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綿綿,嫁給我,你會得到一個有錢有顏,寵你上天,還能幫你虐渣渣的絕世好老公。」 一不小心,喬綿綿惹上雲城身份最尊貴顯赫的男人墨夜司。 很快,全城的人都知道曾揚言終身不娶的墨少娶了個心頭寶回

「綿綿,嫁給我,你會得到一個有錢有顏,寵你上天,還能幫你虐渣渣的絕世好老公。」 一不小心,喬綿綿惹上雲城身份最尊貴顯赫的男人墨夜司。 很快,全城的人都知道曾揚言終身不娶的墨少娶了個心頭寶回
2022-09-02 13:12:50
2022-09-02 13:12:50

第1章 你有看到我未婚夫嗎?

 雲城。

    帝爵酒店。

    今晚是雲城名門之一的徐家在這裡舉辦晚宴。

    喬家雖然落了勢,但喬綿綿憑藉蘇氏少東未婚妻的身份,陪同她的未婚夫蘇澤出席了這次宴會。

    盛夏。

    樓下梔子花開得正好,微風掠過,有陣陣花香飄上來。

    酒喝的有點多,喬綿綿站在大廳外的陽台上,吹了好一會兒風,才感覺頭沒那麼暈了。

    返回大廳時,喬綿綿沒看到蘇澤。

    跟隨他們一起過來的喬安心也不見了身影。

    她到處找了找,拿出手機撥打蘇澤的電話,響了很久,蘇澤也沒有接。

    再打喬安心的手機,也是響了很久,卻沒人接。

    喬綿綿低頭看着手機,臉色微微一變。

    她忽然想起今晚蘇澤來喬家接她,她在樓上換好衣服下去,看到蘇澤和喬安心坐在沙發上說話,兩人挨得很近,姿態顯得很親密。

    喬安心還伸手抱了下蘇澤的手臂。

    想到這裡,她臉色有點蒼白。

    她找來一個服務生問:「請問,你有看到我未婚夫嗎?他姓蘇,這是他的照片。」

    喬綿綿將手機里給蘇澤拍的照片翻給服務生看。

    服務生瞥了一眼,抬頭看她時,目光有點奇怪,眼裡似乎還帶了點同情:「你說這位先生?我剛才看到他好像朝那邊走了。」

    *

    酒店庭院裡。

    游泳池邊的一顆大樹下。

    暖色的燈光淺淺一層投落在地面上,樹下一對熟悉的人影纏綿擁抱在一起。

    「阿澤哥哥……」

    女人聲音低柔,嬌媚,一雙白嫩的手摟着男人的脖子,小鳥依人般的靠在她懷裡。

    男人似乎有所顧忌,四下看了看,伸手將她推開了一些。

    女人馬上又纏了上去。

    「阿澤哥哥,你幹嘛推開人家……」

    在蘇澤朝喬綿綿這邊看過來時,喬綿綿立刻閃身到了一個遮擋物後面。

    她聽到蘇澤說:「安心,你剛才說要給我一個驚喜,到底是什麼事?」

    喬安心聲音甜如蜜,似乎還含着幾分嬌羞,輕聲說道:「阿澤哥哥,我懷孕了。」

    一瞬間,喬綿綿如被雷擊。

    她驚愕的睜大眼,臉色一瞬間慘白如紙。

    「什麼?!」蘇澤也是很驚訝的樣子,「你說你怎麼樣了?」

    「阿澤哥哥,我懷孕了!」喬安心撲入他懷裡,伸手抱住他,一臉幸福的表情,「我懷了我們的寶寶。你很快就可以當爸爸了,你高興嗎?」

    蘇澤低頭,滿臉驚愕,眉頭輕輕蹙了起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是一個月前。」

    喬安心倚在蘇澤懷裡,微微抬起頭,目光朝着喬綿綿藏身的那一處地方看了過去。

    她勾勾唇,眼底閃過一絲涼意,唇角噙着的笑容也透出幾分挑釁:「那天,姐姐去劇組拍戲了,我們在你家飄窗上做的那一次。」

    一個月前,她去拍戲的那一次?

