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雲凰,22世紀殺手,一朝生死,再次睜眼,成了將軍府人人可欺的嫡系小姐。 無靈根,不能修煉,根骨不佳,不能練武,天生廢物? 瞎了他們的狗眼,她乃全系靈師,根骨絕佳,身懷空間神鼎,丹藥功法,信手捏來! 沒

雲凰,22世紀殺手,一朝生死,再次睜眼,成了將軍府人人可欺的嫡系小姐。 無靈根,不能修煉,根骨不佳,不能練武,天生廢物? 瞎了他們的狗眼,她乃全系靈師,根骨絕佳,身懷空間神鼎,丹藥功法,信手捏來! 沒
2022-08-27 01:54:25
2022-08-27 01:54:25

第1章 你不屬於這個世界

東夏國。

  天氣晴朗,萬里無雲。

  清風時不時吹過,將庭院中那些女子說話的聲音吹的更遠。

  「小賤人,讓你敢咬我。」穿着鵝黃色裙子的少女手拿一條鞭子,狠厲的落在地上一名穿着丫環服飾,身體較弱的少女身上。

  仔細看,那落在少女身上的鞭子上面有着倒刺,每次落在少女的身上,再抽中的時候,鞭子都會刮破少女的衣服和皮肉。

  一旁的椅子上面,穿着水藍色百蝶裙的女子,端起丫環泡來的茶,細抿了一口之後,放下茶杯,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垂眸優雅的欣賞着自己的手指,「三妹,氣出完了就可以了,別把人打死了。」

  「哼,大姐,難不成你還怕打死她?」穿着鵝黃色衣裙的少女將鞭子拿給一旁的下人,又用腳踹了地上的少女兩腳,「她命這麼硬,怎麼可能就這麼死了?」

  「以前死不死我是不管,但現在一定不能死,我還等着看她被二皇子退婚,被全王城的人恥笑,到時候,她自己都不會活着。」女子從椅子上面站起來,看了一眼地上的少女,輕聲笑了笑,「這般模樣,連條狗都不如。」

  「大姐,你說錯了,她怎麼能和狗比?老鼠差不多。」鵝黃色女子說完,張揚的笑了起來。

  「你說的倒也對。」

  好吵,誰在說話,頭好痛!

  「人也打了,我們等會還要出去逛一逛,走吧。」

  「好。」鵝黃色女子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子,冷哼一聲,看向那些丫環下人,「我們走。」

  那些丫環和下人聞言,立刻跟着那兩位女子離開了這破舊的小庭院。

  耳邊步伐的嘈雜聲音,迫使地上的雲凰睜開了眼睛。

  看着那些遠去的身影,雲凰眼中,滿是震驚的神色。

  大腦一切還沒有反應過來,看到那些人的服飾之後,雲凰再次怔愣住了。

  古裝......!

  從地上坐起身來,雲凰連身上鑽心的痛都顧不上,仔細的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這個小院子雖然舊了一點,但一切都很整齊。

  院子裡面,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一棵梧桐樹,幾張小凳子,還有一張小桌子,小桌子上面放着幾張手帕,以及針線,還有荷包之類的東西。

  院子的木門大開着,已經看不到剛才那些人,但依稀可以聽到她們的笑聲。

  這......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此刻,雲凰才反應過來,她有自己的思想,她能動,她能感覺到身上清楚傳來的疼痛。

  這一切,都那麼真實。

  真實的讓雲凰有那麼一瞬間的錯愕。

  因為她......

  應該已經死了才對!

  死在那些人的追擊炮中!

  身體一瞬間的失控動彈不得,讓她失去了最佳的跳崖機會,被追擊炮擊中!

  (雲凰,你不屬於這個世界)

  (如果那一天你死了,不是因為你能力不夠,而是因為你的時間到了)

  莫名的,雲凰的腦海中浮現出了這兩句話。

  那個暴風雨夜,那個有着一頭紅色長髮的男人,站在大雨中,對她說了這兩句話!

第2章 她得到的下場是死亡

 所以,她這是重生了嗎?

  而且還是重生在別人的身體裡面!

  如此詭異的事情發生,雲凰雖然震驚錯愕,卻也僅僅是剛才那一會,身為殺手,雲凰很快就接受了重生的這件事情。

  沒什麼好震驚錯愕的,比起那個活了兩千年的男人來說,這算不上什麼!

