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車有房父母雙忙,這是結婚前他的攤牌。

有車有房父母雙忙,這是結婚前他的攤牌。
2022-09-02 13:54:54
2022-09-02 13:54:54

第1章 訂婚宴

 繁華的市中心,富麗堂皇的五星級酒店,一場訂婚典禮正在舉行着。

    顧筱筱穿着羽絨服,背着雙肩包,站在滿是名流富商、西裝晚禮服的宴會廳中,顯得是那樣的滑稽不堪、格格不入。

    她是來為自己男朋友慶生的,不想,這裡卻是這樣的一番場景。

    「筱筱,我有話要和你說。」

    站在原地被圍觀了許久,顧筱筱終於見到了她要找的人。

    沐雲帆大步走到她的面前,抓起她的胳膊想要到不被注意的角落中,把話和她說清楚。

    「顧筱筱,歡迎你來參加我和雲帆的訂婚宴。」去路被人截住,顧筱筱有些迷茫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她化着精緻的妝容,嘴角帶着一抹不屑的微笑。沒有經過任何人的允許,她挽過沐雲帆的臂彎,凝視着顧筱筱的眼睛。

    「你們兩個的……訂婚宴?」顧筱筱覺得自己的聽力似乎出現了問題,笑着看沐雲帆,看着這個和自己青梅竹馬,相識了十幾年的男子,顧筱筱輕聲說道:「雲帆,這個玩笑不好笑。」

    「筱筱。」沐雲帆直視着顧筱筱,他神情冷漠的,仿佛並不認識面前的這個人一樣。「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會娶你吧?」

    「今天是我和金婧的訂婚宴,我們已經決定過完年後就結婚。把你找來,也是為了告訴你這件事。」

    沐雲帆的話一字一句的傳進顧筱筱的耳朵里,撞擊着她的耳膜,刺痛着她的眼睛。

    明明是溫暖如夏的宴廳,可顧筱筱卻只覺得冷。像是一桶冰水從她的頭上澆下,那寒冷入骨的感覺,一瞬間貫穿了她的四肢百骸。

    他們相識十五年,顧筱筱也曾以為,他們會有好多個十五年的時光,可以等老了以後一起回想。

    他們早上還通過電話,他們還討論了今天要如何慶祝他的生日。她奔波了一天,只為給他找到一件合適的禮物。可是這一切到頭來,只換來一句,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會娶你吧?

    沒錯,她真的以為他會娶她,就像他當初承諾的那樣,會照顧她一輩子。

    明明是她的男朋友,可他訂婚了的消息,自己卻好像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顧筱筱咬緊牙關,無助的四下張望着。她鼻尖微紅,眼眶中淚光不斷地閃現,卻始終不見淚滴掉落。

    金婧看着顧筱筱手足無措的樣子,嘴角殘忍輕蔑的笑容,又擴大了一些。揮揮手,將不遠處的服務生叫了過來。

    「筱筱,這麼值得高興的日子,你不打算敬我們一杯嗎?」

    漂亮的高腳杯,裡面紅色的液體在隨着金婧的動作而晃動着。顧筱筱不善喝酒,但她知道這杯酒,她必須要喝。

    她從來就不是喜歡死纏爛打的人,沐雲帆若不是抓住了她這一點,也絕不會敢如此膽大包天。

    接過酒杯,顧筱筱輕嘆一口氣。

    「好。」她緩緩出聲,努力的想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沐雲帆,我祝你們白頭到老,早生貴子。」