    喬綿綿身體晃了晃,一陣頭暈目眩。

    蘇澤家的那個飄窗……

    她曾經最愛躺在上面看書。

    想到這裡,她胃裡翻騰起來。

    喬安心又說了些什麼,喬綿綿卻一個字都沒聽清了。

    她大腦里一片空白。

    過了一會兒,她忽然聽到蘇澤說道:「走吧,該回去了。我們出來太久了,她會起疑心的。」

第2章 準備了一份禮物送給你

兩人溫存完,轉身往返回大廳的方向走。

    喬綿綿臉色蒼白,心像是被撕開了一道口子。

    她紅着眼抬頭看過去,見蘇澤摟着喬安心的腰朝她這邊走了過來。

    眼見着兩人越走越近,她心裡一慌,轉身跑着離開了。

    *

    喬綿綿整個人都渾渾噩噩的,不知道是不是酒的後勁散發出來了,她開始感到頭暈。

    奔跑中,她看到迎面走過來幾個人高馬大的黑衣男人。

    她不小心撞到了其中一個人。

    正要開口道歉,卻被那人一把抓住,聽到他在說:「就是她。人找到了,帶走!」

    什麼就是她?

    他們是不是找錯人了?

    喬綿綿掙扎了兩下,想要反抗,身上卻一點力氣都沒有。

    頭越來越暈,意識也漸漸模糊……

    *

    總統套房樓層。

    酒店電梯門打開。

    一群保鏢和酒店工作人員簇擁着一個外貌極為出色的男人走出來。

    男人氣場極為強大,五官冷峻精緻,臉上的每一個部位,都是筆墨難以描繪的精緻完美。

    至少一米八六以上的身高,身材比例比走T台的超模還要好!

    他穿着一身剪裁精緻合體的手工定製西服,袖口處和胸前的鉑金紐扣在水晶燈的照耀下,折射出璀璨奪目的亮光。

    黑色西裝褲包裹着男人筆直修長的大長腿,他步伐優雅,走到一個房間外,保鏢立刻上前將房門刷開了。

    男人走入房內,伸手扯開系在脖子上的領帶,隨手丟到旁邊的衣櫃裡。

    他剛往裡走了兩步,身體忽然躥起一股異常的燥熱,「咔嚓」一聲,房門被人從外面鎖上了。

    他愣了下,眉頭蹙了起來,轉身大步走到門邊,伸手拉了下房門。

    拉不開。

    又拉了兩下,還是拉不開。

    男人臉色沉了下來,手機鈴聲也在此時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言少卿。

    剛剛接通,那邊就傳過來一個男人嬉笑的聲音:「二哥,你剛回國,我們特地準備了一份禮物送給你。你看到了嗎?喜不喜歡呀。」

    男人俊美的臉龐上浮出一絲慍怒,眼眸眯了眯,低沉磁性的嗓音里裹着寒氣:「胡鬧什麼?把門打開。」

    「那可不行啊。二哥,今晚我和老四他們可是打了賭的。你要是就這麼出來了,我可是會輸到連內褲都沒得穿。」

    又有個賤賤的聲音傳過來:「二哥,我可是押你能保住堅守,你別讓我失望啊!」

    男人臉色越來越黑。

    說完,那邊先掛了電話。

    再打過去,提示對方已經關機。

    *

    墨夜司臉色陰沉的站在浴室外。

    浴室里,有水流聲傳出,裡面有人。

    他嘴角抿出一抹冷硬的弧度,片刻後,伸手推開了房門。

    他腳步不由得一頓。

第3章 馬上從我房間消失

 煙霧散開,眼前的景象漸漸清晰起來。

    浴室里竟然坐着一個女人。

    她有着一張堪稱絕色的漂亮臉蛋,眉眼如畫,五官精緻,嘴唇是淡淡的櫻花色。

    一雙眸子燦若星辰,眼裡仿佛揉入了無數細碎的星光,眼眸亮的驚人。

    饒是見慣了美人的墨夜司,也驚艷了一瞬。

    這就是言少卿他們送給他的美人兒?