  雲凰抬手,想要揉一揉頭,卻看到了手臂上面觸目驚心的傷口。

  那些傷口不深,看不到骨頭,但絕對血肉模糊。

  想到剛才離開的那些人,雲凰的腦海裡面頓時多出了許多的記憶,那些記憶不是雲凰的,而是這具身體,原本主人的記憶。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叫雲凰,父親是東夏國從一品龍騎將軍,在雲凰出生的第二年之後,便領軍前往東夏國邊疆,最後死在了戰場上。

  雲凰出生之後,皇帝忌憚雲凰的父親雲天威手握兵馬大權,但又需要他領兵打仗,為了讓雲天威更加死心塌地,讓他無二心,當時下旨,讓雲凰和祁貴妃所生的二皇子定下了婚約。

  只可惜,好景不長。

  這個大陸名為天耀大陸,大陸上的人在戰鬥方面,普遍分為兩種。

  靈師和武者。

  靈師,若想要修煉,必須擁有靈根,大陸上每個孩子,三歲開始測試靈根。

  靈根分為八種,金靈根,木靈根,水靈根,火靈根,土靈根,風靈根,雷靈根,冰靈根!

  但凡擁有其中一樣靈根,都可以開始修煉,如果同時擁有兩種,是天才。

  如果同時擁有三種,是天才中的天才。

  如果同時擁有四種,那將是絕對的天才!

  可惜了,雲凰那者都不是,而是一個無靈根的廢材。

  若是無靈根,身體好的話,可以努力修煉自身,成為武者,這樣也不至於是廢材。

  但在雲凰五歲,父親雲天威死在戰場上之後,皇帝下令,讓她的二叔雲天良繼承了將軍一職,她堂堂將軍府嫡系小姐,從那以後,過的比下人都不如,每天除了洗衣打掃這些,還要為二叔的女兒們秀什麼手帕荷包!

  這也是為什麼雲凰今年十四歲了,身體卻像個干煸豆芽菜一,瘦的就差皮包骨了。

  而且身上的傷就從來沒有完全好過。

  至於和她有婚約的那位二皇子,來看過她兩次,不過兩次看到她的時候,眼中都是滿滿的厭惡。

  雲凰雖然懦弱,卻也有自知之明,知道現在的她無論如何也配不上二皇子,因此從來不敢要求二皇子看在婚約的份上幫幫她,至於說話,更加是從來沒有過的。

  如今將軍是雲凰的二叔,她的未婚夫和二叔的大女兒雲落走的很近。

  也就是剛才在這裡打她那個女人的大姐。

  記憶中,雲落在雲凰還是將軍府嫡系小姐的時候,就一直欺負雲凰。

  在雲凰四歲的時候,雲落曾經將雲凰推下了水池,路過的丫環碰巧看見,才將雲凰救了起來。

  雲凰七歲的時候,雲落拿過餵狗的食物逼着雲凰吃。

  雲凰十二歲的時候,雲落讓人丫環扒過雲凰的衣服。

  那些畫面,一一閃過,甚至回想着那些事情的時候,雲凰都有憤怒和不甘的心情。

  這......不是她的心情,而是這具身體記憶深處的。

  原來在她懦弱的外表下,隱藏着那麼深的恨意!

  至於打她的那個女人叫雲秋月,是二叔的三女兒。

  如果說雲落是人前溫柔人後狠毒的人,那麼雲秋月則是人前人後都囂張跋扈。

  與雲落時不時教訓雲凰不同,雲秋月是只要有不順心活着興趣來了都會打雲凰。

  在雲秋月的眼中,雲凰連條狗都不如。

  不管什麼時候看到雲凰,都是非打即罵。

  今日,雲落陪着雲秋月來她這裡取荷包。

  她因為沒有繡好,雲秋月當場甩了她兩巴掌,並且極盡所能的用言語羞辱她。

  若是以往說的那些話也就算了,可今日,雲秋月當着她的面說她的父親是個短命鬼,一怒之下,她咬了雲秋月一口,這才有了後來被打的事情!

  這句話,無疑是壓垮騾子的最後一根稻草。

  十幾年來心中累積的憤怒和那句話帶給她的傷害,讓她反抗了雲秋月。

  而她得到的下場是死亡。

  吸收那些記憶的同時,雲凰可以清楚感受到心中最深處的憤怒與恨意!

