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早起,她熟練的吃下事後藥:「不用擔心,我已經做好安全措施。不會留下後顧之憂。」「吃過藥,就不要浪費藥效了,」他嘴唇微勾,把圍在腰間的浴巾一扯,「在24小時內,我還可以——睡你很多次,而且不用擔心會製造

早起,她熟練的吃下事後藥:「不用擔心,我已經做好安全措施。不會留下後顧之憂。」「吃過藥,就不要浪費藥效了,」他嘴唇微勾,把圍在腰間的浴巾一扯,「在24小時內,我還可以——睡你很多次,而且不用擔心會製造
2022-09-02 13:40:10
2022-09-02 13:40:10

第1章 24小時的效用(1)

山頂的歐式建築的花園內,分外寧靜。

        二樓豪華的臥房,從門邊一路蜿蜒到床腳,一地凌亂。鬆軟的波斯地毯失去了往日的平整,散落着男人精工縫製的西裝外套,襯衫和西褲。女士玫瑰色的BRA和同款的底-褲很沒形象的甩在床腳。

        而最可憐兮兮的是一件秀氣的真絲睡裙,被毫不遲疑的撕成兩半,零落在了枕-邊。

        睡裙旁邊,顧青青艱難的挪動一下身體。劇烈運動過後的不適感,就像是被重型卡車來回碾過一樣,全身上下每一塊骨頭都像是被拆開了又重組了一樣,疲累的連指尖都失去了力氣。

        顧青青看着屋頂豪華的歐式水晶吊燈發呆。昨晚,媽媽打電話來。自己那個一天到晚遊手好閒,只會惹事的哥哥因為喝酒打架把人家店子給砸了,需要賠償三十萬,不給錢,就得坐牢。

        在給他打這個電話的時候,她就知道,他一定會收取「報酬」。不,就算沒有這件事情,今天也到了每月一次的「例行公事」,他與她的關係合理合法,她根本沒有理由拒絕。

        再說,這種事情已經過了三年了,應該早就習慣了——不是嗎?

        等稍微恢復了一點力氣後,她艱難的靠在床頭,一隻手拉開床頭櫃。找到一個白色的藥瓶,熟練的倒出一顆。

        她手裡握着藥,剛準備伸手去拿床頭柜上的玻璃杯,浴室的門,一下子開了。

        剛剛洗過澡,男人褐色的發還濕漉漉的,略長的劉海慵懶的貼着飽滿的額頭,幾滴調皮的水珠,順着曲線分明的臉部落下,滑過健碩的身體,隱沒在松松系在腰間的白色浴巾內。

        屋子裡一片安靜,沒人說話。

        半天,顧青青吃下藥,揚起脖子,喝下一大口水,將藥片順利的吞咽入腹。

        她的唇角牽出一絲輕笑,握着杯子的手指握緊,有些黯啞的聲音平靜的說:「不用擔心,我已經做好安全措施了。不會給你留下後顧之憂。」

        男人琥珀色的眼瞳在聽到她的話的一瞬,驀地一閃。之後,他唇角的弧度,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最後,勾出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

        「哦,是嗎?」男人修長的腿一抬,邁步到了她的床邊,嘶啞的聲音,像是一杯醇厚的黑咖啡。她下意識的往後退,往後退——儘管後背已經貼着牆壁,她還是忍不住想要逃開。

        「你躲什麼?」居高臨下,男人略有些青色胡茬的下巴微微揚起,他高大的身軀仿佛一座山,遮掩住了身後所有的光芒。

        修長的身體下壓,靠近她,長手一伸,她下意識的閃躲,卻沒想到,男人的手一轉,握住放在床邊的藥瓶,指腹輕輕摩挲着。

        「這藥的效用,是24小時的吧?」

        顧青青聲音有些顫:「你什麼意思?」

        男人另一隻手,帥氣的把圍在腰間的浴巾一扯,隨手一扔,「——既然你已經吃過藥了,我們就不要浪費藥效了。在24小時內,我還可以——睡你很多次,而且不用擔心會製造出一個孩子來惹麻煩。是吧?我-親-愛-的-老-婆。」

第2章 24小時的效用(2)