    這個女人確實很美,只可惜,再美的女人他也沒有興趣。

    他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嘴角噙起一抹冷笑,對着女人冷聲說道:「自己滾出來,我給你一分鐘時間,馬上從我房間消失。」

    聽到他的聲音,女人緩緩抬起了頭。

    先是秀眉輕蹙,盯着他看了一會兒,然後驀的伸出手來。

    在墨夜司還沒反應過來時,她伸手拉住了他的褲腳。

    墨夜司身體瞬間變得僵硬起來,渾身都繃緊了,他以為他會馬上吐出來,或者是渾身發癢,過敏,可等了一會兒,想象中的排斥反應卻並沒有發生。

    墨夜司有厭女症。

    除了他的親人,任何女人都無法近他的身。

    可他忽然發現,他竟然不排斥這個女人的接近。

    他的身體,沒有產生任何不良反應。

    墨夜司低下頭,愣愣的看着她,男人幽深漆黑的眼眸裡帶着震驚和意外。

    還沒等他想明白,少女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柔細的胳膊勾住了他的脖子,在她驚愕的目光下,踮起腳尖吻在了他微涼的薄唇上。

    她仰起精緻的小臉,濕漉漉的眼睛看向他:「幫我。」

第4章 這樣的現象,從未有過

   第二天。

    喬綿綿醒過來時,大床上就剩她一個人,但浴室里卻有水流聲傳出。

    她揪着被子坐在床頭,腦子裡有那麼幾秒是空白的,幾秒後,所有記憶回復。

    思及昨夜的種種,她臉色變得蒼白。

    沉思間,浴室的水聲停了下來。

    喬綿綿不再多想,她忍着身體的不適跳下床,快速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轉身悄悄離開。

    *

    喬綿綿前腳剛走不久,咔嚓一聲,浴室的門就打開了。

    墨夜司從浴室里走出來。

    他身上圍着一條浴巾,寬厚的肩,肌肉結實精壯的胸膛,窄腰,兩條逆天大長腿。

    一頭濕潤凌亂的短髮,營造出幾分不羈的隨意感。

    他往房內隨意掃了眼,看到凌亂的大床上已經空無一人時,他愣了愣,隨後眸光微沉的走到了床邊。

    他給陸饒打了個電話,很快,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過來:「阿司,今天是吹的什麼風,你居然會主動給我打電話。」

    墨夜司沒理會他的調侃,直接道:「昨晚我房間裡留了一個女人。」

    一陣靜默。

    「咳咳咳。」手機另一邊的男人像是被嗆到了,猛咳一通,「你,你說什麼?阿司,你所謂的留,跟我所理解的是一個意思嗎?你們,你們那個那個了?」

    墨夜司:「嗯。」

    「咳咳咳……」男人又是一陣猛咳,震驚程度堪比看到太陽從西邊升起,「靠,你不是很討厭女人觸碰你嗎?曾經有個女人不小心碰了你一下,我記得你馬上去洗了十遍手。」

    「嗯。」

    可昨晚那個女人,他一點也不排斥。

    不但不排斥,還很喜歡她身上的那股淡淡幽香。

    忍不住,想靠近她。

    他打電話給陸饒,就是想了解下,他這是怎麼了?

    「你想告訴我,你這毛病忽然間就好了?」

    「我也不知道。」墨夜司沉默幾秒,眉頭輕輕蹙了下,「她跟其他女人好像不大一樣。我的身體不會排斥她,還很喜歡她接近我。」

    這樣的現象,從未有過。

    「還有。」墨夜司垂眸看向凌亂的大床,他沉默幾秒後,沉聲道:「我昨晚睡了六個小時,中途沒有醒過,也沒有再做那個噩夢。」

    那邊的陸饒很是吃驚:「這是什麼情況?」

    墨夜司眯了眯眼眸,伸手揉着眉心,他聲音有些沙啞:「我要是知道,就不會給你打電話了。我在想,會不會和她有關係?」

    陸饒:「那個讓你丟掉清白的女人?」

    墨夜司:「……」

    陸饒皮了一下,很快收起了玩笑心,正經說道:「你想知道是不是和她有關係,很簡單,你和她再接觸一次不就知道了?「

    墨夜司:「……」

    陸饒:「阿司,我沒開玩笑。如果真的是因為她,那這個女人可就是你的救星。」

    救星麼?