 第3章 我從不留無用的東西

 雲秋月,活活打死了原本的雲凰。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帶着幾分邪氣。

  雲凰從地上站起來,看了一眼身上的傷口,抬頭看着藍天,小聲呢喃,「我從來都不是什麼好人,不過既然用了你的身體,我定會為你報仇。」

  既來之則安之,對於她來說,在那個世界生活都一樣。

  就算是在二十二世紀,除了那個男人,她沒有任何可以稱得上是朋友的人!

  若真要說朋友,那麼她的朋友不是人類,而是人動物!

  雙眸緊閉上,再次睜開,那雙原本黯然失色的雙眸熠熠生輝,一片清冷。

  從此,她是雲凰,雲凰是她,二十二世紀也好,天耀大陸也罷,她雲凰,勢要讓那些侮辱她的人付出代價!

  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的傷口,雲凰走到一旁的桌子旁邊,拿起桌子上面的剪刀,隨後朝着屋子裡面走去。

  脫下身上的衣服,用毛巾將傷口周圍擦拭乾淨,把臉整個擦拭了一下,再拿出一套乾淨的衣服,將衣服剪成條形狀,開始包紮身上的傷口。

  等傷口包紮完,雲凰再拿了一套衣服穿上。

  做完這一切,雲凰朝着房間外面走去。

  才走到門口,一隻黑色的小獸從屋頂跳下來,落在了雲凰的面前。

  全身漆黑,可那雙眼睛,卻是金色的。

  一雙圓滾滾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雲凰。

  雲凰站在門口,看着那小獸,挑了挑眉,這貨......是貓還是狗?

  圓滾滾的頭,尖形的耳朵,鼻子,四隻腳,全身黑的發亮的毛,還有一雙金色的眸子!

  不對,看起來雖然相似,但兩者都不像。

  不管了,出現的正好,省的她再去找一隻小動物。

  雲凰半眯着眸子,看着眼前的小獸,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你叫什麼名字?」

  那小獸顯然愣了一下,金色的眸子裡滿是詫異的神色。

  她可以和動物溝通了?

  「看你的樣子,似乎很震驚我能夠和你說話對嗎?」雲凰半蹲下身體,手指朝着那黑色小獸勾了勾,「我從六歲就可以和動物溝通,這在我們那個地方叫做異能,當然,小時候我被稱之為怪物。」

  黑色小獸看了雲凰一眼,邁着優雅的步伐走到雲凰的身邊,伸出舌頭,舔了舔了雲凰的手指。

  「我沒有名字。」黑色小獸抬頭看着雲凰,「在這個大陸,獸只有品種,唯獨和人類有着契約的獸,才能被主人賦予名字。」

  名字便是一種束縛,是契約的一部分。

  曾經,它有一個名字,但現在,它不能提及那個名字!

  「獸?」雲凰嘴角微揚,露出一抹充滿邪氣的笑容,「你說你是獸,也就是說,你不是普通的動物對嗎?」

  「嗯。」黑色小獸點頭。

  雲凰把玩着小獸的耳朵,半眯的眸子裡面閃過一道亮光,「你會什麼?」

  「你是想知道我會什麼之後,才考慮要不要和我契約?」黑色小獸仰頭看着雲凰。

  「我從不留無用的東西。」說出這句話,雲凰輕笑出聲,「不過你,只要你願意,我可以和你締結契約。」

  原主的記憶中,只有越強大的獸,開啟的靈智才會越高。

 第5章 她不相信她真的是無靈根

 一切準備好了之後,雲凰按照記憶中的路線,去了測試靈根的測試會館。

  東夏國每一個城中,都有測試會館。

  每次測試,只需要一枚銀幣。

  雲凰之所以去測試會館,是想再確認一下,這身體到底是不是廢物。

  如果是,那只能盡力調養這身體,現在雖然瘦弱了一點,可根骨不錯,練武完全沒問題。

  ...