第2章 喝醉

  一口氣將杯中的紅酒咽下,顧筱筱將酒杯放回了服務生手中的托盤上。

    「還有別的話要說嗎?沒有的話我就先走了。」歪着頭,顧筱筱盯着沐雲帆的眼睛問。

    「剛剛那杯是敬雲帆的,難道就不打算再敬我一杯嗎?」金婧可沒打算這麼輕易的就放過顧筱筱。「同是校友,不會這麼薄情吧?」

    「哈。」顧筱筱輕笑一聲,沒錯,她們是校友。金婧,她也早就知道這個人。

    大一開學的那天,金婧開着金光閃閃的法拉利入校報道,白富美的名號早就傳遍了整個B大校園。

    沐雲帆會和金婧在一起,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

    他們大三了,在B城這樣的國際大都市中,想要一畢業就立足於此並且有個好的發展,並非易事。

    每個人都想讓自己過的更好,沐雲帆選擇了一條捷徑,顧筱筱沒有責怪他的權力。遇人不淑,自己買單,很簡單的道理。

    「好。」顧筱筱再次接過酒杯,嘴角微微上揚着,對金婧說道:「祝你們幸福美滿,百年好合。」

    又是一杯紅酒下肚,顧筱筱已經有點暈暈的感覺了。深知自己的酒量,顧筱筱向後退了兩步,和兩人告別。

    「沐雲帆,希望你身邊的人,不會變成第二個顧筱筱。」

    咬着牙,顧筱筱把最後一句話說完,便決絕的轉過身,朝着出口方向走去。

    頭重腳輕,顧筱筱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卻沒想過,會不好到如此程度。只不過兩杯紅酒而已,她就挺不住了嗎?

    「呵,牙尖嘴利的小丫頭。」金婧凝望着顧筱筱的背影,小聲和服務生交代了幾句。「告訴史總人已經備好了,1102房間。」

    「好的小姐,我明白了。」

    艱難的走出了宴廳,顧筱筱已經無力再繼續走下去了。扶着牆壁,支撐着自己的身體,顧筱筱莫名的覺得體內有一股熱氣在流竄着。

    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即便是上一次喝了酒,顧筱筱除了想吐以外也是沒有其他反應的。

    額頭的冷汗緩緩流下,顧筱筱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然後,她看到從宴廳內走出來兩名男子,一左一右的來到自己的身邊,將自己扶住。

    「顧小姐,請跟我們走。」

    「你們放開我!」顧筱筱用力的掙扎着,可是軟綿綿的身體,能夠發出的力量卻是微乎其微的。

    呼吸愈加的不順暢,難過煩躁的心情,讓顧筱筱早已淚流滿面。

    「我不認識你們,你們要帶我去哪裡?放開我,再不放手的話,我要喊人了!」

    兩名服務生聽着顧筱筱小聲的嘀咕聲,相視一笑。架着她軟弱無力的身體,朝着電梯快步走去。

    迷迷糊糊之中,顧筱筱下意識的掙扎反抗着。不能和這兩個人走,這是顧筱筱在僅有的一點點理智下,唯一的想法。

    踉蹌的往前走着,直到顧筱筱撞進了一個人的懷裡。

    陌生的男人氣息,將顧筱筱緊緊地環繞其中。在昏迷前的那一刻,顧筱筱似乎聽到了他在低聲叫着自己的名字……

第3章 出賣

 嘩嘩的水聲,讓睡夢中的顧筱筱慢慢睜開了雙眼。

    頭疼欲裂,但更疼的,卻並不在這兒。

    緩緩動了一下身子,酸痛感席捲而來。顧筱筱無意識的拽了拽被子,然後,整個人僵在了那裡。

    這是哪裡?

    浴室的水聲已經停了,腳步聲在朝着顧筱筱這裡邁進。顧筱筱在那人推門而入的一瞬間,從床上騰地一下子坐了起來,抓緊了身前的被子。

    四目相對,一個悠然自得,一個惶恐不安。

    楚逸辰腰間繫着浴巾,擦拭着頭髮,將顧筱筱憤怒不堪的神情收入眼底。

    高挑的身姿,完美的五官。他狹長漆黑的雙眸中,閃爍着讓顧筱筱害怕的寒芒。微微上揚的嘴角,卻又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顧筱筱從未見過長得如此好看的男人,也從未期待過會和這樣的人能有什麼交集。

    」昨晚的事情,你不會忘了吧?「不給顧筱筱整理思緒的機會,他走到床邊,居高臨下的看着顧筱筱,出聲問道。

    低沉優雅的聲音,格外的好聽。顧筱筱怔愣的望着他,猛地回過神來。

    「你、我……我們……」

    「不認賬?」楚逸辰坐到床上,嚇的顧筱筱差點從床上掉了下去。

    「放開我!」楚逸辰抓住顧筱筱手腕的瞬間,顧筱筱爆發了一般的叫喊出聲。「流氓!」

    顧筱筱對自己的稱呼,讓楚逸辰十分的不滿。用力將不聽話的小女人拽到了自己的面前,楚逸辰俯身貼在她的耳邊,輕聲冷笑。

    「昨晚抱着我不放的人,可是你自己。如果忘了,我不介意讓你重新再想起來。」說完,楚逸辰輕咬了一下顧筱筱的耳垂。

    手腕被他緊緊地握在手中,顧筱筱動彈不得。聽着他的言語,她感覺渾身發冷。

    沐雲帆,金婧,酒。

    顧筱筱最後的記憶,停留在她喝完酒,狼狽的站在宴會廳外的那一刻。

    「毫無疑問,你被你的小男朋友還有他的未婚妻賣了。」

    楚逸辰毫不留情的告訴着顧筱筱真相。

    「昨晚你喝的酒里,被下了藥。」

    顧筱筱心中最後一道防線,在楚逸辰的話說完之後,崩塌潰敗。她究竟做錯了什麼,他們要如此對待她?!