顧青青醒來的時候,屋子裡已經是一片昏暗。

        擁着被子坐在床頭,意識還處在游離狀態,眼神有些空茫,直到屋子裡的老式黃金座鐘「噹噹噹噹」的敲了四下,才慢慢的回過神來。

        身邊的床鋪早已經空了,冷斯城昨晚上完畢之後,連在她身邊多躺一分鐘都不樂意,穿上衣服就坐車離開。

        時間還早,可天似乎要下雨似的,陰沉沉的,不時有幾團黑雲翻滾,悶悶作響,似乎還在醞釀一場大的風雨。

        她的心,也如同山雨欲來風滿樓,沉沉的,悶悶的,像是被關進了牢籠,憋悶的快喘不上氣來。

        他們的婚姻,無關於愛情,更像是一場「交易」。

        翻了個身打算再次睡去,一個電話突然打了進來。

        ----

        晚上八點半。

        皇霆娛樂舉辦的明星慈善之夜,匯集了燕城無數名流淑女。

        顧青青修長秀氣的眉宇輕輕皺起。站在走廊上,還能聽到大廳里悠揚的音樂聲和喧譁的人聲。傍晚接到電話,她負責的小組遇到了一個超級麻煩的客戶,又挑剔又難纏,還指定要在這裡談合作。

        即使知道,今晚上的宴會是他舉辦的,她也只能硬着頭皮過來。

        不過,宴會已經開始半個小時了,如果他要來的話,應該早就到了,不會等到現在吧?

        真心希望,在這裡不要見到他……

        深呼吸,推開宴會廳的側門,乾淨透亮的眼瞳四下流轉,大廳里人頭攢動,連那個客戶的影子都沒找到,卻聽見滿場都是對冷斯城新「yan-遇」的議論聲。

        「聽說了嗎,冷斯城又換了個女人,貌似是新晉躥紅的小花旦,叫陳文捷的。」

        「急什麼,反正三個月以後,冷大總裁又會換別人。」

        「那又怎樣?他可是冷斯城!只要能跟他扯上關係,他不僅不遺餘力的捧你上位,車子房子首飾也流水般的送過來。最重要的是——他還長得那麼帥!」

        「他外面再奼紫嫣紅,家裡也有一個明媒正娶的老婆。」

        「老婆?不過是運氣好罷了!那樣的家庭出身,居然也能嫁給他!沒有結婚照,沒有鑽戒,也沒有婚禮,結婚三年,肚子裡一點動靜都沒有,很快就要下堂讓位了吧?」

        顧青青從旁邊經過,聞言連眉毛都沒皺一下,裙角一晃,朝大廳一側擺放着沙發處走了過去,落落大方的向一個中年男人打招呼:「您就是黃總吧?我是明晟廣告的負責人。」

        黃總被打擾,十分不滿的皺了皺眉頭,轉頭一看,才發現面前這人是個難得一見的大美人。細腰盈盈一握,雙腿筆直修長,帶着一點點自然微卷的烏髮隨意的披散在耳後。

        尤其是那雙眼睛,瞳仁清澈,平靜之中透着一抹淡雅和疏離,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迷人味道。

        黃總心頭一盪,剛要和她認識認識,忽然間大口門傳來一陣喧譁聲。顧青青淡然的看向門口,卻在看到來人的一瞬間,驚慌的低頭。

        冷斯城,居然來了!

第3章 24小時的效用(3)

該死的,宴會都已經開始半個小時了,他怎麼在這個時候才出現!

        而且,站在他身邊,挽着他的手一起出現的那個女人,就是傳說中的緋聞女友——陳文捷吧?

        冷斯城琥珀色的瞳仁眸光淺淡,看着蜂擁而至想來套近乎的人,他連應付着打聲招呼都欠奉。轉身,長腿一邁,徑自走到大廳一側的沙發處。高大的身體陷入在柔軟的沙發里。

        他剛剛坐下,侍從就端着托盤上前,隨手一伸,拿起一杯香檳,輕輕一抿,薄唇頓時沾染上一抹醉人的酒色。

        陳文捷側身,挨着他坐着。深V領的小禮服,將她胸前四兩擠得格外波瀾壯闊,一張艷麗的臉上笑意瑩然,無聲的向所有人昭示着兩人的親密關係。

        看到冷斯城轉身來沙發這邊坐下,大廳里的人又立馬轉了方向,往沙發邊沖了過來。

        顧青青原本就在沙發邊,等冷斯城往這裡走了以後,她相當「識趣」的低着頭往後退。

        不能被他看到,也不能被他發現,她今天跑到這裡來,是為了一個在他眼裡連一根小手指頭都比不上的小破廣告公司,那區區10萬塊的廣告合約爭取客戶。

        冷斯城早有命令,不准她出來工作。冷氏集團少董,皇霆娛樂總裁的妻子,絕對不能去外面的公司對別人卑躬屈膝,他丟不起這個人!