  一路到了測試會館,雲凰就看到有十幾個人排着隊伍。

  排隊的都是大人,有的抱着孩子,有的牽着孩子。

  無非都是在祈禱自己的孩子有好的天賦。

  雲凰站在排隊的隊伍裡面,身邊又沒有孩子,顯得格格不入。

  「這位公子,你是為你家的孩子排隊的嗎?」雲凰後面,一名抱着一個小男孩的婦人對着雲凰和善的笑了笑。

  雲凰偏頭看了婦人一眼,沒有說話。

  那婦人見雲凰態度這麼冷漠,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

  很快,前面的人一一測試完畢。

  有的人出來的時候,喜笑顏開,而有的則是烏雲壓頂。

  輪到雲凰的時候,記事的人在雲凰身邊掃視了一眼,沒看到孩子,心中有些疑惑,「孩子呢?」

  雲凰將一枚銀幣放到記事人的桌上,「要測試的人是我。」

  「你?」記事人錯愕的看着雲凰,將雲凰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眼中充滿了輕蔑,「這麼大個人了,還來測試。」

  也不覺得丟入!

  當然,後面這句話,是記事人在心裡說的。

  「東夏有那條律法規定這麼大就不能測試?」雲凰看着記事人,微揚的嘴角,帶着幾分邪氣,聲音冷若冰霜。

  記事人蹙眉,東夏國怎麼可能有這種律法!

  「名字。」記事人聲音有些冷硬,顯然是被雲凰的話給頂撞鬧的。

  「凰雲。」

  記事人在紙張寫下雲凰的名字,頭也不抬直接說道,「直接進去測試就可以了。」

  雲凰抬步,直接朝着裡面的會館走去。

  進入會館,雲凰看到了一塊巨大的石頭,在石頭的上方,飄着八顆不大不小的石頭。

  那些石頭都是不同顏色,卻黯然無光。

  雲凰知道,這就是測試用的石頭。

  三歲的時候,她測試過一次。

  只不過那一次,不是在這裡,而是在皇家專用的測試殿測試的。

  「怎麼進來個這麼大的?」會館裡面的人看到雲凰,蹙了蹙眉,有些不悅說的,「站到石頭中間去。」

  此時,會館內門那邊,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帶着兩個少年從內門裡面出來,本打算直接離開,在看到雲凰之後,停下了腳步。

  畢竟會館從來沒有出現過這麼大的人還來測試自己有沒有靈根的。

  雲凰在那個會館人員說了之後,直接走向了快巨大的石頭。

  在走上那塊石頭之前,雲凰停下了腳步。

  衣袍裡面的雙手緊握成拳,雲凰目光如炬的看向那些漂浮的小石頭。

  她不相信她真的是無靈根!

  「磨磨蹭蹭幹什麼?」會館的人員見雲凰都走到石頭面前了還停下,顯得有些不耐煩,「還不快上去,後面還有人等着呢,別浪費時間。」

第6章 全系靈師

對於那人的話,雲凰充耳不聞,徑直踩上了石頭,往石頭中間走去。

  等走到中間之後,雲凰停下了腳步,等待着答案。

  靜!

  死寂一般的靜。

  緊接着,會館裡面負責觀察的人齊齊爆笑出聲。

  「我就說怎麼會有這麼大的人還來測試,想必是以前就知道自己沒有靈根,等長大一些再來,就以為自己會有了。」

  「笑死了,今天那些孩子裡面,最弱的也有靈根,只是靈根不純而已,他倒好,居然是個無靈根。」

  「我說,你別給自己希望了,趕快下來吧。」

  內門那裡的老者見此,嘆息了一聲,他還以為這人會有什麼特別的,沒想到是個無靈根。

  「我們走吧。」老者沒有再看下去,對着身後的人說了一句之後,抬步從一旁的走道走去。

  對於這個結果,雲凰心裡早就有準備,畢竟以前測試過一次。

  這次來,一是為了確定,二是因為不甘心。

  現在她可以死心了。

  抬腳,雲凰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頭頂的八顆石頭爆發出了驚人的光芒。

  那些笑聲,戛然而止。

  就連那名原本要轉身離開的老者都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測試石,眼中滿是震驚的神色。

  與此同時,記錄測試石星級與純淨度的人員大聲喊道,「金靈根,純淨度10星滿級,木靈根,純淨度10滿級,水靈根,純淨度10滿級,火靈根,純淨度10星滿級,土靈根,純淨度10星滿級,風靈根,純淨度10星滿級!」

  伴隨着那人員說出來的話,會館內,早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

  所有人,包裹那位老者都懵逼了!