    眼淚不受控制的脫眶而出,顧筱筱淚眼模糊的望着眼前的男子。

    「三十萬一晚,我值嗎?」顧筱筱顫抖的聲音讓楚逸辰微微皺了皺眉頭,她心如死灰,自嘲的問道:「像你們這種有錢人,沒有什麼是用錢買不到的吧?」

    楚逸辰沒有回答,他只是安靜的看着顧筱筱,氣氛安靜的讓人有些窒息。

第4章 求我不要走的人是你

 顧筱筱身上的衣服早已不知跑到哪去了,混亂之中,她抓住了楚逸辰伸進被子裏的手,臉色緋紅。

    「天已經亮了。」顧筱筱用着幾乎連自己都聽不到的聲音說。

    楚逸辰輕挑眉尖,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三十萬一晚,天亮了,就不能碰她了是嗎?

    楚逸辰詭異的一笑,那笑容讓顧筱筱心慌,只覺得眼前的男人高深莫測。

    「我有說過買下你的人是我嗎?」目不轉睛的看着顧筱筱的表情,而她的反應也讓楚逸辰頗為滿意。「是你主動撲過來求我帶你走的,昨天晚上在床上,你也是一直求我不要走。現在天亮了,你就已經不是昨晚的那個你了,是這個意思嗎?」

    顧筱筱惱羞成怒,她深吸一口氣想要反駁,但面對着一片空白的記憶,和被沐雲帆出賣了的憤恨,以及莫名其妙失去清白的難過,她竟連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楚逸辰看着她失落的樣子,難得的放過了她。走出房間,他再回來的時候,手上拿着的是她的衣服。

    顧筱筱接過衣服,上面有烘乾後暖洋洋的味道。望着楚逸辰轉身離開的背影,顧筱筱手忙腳亂的穿好了衣服,然後走出了屋子。

    客廳中,楚逸辰正站在陽台打着電話。聽到顧筱筱的腳步聲,他回過頭來,看着對自己揮了揮手並且準備離開的顧筱筱,他掛掉了電話。

    「就準備這麼走了?」

    顧筱筱疑惑不解的看着發問的人,反問道:「不然呢?」

    話剛說出口,顧筱筱就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翻了翻自己的背包,然後走回到楚逸辰的面前。

    「我身上只有這麼多了。」將手上的錢遞了過去,顧筱筱覺得楚逸辰的臉色有點難看。「不夠的話我也沒辦法,你一個大男人,發生這種事你也不算吃虧。」

    雖然沒有直接說出口,但顧筱筱的舉動已經表明,她把自己當成了牛郎。楚逸辰望着眼前的小東西,難得的語塞了。

    「不要?」顧筱筱緩緩收手,「那好吧,我走了。」

    在楚逸辰的注視之下,顧筱筱再次走到了門口。彎腰穿好了鞋,顧筱筱突然腦子靈光一閃,然後,她像是中邪了一樣回眸去看楚逸辰。

    「你結婚了嗎?」

    楚逸辰沒想到她會突然問出這種問題來,怔了一下,搖了搖頭。

    「那你要不要和我結婚?」

    顧筱筱的第二個問題,比第一個還要讓人意想不到。楚逸辰望着她,看了有一會兒的功夫,在顧筱筱馬上就要夾着尾巴逃跑的時候,他緩緩開了口。

    「你確定,想要和我結婚?」

    趕鴨子上架,顧筱筱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回頭的路了。

    「我確定。」顧筱筱語氣平靜的回答着他。

    楚逸辰低頭看了看腕間的手錶,沉思片刻,說道:「我送你回去取證件,我們去民政局。」

    ……

    顧筱筱不可思議的看着他,他答應的這麼痛快,這讓顧筱筱有了種掉進大坑裏的感覺。

    而且,她最近為了辦理一些證件,一直是把戶口本帶在包里的。所以聽到楚逸辰的話,她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有種自己作死的感覺。

第5章 已婚小少婦

「怎麼,不敢了?」楚逸辰輕笑的看着她,問。

    「有什麼不敢的?」顧筱筱下巴一揚,道:「我的證件就在身上!」

    短短的幾分鐘,連顧筱筱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經坐在了他的車裡。

    雙手緊緊地握着安全帶,顧筱筱的身子努力的和楚逸辰保持着距離。

    「你、你為什麼答應和我結婚?」顧筱筱不放心的問,「你不會是人販子吧?」

    這個地段的房子都很貴,看他家裡應該有二百平,普通人怎麼可能買得起?