        顧青青往後退,後面的人卻想往前擠,一出一進,不知道是誰不小心推了她一下,她沒站穩,差一點跌倒在地。慌亂間,一把抓住沙發邊緣的臂托,好容易穩住身形,忽的手腕一疼,一隻冷冷的,骨節分明的手指,已經握住她纖細的手腕。那濕冷的指腹輕壓的觸感,還有掌心熟悉的糾纏紋路——這是冷斯城!

        顧青青背後已經泛起一層細密的冷汗。

        完蛋了,被冷斯城發現了!

        冷斯城坐在沙發上,英俊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眼瞳里也沒有泛起任何一縷的情緒。好像不認識她,從來都沒有和她親密過一樣。

        她心慌意亂,想把手抽出來。用力了幾次,不僅僅沒有逃脫桎梏,握力反而越來越大,像是要把她的骨頭捏碎一樣。

        他越不放開,她就越緊張,連聲音都有些結巴了,「手,手。」

        顧不得許多,用盡力氣想把手從他的桎梏中抽了出來,沒想到,冷斯城卻忽然一松,她一下子用力過猛,後退兩步,差點摔倒。為了避免陷入麻煩,讓其他人看出他們之間的關係,她立即開口:「冷總,謝謝你。」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叫他「冷總」的時候,冷斯城雖然面色依舊平淡,但瞳孔卻微微的收縮了一瞬。

        大廳里,詭異的相當安靜。

        在安靜的氣氛里,冷斯城抬眼看她,幽深的眸子裡,似乎有什麼情緒在匯集。

        「冷總?」他一字一句的說着,雖然在笑,可眼裡卻難掩一抹陰鶩之色:「這位小姐,你長得很面善啊。我們是不是曾經見過?」

第4章 24小時的效用(4)

顧青青更是緊張,剛剛抽手的時候她情急之下用力過大,再加上昨晚上被冷斯城折騰的不輕,身上還疲乏的很,掙脫的時候沒站穩,往後退了幾步,現在只怕全場人的目光都匯集在她的身上。

        「沒有沒有,我們是第一次見!」顧青青立即搖頭,笑容有點兒尷尬。

        旁邊,冷斯城的目光似乎越來越陰沉,唇角抿起的弧度,也漸漸加深——熟知他的品性的顧青青知道,這是他發怒的前兆!

        還想說些什麼,旁邊,陳文捷手臂一伸,摟住冷斯城的胳膊,柔軟的身體緊緊貼在他的身上,好像在她這個正牌老婆面前宣誓自己的「主權」似的。臉上雖然掛着笑,美眸卻上下掃了她好幾眼:「冷總,不介紹介紹這位小姐嗎?」

        冷斯城微微閉上眼眸,平靜到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隔了一會兒,他才睜開眼瞳,聲音更是冰冷至極:「沒聽見她說嗎,一個陌生人罷了!」

        之後,他像是對她完全失去了興趣,與人觥籌交錯,談性甚歡,卻再也懶得多看她一眼。好像她是他眼前的一粒塵埃,別說費心思重視她,連看一眼都顯得多餘。

        隨着冷斯城對她的「漠視」,場內其他的人也隨之對她失去了興趣。沒人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沒人猜到,她們剛剛嘴裡那個即將下堂的冷斯城明媒正娶的太太,就在她們眼前!

        顧青青悄然退了出去。

        走廊里空無一人,顯得清冷蕭疏了許多。顧青青呼吸着清新的空氣,胸口那股煩悶的氣息也消散了不少。

        昨晚上冷斯城把她折騰的不輕,今天晚上又跑來談合作。身上累,心也好像被捆上了石頭丟進了河水裡,一直靜靜的沉,沉,沉。

        自從三年前嫁入冷家,就好像被關在籠子裡的鳥。不是那種被小心珍藏的金絲雀,只是一隻被人厭惡的麻雀。

        剛剛那些人說的沒錯,自己根本「配不上」冷斯城。爸爸喝酒打牌,媽媽當人保姆,哥哥整天遊手好閒。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情,自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嫁給他吧?