第5章 這個孩子,我打算生下來

他的世界已經晦暗了整整二十年年,他以為他已經習慣了黑暗。

    如果他從沒感受過光明和溫暖的話,他會繼續習慣下去。

    可是,在接觸過那樣的美好後,他再也不願意回到黑暗中了。

    如果她真的是他的救星,這個女人,無論如何,他都要得到。

    *

    喬綿綿拖着疲憊不堪的身體走出了酒店。

    剛出大門,就接到了喬安心的電話。

    「姐姐。」手機另一端,喬安心聲音輕輕柔柔道,「我們談談吧。」

    喬綿綿捏緊手機,深吸一口氣後,冷冷道:「我跟你沒什麼好談的。」

    「是嗎?」喬安心柔柔笑了下,「那如果是和喬宸有關的事情呢,姐姐也不想談嗎?」

    喬宸?

    喬綿綿臉色驟然一變,咬牙道:「喬安心,你什麼意思?」

    喬安心卻答非所問,她輕笑着說:「姐姐,我在明悅酒店等你,不見不散。」

    *

    喬綿綿到餐廳時,喬安心已經坐在包廂里等着她了。

    她臉上化着精緻的妝容,身上穿了一條很顯身材的小黑裙,頭髮微卷,抬手間,有淡淡的香水味從她身上瀰漫過來。

    看到喬綿綿,她微微一笑,聲音輕柔道:「姐姐來了?快坐下吧。」

    喬綿綿站在桌邊,目光冰冷的看着她。

    喬安心也不介意的樣子,她從容又優雅的從包里拿出了一張支票,放到桌上。

    「姐姐,這裡是一千萬。我相信這筆錢足夠你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了。」

    她抬起頭,眉眼間帶着幾分傲慢,還有幾分高高在上的優越感:「我知道,喬宸得的那病得花不少錢,你現在又只能靠在劇組跑龍套賺錢,挺辛苦的。」

    「有了這筆錢,你和喬宸都能過得輕鬆一點。」

    喬綿綿看着桌上那張支票,臉上沒什麼表情。

    「姐姐,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不拐彎抹角了吧。」喬安心勾勾唇,伸手在肚子上摸了下,然後說,「昨晚,想必你都聽到了。我懷了阿澤哥哥的孩子,這個孩子,我打算生下來。」

    「在這之前,你得先和阿澤哥哥解除婚約。不然,我跟他的孩子可就名不正言不順。」

    「你也知道,阿澤哥哥馬上要接手蘇氏了,在這節骨眼上,他是不能出一點差錯的。所以,我希望你能主動去蘇家,提出解除婚約。」

    聽着她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喬綿綿竟然也沒覺得特別憤怒了。

    大概是,所有的情緒都在昨晚發泄過一遍了。

    再聽到這些話時,她只覺得可笑和諷刺。

    她嘲諷的勾起了唇角:「喬安心,你做的這些事情,蘇澤知道嗎?」

    昨晚,喬安心說起她懷孕了,蘇澤並沒有顯得很喜悅。

    顯然,這個孩子對他來說是個意外。

    他馬上就要接手蘇氏了,在這之前,他肯定不會公開他和喬安心的關係。

    這件事畢竟不光彩,會影響到他的個人聲譽。

    喬安心私下找她這件事,蘇澤必然不知情。

    果然,就見喬安心臉色一下子就變了,臉上流露出幾分忿忿的神色:「喬綿綿,你放手吧,阿澤哥哥喜歡的人是我。他早就不愛你了。要不是他必須履行兩家從小定下的婚約,你以為他會選擇你嗎?」