  就在眾人以為這就是結束的時候,那記錄靈根純淨度星級的人員再次說道,「雷靈根,純淨度10星滿級,冰靈根,純淨度10星滿級。」

  「這怎麼可能?」

  「是不是測試石出現問題了?」

  「擁有八系靈根也就算了,居然純淨度還都是10星級滿星。」

  「變態,怪物!」

  要知道東夏國最出色的太子殿下,也只有三系靈根而已,而且其中一系靈根,純淨度只有五星。

  現在出了這麼一個變態。

  擁有全系靈根不說,還他,媽純淨度都是滿星!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就在那些人震驚不已的時候,星級顯示石的東西連響八聲。

  這是......純淨度高於10星的警告!

  「砰!」

  一聲巨大的聲音響起,星級顯示石爆炸開來。

  雲凰站在石頭中間,八道不同的光芒強烈閃爍着,將她包圍在了中間。

  八系靈根,純淨度過10星巔峰。

  雲凰腦海裡面,有關於這些的記憶,她清楚的知道這代表着什麼。

  她是全系靈師,並且每系純淨度都朝過10星的靈師。

  東夏國,乃至整個天耀大陸,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靈師!

  全系靈師!

  這個結果讓一向冷靜的雲凰都忍不住激動。

  那種興奮,仿佛淹沒雲凰整個人。

  儘管如此,雲凰面上卻還是一臉平靜,完全沒有內心那麼波濤洶湧。

  。

第7章 唯一的一個鬼才

她不是廢物,她雲凰,是碾壓一切天才的全系靈師!

  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平復下來,雲凰面無表情的從測試石上面走了下來。

  雲凰一離開測試石,那些散發着光芒的石頭就黯淡了下去,如同一開始一樣,黯然無光。

  此刻那些會館的人員,都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着雲凰。

  不怪他們這樣,而是雲凰太變態了。

  天才算什麼?

  天才中的天才算什麼?

  這個人是鬼才,天耀大陸從一開始到現在,唯一的一個鬼才!

  這個鬼才出自他們東夏國,是他們東夏國的驕傲!

  雲凰掃了一眼那些人的表情,一句話沒說,直接往外面走去。

  「這位公子,等一下。」老者見雲凰要走,急忙出聲。

  雲凰停下腳步,偏頭看着老者,「有事?」

  老者聞言,走到雲凰的面前,「公子,可否借一步說話?」

  雲凰看了一眼會館的裡面的那些人,雖然不知道這老頭要跟她說些什麼,雲凰還是點了點頭。

  「請公子跟我來。」老者說完,轉身帶着雲凰朝着剛才出來的內門走去。

  在進入內門之前,老者看了一眼那些會館裡面的人,「今日的事情,你們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那些人一聽,立刻說道,「長老放心,我們一定保密,一個字都不會泄露出去。」

  「最好是這樣,少主的手段,你們很清楚。」

  提到少主,會館裡面的人立刻嚇的面色蒼白。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看到鬼了。

  老者看着他們的樣子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進入了內門。

  跟在老者身邊的兩個少年則是守在內門外面,不讓人靠近。

  記錄純淨度星級的石頭壞了,接下來也沒辦法測試了,會館裡面的人便通知了下去,讓他們過兩天再來。

  ...

  會館內門裡面,老者看着雲凰恭敬道,「公子請坐。」

  雲凰在位置上面坐下,老者讓內門裡面的人上了茶水之後,便讓那些人都退下了。

  「有什麼事情可以直說。」雲凰看着老者,冷聲道,「我不喜歡拐彎抹角,也不喜歡浪費時間。」

  測試的結果已經出來了,她需要抓緊時間修煉。

  「既然公子都這麼說了,那老夫也就直說了。」老者在雲凰的對面坐下,「公子,今日的測試結果,想必你很清楚一旦泄露出去會帶來怎麼樣的後果,而且公子雖然氣質清冷無雙,但這身上的衣服,卻是最差的布料,公子皮膚還算白,但露在外面的手卻很粗糙,想必經常幹活,公子過去生活的不好,我不知道公子是因為什麼才導致現在來測試,但只要公子願意和我們赫連家族交朋友,我們可以向公子提供金錢,武器,法術這些任何東西,包括可以讓公子進入東夏學院,公子現在最缺的,就是修煉的資源,東夏學院裡面,有很多資源。」

  「俗話說得好,無功不受祿,你確定只是交朋友?」雲凰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老者。

  剛才這老者說的泄露出去的後果她很清楚。

  一旦那些人得不到她,就會想盡辦法毀掉她。

  她這樣的人,太不適合存在!