        也許,他終有一天會厭惡了她,毫不留情的把她休掉,再去迎娶一個門當戶對的千金小姐。

        就算他不和她離婚,她也快要堅持不住了。他們倆的婚姻更像是一個笑話,她嫁給他以後一直在念書,根本沒有收入,他也不准她出去工作。住的豪華吃的精緻,卻窮的像是一個乞丐。

        ——除了,每個月給她生活費的那天,他就會出現「臨-幸」她一把,順便留下一萬的生活費。或是,每次哥哥闖禍,她打電話求他解決的時候,他會順理成章的和她睡一晚,當成是「報酬」。

        晚上什麼都沒吃,可她卻一點胃口也沒有。胸口隱隱有些發酸,應該是胃液吧。她有胃病,每次吃事後藥的副作用都很大。

        想去洗手間漱口,一拉開門,就看到了陳文捷!

第5章 24小時的效用(5)

洗手間裡水聲嘩啦,陳文捷對着鏡子左瞄右照,似乎對自己臉上的妝容不滿意,掏出化妝包來,打開粉撲,細細的補妝。

        她對自己的容貌一直很自信。瓜子臉,腰細腿長,不用燙髮,也有一絲微卷。全身上下唯一動過刀子的地方是她的眼睛——原本的小眼睛單眼皮,開了眼角割了雙眼皮之後,也變成了明眸皓齒的大美女。

        但是娛樂圈,不是長得漂亮身材夠好就能混出頭的。眼看着身邊的女藝人,一個個靠着這個老闆那個大哥混出頭來,她哪裡能甘心?

        恰好此時,冷斯城橫空出世。他是燕城最有名的名流公子,市值數百億的冷氏集團的繼承人。

        如果有人覺得他是個只會敗家的富二代,絕對是小瞧他。冷斯城學的是計算機,在念大學的時候,自己就組建了視頻網站娛樂TV,還子承父業的玩起了娛樂業,皇霆娛樂和娛樂TV相輔相成,成為造星利器,捧出無數當紅小生花旦。

        偏偏他又長得英俊瀟灑,往人堆里一站,場內的所有目光都會自動匯集到他的身上,任誰也忽略不了。

        這樣的男人,即使有位「明媒正娶」的妻子,也絕對不會影響他的「市場」。結婚三年多來,他身上緋聞一直不斷。女人換了一個又一個,卻沒見到他為了任何一個女人流連不舍。

        她一定要把握住這樣一個男人,不僅僅為他的錢,為他英俊的容貌,更是為他皇霆娛樂的總裁身份!

        今天晚上氣氛不錯,一定要努力,爬上他的床!

        就在這個時候,顧青青走了進來,對着洗手間的大鏡子,看到了她。

        正妻VS新晉小三,單獨照面!

        雖然剛剛在大廳里打了個照面,可她剛剛全幅精力都放在了冷斯城身上,也沒怎麼注意陳文捷的身材和長相。

        也許是冷斯城的緋聞看得多了,聽得多了,也——麻木了,她居然沒有第一時間衝上去「手撕小三」,而是心平氣和的依靠在門邊,微微揚起下巴,看着鏡子,對她評頭論足起來。

        陳文捷的確是個美人。畢竟是明星出身,妝容,面貌都無可挑剔。

        不過,比起她的漂亮來,顧青青更是注意到她微卷的柔順長發,纖細的腰身,修長筆直的腿。

        呵,不得不說,冷斯城找女人的口味還是如此的——一如既往。

        顧青青看陳文捷的時候,陳文捷也在看着她。面前的女人容貌精緻端麗,身上的衣服雖然普通了一點,卻難掩她完美的身材。尤其是那雙眼睛,沒有在娛樂圈裡摸爬滾打的世俗氣息,顯得乾淨明澈。

        不過,陳文捷畢竟是明星,被人多看兩眼也不會覺得奇怪。而且,冷斯城又說和她不認識,她也沒必要多關注。

        補完了妝容,陳文捷收起了化妝包,踩着高跟鞋,走到門口。

        擦肩而過的瞬間,顧青青偏頭看了她一眼,有點兒意外的發現——陳文捷的眼睛,居然和自己有點像。

第6章 24小時的效用(6)