    「喬綿綿,你霸占着一個不愛你的男人,有意思嗎?」

第6章 對不起,綿綿

 喬綿綿神色淡淡,聽她說出這些無恥的話,反倒冷靜了下來:「我和蘇澤之間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一個第三者來插手。」

    喬安心臉上的表情僵了下,臉也黑了下來。

    她咬緊了唇:「這麼說,你是不會主動提出解除婚約了?」

    喬綿綿冷笑:「如果你找我就是想跟我說這件事,我沒興趣。」

    說完,她就轉過了身,準備離開。

    「站住!」

    喬安心站了起來,一把抓緊她的手:「喬綿綿,你到底要多少錢才會離開阿澤哥哥?一千萬不行,一千五百萬怎麼樣?你別太心黑了,我給的價格已經足夠……」

    「啪!」

    喬綿綿忍無可忍。

    轉身就甩了她一巴掌。

    她這一巴掌落下去,喬安心那張甜美可人的小臉上瞬間就浮現出了五根鮮紅的手指印。

    這一巴掌把喬安心打蒙了。

    她捂着臉,一臉不可置信,反應過來後,揚手就想要將這一巴掌還回來。

    目光忽然瞥到門外的一抹熟悉身影,她臉色倏然一變,瞬間收回了手,跌跌撞撞的往後倒退了兩步。

    喬綿綿還沒反應過來,就見她像是受到了驚嚇一樣,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臉色慘白的大喊道:「姐姐,對不起,我知道我錯了。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真的很愛阿澤哥哥。姐姐,求求你原諒我吧,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

    眼看着她就要摔在地上了。

    「砰」的一聲,房門被人推開,一道修長的身影快速衝進來:「安心!」

    白色身影從喬綿綿眼前飛快掠過,閃電般的衝到了喬安心身旁,一把將她緊緊摟住。

    「安心,你沒事吧?」

    衝進來的人,是蘇澤。

    喬安心柔弱無力的靠在他身上,抬起頭,眼裡盈滿淚水,楚楚可憐的喊了一聲:「阿澤哥哥。」

    「我好害怕。剛才,我們的寶寶差一點就……」

    她說着說着,身體顫抖了起來,眼淚大顆大顆砸落到她蒼白的臉龐上:「阿澤哥哥,我知道我對不起姐姐,我也不敢奢求她的原諒。她打我罵我都可以,這是我欠她的。可是,我們的寶寶是無辜的,她怎麼可以……」

    喬安心剛挨了那一巴掌,臉還是腫的。

    上面的手指印還沒褪。

    含着淚水的眼睛也是紅腫的。

    她臉上還帶着後怕的表情,像是被嚇壞了,柔弱的身體在他懷裡發抖。

    蘇澤看着她這幅樣子,越發的憐惜了。

    他再看向喬綿綿時,眼神也越發的陰霾,眼裡甚至帶着深深的失望和厭棄:「喬綿綿,安心肚子裡的孩子才一個多月,現在是最不穩定的時期。你知道你剛才推的那一下,如果她真的摔在地上了,會是什麼後果嗎?」

    「我以為你一直都是善良溫柔的,你現在怎麼會變得這麼歹毒!」

    「我歹毒?」

    喬綿綿身體晃了晃,難以置信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男人。

    他一身白衣白褲,容貌俊美,氣質溫潤,宛若古時世家大族出來的翩翩貴公子。

    這張臉,她喜歡了很多年。

    可這一刻,再看着這張臉,她竟然覺得前所未有的陌生。

    她才是他的未婚妻。

    他們認識整整十年了!

    可他卻第一時間選擇了相信喬安心。

    十年的感情,他對她的信任竟然就是這樣的嗎?

    在他蘇澤眼裡,她喬綿綿原來是個心腸歹毒的女人!