    楚逸辰斜睨了她一眼,顯然很瞧不起她的這個問題。

    「你缺一個丈夫,我缺一個妻子,還用其他的理由嗎?」

    安靜到讓人窒息的空間,隨着距離民政局越來越近,顧筱筱心裡後悔的情緒,已經越來越強烈。

    車子終於停下,顧筱筱欲哭無淚的望着外面的地方,緊張的像個遇見了大灰狼的小白兔。

    「楚逸辰。昨晚告訴過你我的名字,不過你應該已經忘記了。」好聽的聲音再次響起,引得顧筱筱條件反射的回頭去看他。「上有一兄下有一妹,有車有房父母雙忙,所以最近一段時間你都見不到他們,結婚喜宴要等到年後再說。」

    「不急不急。」一直不見才好,一直不擺才好!

    顧筱筱磨磨蹭蹭坐在座位上,最後還是被楚逸辰給拽下車的。

    兩人站在一起,顧筱筱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才到楚逸辰的下巴。心神不寧的偷瞄着楚逸辰,顧筱筱心裡幾乎是不安和崩潰的。

    「少爺,這是您要的東西。」

    大門口,一名男子見到楚逸辰後大步迎了上來。

    「沒你事了,回去吧。」楚逸辰目不斜視的把他打發走,然後回頭看向已經遠遠落在後面的顧筱筱,用眼神示意她,快點。

    如果說在他家裡是顧筱筱主動提起結婚的,那麼走到這一步,就已經不是顧筱筱能夠控制得的了。

    才短短一天的時間而已,她竟然就從被拋棄了的二手女友,變成了已婚小少婦。這戲劇性的轉變,讓顧筱筱有些接受不能。

    小本本拿到了手裡,顧筱筱覺得自己已經站在了懸崖邊上,隨時可能掉下去。

    「我三點的飛機去上海,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你自己打車回去,等我回來後聯繫你。」

    楚逸辰站在顧筱筱的身邊,揉了揉她的頭髮。說完話,他就轉身離開,留下顧筱筱一人站在那裡,風中凌亂着。

    顧筱筱在民政局的門口站了好久,她吹着冷風,憂慮的神情讓來來往往的人都在猜測,她是不是被人拋棄了,來這裡離婚的。

    回到學校,寢室中空無一人。顧筱筱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看着手上的結婚證,覺得像是在做夢。

    這小本本是她親自從民政局拿到手的,不會有假。可是照片上的人,卻為何那麼不真實?

    顧筱筱的手指輕輕觸碰着楚逸辰的輪廓,他精緻的五官甚至可以用俊美來形容。她竟然就這麼結婚了,這麼稀里糊塗的,就把自己嫁給了一個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她真是瘋了,才會如此!

第6章 新郎失蹤了

 顧筱筱猶豫了許久,終於還是拿起了電話。

    電話接通,那邊熟悉的聲音讓顧筱筱的眼眶泛紅。

    「筱郗,我結婚了。」低聲開口,顧筱筱訴說着連她都並不能相信的事實。

    「什麼?結婚?跟沐雲帆?」電話那端的人似乎要比顧筱筱激動的多。「顧筱筱你瘋了?」

    「不是,不是和沐雲帆,是和其他的人……」顧筱筱越說聲音越小。

    「你現在在哪?」

    「寢室。」

    「別動!哪都別去!我馬上回來!」

    電話啪的一聲被掛斷,顧筱筱渾身無力的躺在床上,直到寢室門砰的一聲被某人踹開。

    楚筱郗風塵僕僕的回到寢室,摔上門,她兩步來到顧筱筱的床鋪旁,把顧筱筱給拽了起來。

    「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筱郗……」

    看着終於回來了的好閨蜜,顧筱筱委屈的癟了癟嘴。她真的有好多好多的話想和她說,可一時間又不知該從哪裡說起。

    「你別哭啊!」看着顧筱筱泛紅的眼眶,原本氣勢洶洶的楚筱郗一下子就泄氣了。「你不是和沐雲帆結婚?那是跟誰?是不是沐雲帆那個王八蛋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

