁邊的侍從,“給小姐端凳子過來,沒見小姐穿這麽高的高跟鞋嗎?”


    栗錦已經壓住了心中的酸澀,這會兒總算平靜下來,她今天就要手撕了李淡淡,好戲才剛開場呢!


    “這都是李阿姨給我准備的。”那個女人不配她喊媽媽,“這條黑色的裙子也是阿姨挑的,她說這樣穿好看。”


    裴安壹聽就樂了,桃花眼都笑的彎彎的。


    哎呦,壹段時間沒見,他的小侄女都學會拐彎抹角的告狀了。


    裴老爺子對‘李阿姨’這三個字真的是太滿意了,立刻伸手摸了摸栗錦的腦袋。


    大廳之中,幾乎所有人都圍過來看這場鬧劇了,只有壹個男人坐在長椅上,清隽的臉上帶著幾分不耐,薄唇抿起,他黑若曜石的眼睛壹轉,透過人群的間隙他能看見被裴老爺子護在身邊的姑娘的黑裙邊,拖曳在地上。


    周圍的人都有意無意的對他保持了最大程度的恭敬,也不敢舔著臉湊上去拉關系,男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冷漠至極’的氣息。


    他慢條斯理的整理自己的金色袖扣,手機震動起來,是經紀人發來的消息。


    【千樊老師,明天妳去參加的那個綜藝,公司那邊像讓我問問妳願不願意帶個新人?他叫何晗,剛演完壹個校園劇的男二,現在人氣還不錯!】


    余千樊皺起眉頭,長而密的睫毛蓋下來,遮住了幽黑如墨的瞳仁,這是壹張能讓人驚豔到屏息的臉。


    “妳們這麽護著她,妳們知道她來幹什麽嗎?”那邊的李淡淡已經要氣瘋了,口不擇言道:“她不想和妳們家學畫畫,她要進娛樂圈,去追那個叫做何晗的男人!”


    余千樊拿著手機的手微微壹頓,那邊傳了壹張照片過來,嫩的出水的年紀,恐怕大學還沒畢業吧?


    【千樊老師,這個就是何晗,您看?】


    余千樊不回那邊的消息,反倒是彎唇看向不遠處喧鬧的場面,前面的人群散開了壹點,他看清楚了坐在凳子上的黑裙女人,漂亮到淩厲的容貌壹下子就撞進他的眼睛裏。


    她端坐著,身姿儀態無壹不出色。


    栗錦盯著李淡淡扭曲的面容看了壹眼,半晌,她皺起眉頭道:“妳在說什麽呢淡淡……。”


    那雙狐狸壹樣的眼瞳裏居然染上了幾分天真,“何晗是誰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