不,不如說,除了這雙眼睛之外,其實和那個人……

        在她發愣的時候,陳文捷已經走了出去。她也準備出門,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是她的死黨李悠悠。

        「悠悠,什麼事?」

        「什麼什麼事?」電話那頭,李悠悠急切的大嗓門響起,「你知道嗎,冷斯城那個花心大蘿蔔又換了一個女人,是我們公司的藝人,叫陳文捷的。」

        顧青青看着陳文捷離開的方向,點點頭:「知道啊,我還——看到她了。」

        「什麼,你看到她了?你看到她了怎麼也不衝上去給她兩巴掌?」

        「我衝上去做什麼?」顧青青的臉上,揚起一個嘲諷的笑意,「就算不是她,也會有別人。這三年來,冷斯城的女人三個月一換,都快組成『金陵十二釵』了。難不成我各個都要收拾?」

        「那也不能就這麼站着看啊!」

        「悠悠,你知道的。」顧青青長長的出了口氣,眼神中難掩一抹傷感,「冷斯城是因為什麼原因娶我的。他跟我結婚,根本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

        「那又怎麼樣?既然娶了你,就有管好他下-半-身的義務!」

        顧青青揚起頭,平靜中有一絲無奈,「我哥昨晚上跟人打架,需要賠償30萬。」

        李悠悠頓時啞然。

        「30萬,一個電話他就搞定了。」顧青青苦笑一聲,「欠債的是我哥,還錢的——就只有我了。說老實話,我很感謝他,要不是他,我哥可能就要坐牢了。」

        「你媽和你哥哥真是……」李悠悠也無語了。

        她跟冷斯城之間,早就有過「協議」。他的私事,他的緋聞,她沒權利過問。甚至——連開口結束這段婚姻的資格都沒有。

        她剛在門口,視線不好,一出門,恰好和男洗手間出來的一個男人撞到了一起。

        「抱歉。」顧青青立即道歉。可剛轉身,就被那個男人叫住:「請等一等。」

        聲音溫純,像是三月的春光。顧青青轉頭,這才看到那個被她撞倒的男人,穿着銀色西裝,身材修長,溫潤如玉的臉上噙着一抹笑意。

        「有事?」

        那男人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手機來:「這是你的吧?」

        顧青青看了一眼,還真是:「不好意思,剛剛是我不小心撞了你,你還特意追上來還我手機。」

        「不要緊,東西物歸原主就好。」那男人把手機還給她,映着融融一抹月光,顯得溫純雅致。

        顧青青點點頭,「謝謝。」

        男人笑着轉身,「不客氣。祝你擁有一個愉快的夜晚。」

        顧青青沒想到的是,剛剛離開的男人,微微眯起眼睛,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意:「那個女人,好像是冷斯城的……」

        ----

        顧青青低着頭檢查手機,手機一切正常,只是電話掛斷了。

        剛發了條短信給李悠悠,就低電關機,忽然,一隻強健的手臂從她身後伸過來,將她一把拉扯到一間黑了燈的包間裡,按在牆壁上,緊接着,一個火熱的吻將她瞬間席捲!

第7章 24小時的效用(7)

顧青青整個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到了!嘴唇被那人封上,她不能呼救,只能靠身體的力量拼命反抗!

        那男人似乎感覺到她的掙扎,高大的身軀瞬間下壓,將她整個人牢牢鎖死在牆壁上!大手將她推據的雙手手腕死死握住,壓在她的身側。察覺到她的腿彎試圖襲擊,那人乾脆用自己一條腿,強勢的擠-入她的腿-間,制止她的反抗!

        只是,在掙扎間,那男人身上熟悉的氣息和強悍的力道,以及他斜紋西裝的熟悉面料,甚至是他身上縈繞着的,陳文捷的香水味——這是冷斯城?

        正當她疑惑的時候,男人突然間撬開她的牙齒,濃郁的酒氣和煙草的味道,混合着一股清新的薄荷香氣,瞬間闖了進來!