    「別再提他了,我和他已經分手了。」把頭靠在了楚筱郗的肩膀上,顧筱筱緩緩說出沐雲帆和金婧在一起的事情,聽的楚筱郗咬牙切齒,恨不得手撕了那一對狗男女。

    「所以,你就這麼稀里糊塗的在大街上隨便找了個人,把自己給嫁了?」

    有些事情顧筱筱還是沒勇氣說出口的,例如她和楚逸辰昨晚發生的那些事情……

    「姓什麼叫什麼家住哪裡做什麼你統統不知道,甚至連個電話號碼都沒有,你就,嫁了?」

    顧筱筱點點頭,也覺得自己太過魯莽了。楚筱郗哭笑不得的看着她,真不知該拿這傻子怎麼辦才好。

    顧筱筱和沐雲帆相識十多年,兩人一起從家鄉考到B大,曾是B大有名的模範情侶。沐雲帆是顧筱筱的青梅竹馬加初戀,所以金婧的事對她來說打擊肯定是不小的。

    楚筱郗萬萬沒想到,在自己離開的這兩周的時間,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看着顧筱筱可憐兮兮的樣子,也不忍心再去責備她。船到橋頭自然直,事情總有解決的辦法。

    「你個糊塗蟲,真不知你當初是怎麼考上B大的!」

    手指重重地戳了戳顧筱筱的額頭,楚筱郗這才發現她的體溫有些不對。再仔細一摸,燒的厲害。

    趕緊把顧筱筱推上了床,楚筱郗無奈的嘆着氣。

    顧筱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雖然身子不舒服,但第二天還是準時的起了床。

    「你幹什麼去?」已經穿戴好坐在書桌旁的楚筱郗回頭看她,問:「病的這麼嚴重,還打算去實習?」

    「好不容易才進風揚,不能隨便翹班的。」

    風揚集團,不僅僅是在B城有名,甚至在全國都是無人不知的。風揚的總裁已經毫無疑問問鼎首富的位置,多少國內外的精英都擠破了腦袋想要進到這家公司。

    進風揚實習,顧筱筱可是經過了三輪殘酷的面,從最初的幾百人中被挑選出來的。

    一百比十,這是風揚集團實習生的錄取名額。而想成為正式的員工,還需要一系列的殘酷比拼。百里挑一,這是風揚集團選人的標準。

第7章 新室友

  知道顧筱筱的性子,楚筱郗嘆了口氣,拿她沒有辦法。只好起身穿上了大衣,說:「走吧,我送你過去。」

    昨晚回來的匆忙,所以楚筱郗是開車過來的。把小臉蒼白的顧筱筱送到了風揚集團的樓下,楚筱郗問清楚她下班時間後,就回去繼續忙了。

    不管遇到多麼糟糕的事情,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

    顧筱筱喃喃自語的在心底說道,然後大步向前,衝進了擁擠的電梯裡。

    B大是B城的百年名校,而顧筱筱雖身為B大的高材生,在風揚這種高手雲集的公司里,也是不占什麼優勢的。

    她剛進公司不到一周,因為英語不錯,所以一直在負責翻譯一些文件,其他的事情幾乎與她無關。

    走到辦公桌前,顧筱筱一屁股坐下。不一會兒的功夫,她的桌子上就已經堆起一座小山,看的顧筱筱頭疼。

    忙忙碌碌大半天,不知不覺,天色就暗了下來。顧筱筱埋頭苦幹,直到楚筱郗的電話打進來,她才意識到早就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趕緊急匆匆的收拾好東西跑到樓下。

    「顧筱筱,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公司是你們家開的,你一實習生,至於這麼拼嘛?!」看着抱着一疊資料出來的顧筱筱,楚筱郗哭笑不得的調侃道。

    「比我拼的人多着呢!」顧筱筱氣喘吁吁的跑到楚筱郗的面前,不顧她的掙扎抵抗,抱住了她。「這麼冷的天還來接我,愛你。」

    「顧筱筱你別噁心我!」楚筱郗七手八腳的把她推開,然後開車門把人塞進了車裡,一臉嫌棄。

    車子緩緩駛進B大校園,因為正是下班高峰期,所以回去的時候天已經大黑了。

    顧筱筱兩人一邊低聲聊着天,一邊走回寢室。剛坐下沒有多久,寢室門就被敲響了。

    顧筱筱所在的四人寢,一直只有三個人。她、楚筱郗,還有另外一個讀研的李怡然。不過李怡然最近交了男朋友,時常不回來住。現在已經大三了,顧筱筱和楚筱郗本以為這種情況會一直延續下去,可是……