    看着他維護至極的將喬安心摟在懷裡,而面向她時,眼裡卻全是指責和陰霾,她心一寸一寸涼了下來,眼裡滿是嘲弄和失望:「蘇澤,你是不是忘了你是誰的未婚夫?也忘了你懷裡摟着的女人是誰?」

    蘇澤愣了幾秒。

    他對上喬綿綿嘲諷悲涼的目光,眉頭緊了緊,眼裡終於流露出了一絲愧疚,但卻依然緊緊的抱着懷裡的女人:「對不起,綿綿。安心懷了我的孩子,我必須對她負責。」

第7章 如你所願,我們解除婚約

 「哈。」喬綿綿感覺自己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你必須對她負責?那我呢?蘇澤,我又算什麼?」

    蘇澤抿緊唇,他低頭看着懷裡被嚇到臉色蒼白,身體依舊還顫抖個不停的喬安心,手臂又緊了緊,將她牢牢的摟在懷中。

    喬安心也伸手抱住他,極為依戀他的樣子,柔柔弱弱的喊了一聲:「阿澤哥哥。」

    蘇澤伸手摸摸她的頭,再抬起頭看向喬綿綿,沉默好久後,才啞着嗓子道:「綿綿,對不起。我愛的人是安心,我沒辦法欺騙自己,也不想欺騙你。」

    聽着他這一句又一句的對不起,喬綿綿心冷到極致,也失望到極致。

    她現在,只想笑。

    因為她覺得這一切,就是個笑話。

    當初,是他說要攜手和她共度一生,決不辜負她。

    是他堅持要履行他們的婚約,說他喜歡她,要將她娶回家做他蘇澤的妻子。

    也是他,說他蘇澤這輩子只會愛她一人。

    可現在呢,這一切又算什麼?

    他竟然說他愛上喬安心了。

    喬綿綿唇角一點點譏諷的勾起,笑出了聲,眼裡卻是一片悲涼:「你說你愛上喬安心了?」

    蘇澤眸光閃了閃,眼裡滿是愧疚,竟然不敢和她再對視,他垂下眼眸道:「是。」

    在他懷裡,喬安心轉過臉,一點點彎起唇角,露出了屬於勝利者的笑容。

    她嘴唇動了動,嘴裡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喬綿綿卻看懂了她的唇語。

    她在說:姐姐,我又贏了呢。

    喬綿綿看着相擁在一起的兩人,眼裡的失望和悲涼一點點淡去。

    片刻後,她點了點頭:「好,蘇澤。」

    她看着面前這張熟悉卻又陌生至極的臉,眼裡除了冷漠,再無任何情緒,一字一句的說道:「如你所願,我們解除婚約。」

    蘇澤猛的抬起頭:「綿綿……」

    「住口!」

    喬綿綿眼神冷漠的看着他,眼裡沒有半點溫度:「蘇澤,從這一刻起,我們橋歸橋,路歸路。以後再見面,就是陌生人!」

    對上她那雙宛若在看陌生人一般的冰冷雙眸,蘇澤沒由來的一陣心慌。

    好像……就在這一刻,他失去了某樣很重要的東西。

    心口某個位置,也空出了一塊。

    他的心,鈍鈍的痛了起來。

    喬綿綿再沒看他一眼,轉身朝包廂外走。

    步伐乾脆絕決,不留絲毫眷念。

    蘇澤還來不及細想他為什麼會心痛,身體已經先他大腦一步,拔腿追了上去。

    「綿綿……」

    「阿澤哥哥!」

    這時,卻聽到身後傳來喬安心痛苦的呻吟聲:「我肚子忽然好痛啊……」

    蘇澤臉色一變,急忙轉過身,快速走到她身旁。

    他扶住她:「安心,你怎麼了?」

    喬安心一隻手捂着肚子,眉頭緊蹙:「肚子忽然不舒服,好痛啊。阿澤哥哥,不會是我們的寶寶有事吧?」

    一聽寶寶有事,蘇澤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喬安心身上。

    再沒去想喬綿綿。

    他一臉緊張道:「不會的,絕對不會的。安心,你別胡思亂想了,我們的寶寶一定是健健康康的。我馬上就帶你去醫院。」

    喬綿綿走到門口。

    聽到身後的動靜,腳步停頓了下。

    但很快,她便推門走了出去。

    *

    從餐廳離開。

    喬綿綿站在街邊,看着車水馬龍的街道,神情有些恍惚。

    就在一周前,蘇澤帶她去了蘇家,蘇父和蘇母還在問他們什麼時候結婚,還和他們商量了具體的婚期。

    那個時候,誰會料到,她和蘇澤會這麼快就分手了。

    被青梅竹馬的戀人背叛,他劈腿的人還是她同父異母的繼妹,喬綿綿覺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夠操蛋,夠狗血的!