        顧青青嚇了一跳,條件反射的拼命掙扎,那男人把她的兩隻手拉到頭頂,用一隻大手緊緊壓在她的兩手上。騰出來的一隻手,一把捏住她小巧的下巴,讓她的腦袋不能左右搖擺。同時,壓在她身上的身軀用力,用力,像是要把她完全釘在牆上似的,一點一點的奪取她肺部的空氣。

        她不能逃離不能呼吸,眼睜睜的看着包廂門自動帶上,將包廂和走廊隔絕成兩個世界!

        一直到她完全軟下了身體,男人才離開了她的嘴唇。頭一偏,靠在她的腦袋邊喘氣,呼吸。

        借着包廂內的煙霧探測器傳遞來的微光,她定睛一看,那熟悉的稜角分明的面部曲線,果然就是冷斯城!

        可是,他怎麼會在這裡?他不是和陳文捷在一起嗎?

        冷斯城平復了呼吸之後,修長的身體緩緩離開了她的身邊。

        「冷……斯城,怎麼是你?」

        男人陰沉着臉,高大的身體,隱沒在包廂漆黑的角落裡,像是包含了極大的怒意。原本英俊的眉宇,也藏不住體內奔騰的巨大戾氣。

        顧青青下意識的往旁邊退了一步。結婚三年,冷斯城在她面前一直是陰晴不定的,可如果他露出這樣的眼神,就證明——他真的很生氣。

        而後果,相當嚴重!

        男人微微抬眸,唇角牽起一絲冷笑,他一隻手壁撐在牆上,阻擋住她逃離的步伐,修長高大的身軀緩緩壓了下來,仿佛一座山,帶來極強的壓迫感。

        「冷……斯城,你,我……」她更是緊張,被他幽暗的眼神近距離的逼視,有點兒手足無措的感覺。

        「怎麼,不叫我『冷總』了?」最後一個字,微微的揚起,像是戀人間親密的呢喃,可是,他略微眯起的瞳孔,卻折射出一絲危險的光芒!

        努力平復下瘋狂跳動的心臟,她微微垂眸,努力想着理由:「我只是覺得……那樣,不好。」

        冷斯城沒理會她的回答,另一隻手,從她的額角,順着她的面部輪廓,一點點游弋下來。明明溫柔的像是撫-摸,可他的手指太冰,眼神太冷,就像是被毒蛇緩緩吐着的蛇信掠過一般,全身上下都起了雞皮疙瘩!

第8章 24小時的效用(8)

「有什麼不好?嗯?」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手指已經緩緩游離到她的嘴唇上,有些冰冷的手指,在她柔軟的嘴唇上來回的輕撫。

        還沒等她回答,他又拋出一個問題:「你今晚怎麼會來這裡?」

        她就知道,他此時出現,是為了「算賬」的!

        「我……」她一時語塞。不能被他知道,自己出來是談生意的。

        說真話不行,說謊話,一時間,她又能編造什麼可信度高的謊言?她定了定神,努力保持着鎮定,「我聽說,今晚皇霆娛樂要舉辦這個宴會。」

        頓了頓,隔了幾秒鐘,又緩緩補充:「你會帶你的新女伴過來,我……我想來看看。」

        冷斯城沒有回答,包廂里詭異的沉默,顧青青飛快的抬起頭來看他一眼,只見冷斯城修長的眉峰輕輕挑了挑,手指也游離到她的下巴上,眼神一直在瞄着她剛剛被捏出一道指痕的下巴,輕輕摩挲着。

        他往前微微伸了伸頭,薄軟的唇角,準確含住了她柔軟的耳珠。細細的舌尖一卷——她整個人就像是被電擊過一樣,從頭頂到尾椎骨到腿骨再到趾骨,一層層往下過電,最後連腳趾都是蜷縮的。他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帶着一貫漫不經心的邪惡和慵懶,像是從地獄中走來:「是嗎?你覺得她怎麼樣?」

        「我……」顧青青沒想到他會這麼問,一時間整個人都頓住了。

        心裡莫名有些酸澀。

        不管怎麼說,她現在都是冷斯城的妻子。他在外面怎麼玩,她都知道,自己沒有資格,也沒有權力去過問。他帶着他的各色女伴參加各種宴會,毫不掩飾的顯露自己的風-流,卻從來不將她帶去任何公共場合,羞於介紹她的身份。她也都認了。

        可他居然……無恥到,在自己面前,公然討論起他的「小三」來,他覺得她應該怎麼回答!