    「怡然姐回來了……」顧筱筱去開門,口中的話只說到一半,就停住了。因為門外站着的人並不是李怡然,而是金婧。

    「嗨,筱筱,我們又見面了。」金婧笑着和顧筱筱打着招呼,她的手上抱着的,是一卷被子,她身後的人手中也拿了許多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來串門的樣子。

    推開顧筱筱,金婧徑直走進了寢室,將自己的東西放在了那個一直沒有人住的地方。

    「你來幹什麼?」楚筱郗披着衣服,心中已經隱約的有了猜想。

    「以後我們就是室友了,還望兩位,多多關照。」

    金婧的笑容,就像是一杯放多了砂糖的牛奶,膩的顧筱筱和楚筱郗都不舒服。兩人對視了一眼,無言。金婧的母親是她們系的老師,就憑這一層關係,她們兩個也無可奈何。

    所有的好心情全部隨風而散。對於金婧的到來,顧筱筱和楚筱郗兩人心裡都明白,這不會是那麼簡單的。但她究竟想要做什麼呢?沐雲帆已經是她的人了,不是嗎?

第8章 以後還會再遇到他嗎

「筱筱,我有點餓了,陪我去吃點東西。」

    楚筱郗目光陰沉的看了看金婧,然後就拽着顧筱筱離開了寢室。走出房間後,兩人都不約而同的長舒了一口氣。

    「美好的二人世界,就這麼結束了。」望着顧筱筱,楚筱郗一臉悲傷的說。

    「也沒那麼糟啦!說不定她和怡然姐一樣,不經常在呢?」顧筱筱安慰道。

    「和怡然姐一樣?」楚筱郗嗤鼻一笑,「你的意思是,她晚上會住到男寢去嗎?」

    楚筱郗的話說出的一瞬間,顧筱筱的表情有了不自在的僵硬。

    「筱筱。」楚筱郗注意到了她的反應,「我知道這話或許我不該說,但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和沐雲帆,已經結束了。你不該再留他在心裡,他不配。」

    顧筱筱聽完她的話,緩緩點了點頭。她垂着頭,所以楚筱郗並不能清楚的看到她臉上的神情,但她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和那抹苦澀的笑容,還是能看得見的。

    「我知道。」

    兩人手挽着手,慢步走在校園中。天雖然沒有下雪,可還是陰沉沉的。

    「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顧筱筱輕聲和身邊的說訴說着自己的心事。「你也知道的,我和他從小一起長大,有些事也不是說忘就能一下子忘了的。說實話,他背着我和金婧走到一起這件事,我真的一點準備都沒有。因為在我印象里,他不是這種人。」

    「人是會變的。」

    「是啊,人是會變的。」顧筱筱幽幽的重複着楚筱郗的這句話。「這兩天我也想了很多,沐雲帆是個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該做什麼的人。他在這個時候選擇了金婧,究竟是因為喜歡,還是其他的原因,我也有猜想過。」

    「總之,他有他的抱負、他的理想,而我也有我的選擇。」顧筱筱目光堅定的看向楚筱郗,「你是知道我的,一旦決定不要了的東西,不管他變得有多麼的好,我都不會再要了。」

    「說的好!」楚筱郗拍了拍顧筱筱的頭,「那種渣男根本就配不上你,等姐姐我給你找個好的!」

    「筱郗,你不要仗着比我高半頭就總打我的腦袋,會變笨的!而且難道你忘了,我已經是結了婚的人了……」顧筱筱越說聲音越小,最後都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不要見人了。

    提到結婚的事,楚筱郗也是頭疼不已。無奈的看着手足無措的顧筱筱,她猶豫了一下,問:「筱筱,外婆知道這件事嗎?」

    顧筱筱是個孤兒,她從小被外婆從福利院抱養回家,只有那麼一個親人。

    「這種荒唐的事情我怎麼敢告訴她。」顧筱筱低着頭,摸了摸鼻子。「車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算一步吧。」

    腦海里浮現出楚逸辰的模樣,顧筱筱的心是懸在半空中的。連一個聯繫方式都沒有,她以後還會再遇到他嗎?如果遇不到,她又該怎麼辦……

    顧筱筱沉默的站在那兒,不再說話。楚筱郗看着她的樣子,心疼。


发表评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