    她以為,即便任何一個男人都有可能會被喬安心搶走,那個人也不會是蘇澤。

    可是……

    到現在,她才知道她的想法多天真,多可笑。

    現實在她臉上狠狠甩了兩耳光,啪啪兩下將她徹底打醒了。

    手機忽然響起,喬綿綿一看是醫院那邊打過來的,馬上接了起來。

    「喂。「

    才剛說了一個字,她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第8章 二哥,你找我

   下了出租車,喬綿綿飛奔向醫院。

    她跑得太快太急,上醫院階梯的時候,差點摔倒在地。

    不遠處停着的一輛黑色勞斯萊斯上,司機目睹她匆匆忙忙跑進醫院後,想了想,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

    通話後,司機恭敬的喚了一聲:「墨總。」

    「什麼事?」手機另一端,男人聲音低沉,清冷,質感十足,像低醇的大提琴樂聲。

    「我按照墨總的吩咐一直跟着那位小姐,她家裏好像出了什麼事,剛打車到了醫院。我看她臉色不大好,看起來很着急,這邊醫院有熟人,要不要跟他們打聲招呼?」

    換成平時,司機肯定不敢多管閒事。

    這還是墨總第一次讓他跟蹤別人,而且跟蹤的還是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今天早上還是從墨總的房間裏出來的!

    僅憑這一點,她對墨總就有着非同一般的意義。

    在這之前,他們墨總身邊連個女人的影子都沒有的!

    那邊的男人沉默了幾秒:「你跟過去看看。」

    「是,墨總。」

    *

    醫院,急救室外。

    喬綿綿趕到時,喬宸還在裏面搶救。

    她在外面失魂落魄的等了一個多小時後,手術室緊閉的大門終於打開了。

    醫生陸陸續續從裏面走出來。

    喬綿綿急步走過去,拉住第一個出來的醫生急聲問道:「醫生,我弟弟怎麼樣了?」

    醫生摘下口罩:「病人生命體徵穩定下來了,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喬綿綿眼淚一下子就流出來了:「這麼說,我弟弟現在安全了,對嗎?」

    「是這樣的。」

    「謝謝醫生,謝謝醫生!」她欣喜若狂,眼淚一顆顆砸落到蒼白的臉頰上。

    *

    華影國際。

    總裁辦公室。

    「墨總,這是昨晚進您房間那位小姐的資料。」總裁助理魏徵將剛調查好的資料放到辦公桌上,然後恭敬的退到一旁。

    黑色辦公桌前坐了一個男人。

    男人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襯衣,袖口和領口的紐扣都鬆開了,胸前的紐扣鬆了兩顆,露出性感精緻的鎖骨,再往下,能隱隱看到一段更加性感誘人的胸肌。

    他低着頭,在翻閱魏徵剛剛拿給他的那疊資料。

    低垂的角度下,那張俊若天神的臉依然輪廓深邃迷人,無論是高挺立體的鼻樑,還是緊抿的緋色性感薄唇,他臉上的每一處,都是極品中的極品,有着絕對魅惑人心的資本。

    垂下的眼眸,能看到纖長濃密又卷翹的睫毛,那是很多女人刷多少層睫毛膏也達不到的效果。

    魏徵偷偷看了自家BOSS一眼,然後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即便同為男人,他有時也會被自家BOSS的美貌驚到。

    片刻後。

    男人看完資料,抬起頭。

    那張俊美到不可思議的臉上神情很淡,眼神也很冷漠。

    「二哥,你找我。」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走進來一個男人。


发表评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