        她微微低頭,緩和了很久才開口:「她……很漂亮。」

        冷斯城一句話都沒接,顯然,只說這麼一句,他是不滿意的。

        顧青青想了想,又添了一句:「……身材也很好。」

        冷斯城微微抬起下巴,看着她低頭思索的側臉,英俊的面容看不出多少表情,半天才問:「還有呢?」

        她一下子被問住了。微微垂下的雙眸,和不斷起伏的胸膛,顯示出她像是在思考些什麼,冷斯城也不說話,目光卻一直緊緊盯着顧青青漂亮的臉龐。

        包廂里,一瞬間安靜如許。

        隔了一會兒,顧青青才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微微抬頭,迎向冷斯城幽暗的眼瞳,抿了抿唇,不急不緩的張口:「她,長得很像……」

        冷斯城有點兒愣住了,甚至於,正在她的下巴上流連不去的手指,也停在了那裡。隔得那麼近,雖然光線不明,可顧青青,似乎還是在他的眼裡,看見了一絲驚訝,一絲狼狽,一絲躲閃,一絲恍惚,以及——連她都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第9章 24小時的效用(9)

心裡的一塊地方,驀地有那麼一點兒痛楚。所以,無論找了多少個女人,全都是細腰長腿,微卷的長髮披肩——也包括她。

        「像那個……」「她」字只發了一個「T」的音節,包廂里,氣氛瞬間一凝!

        冷斯城臉上的驚訝,狼狽,閃躲,恍惚,瞬間消失不見。

        眼神微微一沉,忽的一下一用力,死死掐住她小巧的下巴,迫使她的臉正對着他!

        「整天說像這個像那個,那你知道,她們是怎麼『討好』我的嗎?」冷斯城眼瞳猛地收縮起來,像是針尖一樣!貼身剪裁的西裝,此時也隨着他劇烈起伏的胸膛而急速的擴張,他的身體裡像是蘊含着一座活火山,隆隆作響,即將噴發!

        「我……」他掐着她下巴的手極重,如果這手指是捏在她的脖子上的,她根本不用懷疑,他此時更想捏斷她的脖子!

        她絕對是瘋了,結婚三年,那個名字就像是禁忌一樣,她從來不敢觸碰,更不敢提。她以為她自己是誰?不過是他「好心」娶回來的平凡女孩,要不是因為那件事情,她根本不可能跟他結婚,也和他不會有半點干係!

        「你是我冷斯城的妻子!」他忽的一下,把她拉到一邊的沙發座上,將她用力一推。顧青青猝不及防的摔倒在沙發上,他高大的身軀的緩緩靠近,聲音冷得象冰:「夫妻之間,做夫妻之事,天經地義!你不是特意過來看看那些女人是什麼樣的嗎?你也跟她們好好學學,怎麼『伺候』你的丈夫!」

        她從未見過此刻模樣的他,英俊的眉眼帶着前所未有的怒氣,像是地獄來的惡魔一樣!

        他壓低下身子靠了過來,彼此吞吐着彼此的氣息,他的眼神讓她感到害怕,忍不住推開他,往後退,退,一直退到角落裡:「我,我要走了!」

        恰好此時,門口有高跟鞋的聲音經過,一個女人焦急的聲音在呼喊:「冷總,冷總,您在嗎?」

        是陳文捷!

        顧青青立即說:「冷……斯城,那個女明星來了,你……」

        她一瞬不瞬的盯着冷斯城,聲音裡帶着無可抑制的顫抖!

        回答他的,是冷斯城毫不憐惜的壓下來,用腿長手長的優勢,死死制止住她身體的反抗!

        冷冷的一句話,就這樣砸在她的頭頂:「怎麼,你想要她進來『指導指導』你嗎?」

        顧青青臉上的表情完全凍住!她沒有想到,冷斯城會說這樣的話,會有這樣——無恥到極點的想法!

        見她不再反抗,冷斯城的睫毛微微顫了顫,將自己眼底更多的情緒,全部隱藏起來。而後,他再不遲疑,大手一分,肩帶被他粗野的拽了下來,衣服滑落,露出胸-口大片大片晶瑩的肌-膚。禮服被他找准了拉鏈,強制性的剝了下來!

        「冷,冷斯城……」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冷斯城!像是野獸,像是毒蛇,又像是惡魔,好像瞬間就能把她撕碎!


发表评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