第8章 世人的眼睛都瞎了

 「公子很聰明,應當知道老夫口中所謂朋友的意思。」

  現在,赫連家可以給予你庇護。

  將來,如果赫連家有難,也希望她這位『朋友』可以伸出手幫忙。

  雲凰心思轉動,今日這老者和那些人都知道了她的靈根。

  那些人是這老者的人,而且聽到那個什麼少主的時候都很害怕,應當不會泄露出去。

  不過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外面的那些人,肯定活不了。

  她現在的身體,需要好好調養。

  既然他們願意提供武器,法術,金錢這些,她可以交這個朋友!

  收起心中思緒,雲凰笑眯眯的看着老者,「好,我願意和赫連家交朋友。」

  「既然如此,就請公子收下這個。」老者從自己的手上取下一枚紫色的戒指遞給雲凰,「這是老夫的儲物戒,裡面有一些藥材,武器,也有幾本法術和一些金幣,公子可以先收下。」

  儲物戒指?

  整個東夏國只有五十枚的戒指!

  這個老者居然隨便就送給她,未免也太大方了吧?

  眯了眯眼睛,雲凰看着老者,「老先生,我才答應你就送這些給我,難道不怕我是個不守信用的人嗎?」

  老者聞言,輕聲笑了笑,「公子靈根純淨度都超過了10星滿級,相信公子本人不會是一個負0的人。」

  聽完老者說的,雲凰笑了笑,只是那雙黑亮的眼中依舊是一片疏離。

  「戒指就不用了,我現在只希望進入東夏學院,其它的,我會自己處理。」

  「還未請教公子大名。」

  「不是公子,是姑娘。」雲凰看着老者,「你誠心誠意跟我交朋友,我也不隱瞞你,我是女子,名為雲凰。」

  雲凰?

  聽到這兩個字,老者先是蹙了蹙眉,覺得有些耳熟。

  最後,老者想起來了。

  東夏國原龍騎將軍雲天威的獨女,雲凰!

  也是東夏國人人皆知的軟弱廢物!

  廢物?

  老者此刻只想把最開始傳消息出來的那個人抓到雲凰的面前來,讓他睜大狗眼看清楚。

  這樣的人會是軟弱無能的廢物?

  都說虎父無犬女,雲凰姑娘背負了十幾年的廢物之名,沒想到一鳴驚人,居然是絕世鬼才!

  先不說靈根這些,就眼前這個人而言,那自骨子散發出來冷漠的氣質,那雙靈動無雙卻不含任何感情的冰冷眼眸,那談笑間雲輕雲淡卻帶着幾分邪氣危險的笑容,到底哪一點看起來軟弱無能了?

  瞎了。

  世人的眼睛都瞎了!

  老者在心中嘆息一聲,隨後看向雲凰,「雲姑娘,老夫名為赫連軍,是赫連家族本家長老,有什麼事情,姑娘拿着這塊令牌卻赫連名下的商鋪,都可以讓人把消息傳到老夫這裡來,只要老夫在,必定會親自見你。」話落,赫連軍從儲物戒指裡面拿出了一塊黑金令牌,令牌上面,赫連二字,霸氣十足,那些內側的細小紋路,出自於赫連家最好的煉器師,外人完全無法模仿,想打造出來更加不可能了。

  「這個東西我就收下了。」雲凰從赫連軍手中拿過令牌,「朋友交了,令牌我拿了,今日我就先回去了。」

第9章 鏽跡斑斑的戒指

  「我讓人送你。」

  「不用麻煩。」雲凰直接拒絕。

  雲凰拒絕,赫連軍笑了笑,「那雲姑娘,還有半個月就是東夏學院新一期招收學生的時候,到時候我會把學生卡拿給你,你直接進入東夏學院,去找一個叫徐崢的老頭報到就可以,他雖然脾氣怪了點,但在東夏學院,是頂尖的強者,也是我們赫連家的人。」

  雲凰聞言,似笑非笑的看着赫連軍,「最後一句話才是你最想說的?」

  「算是吧。」赫連軍失笑,「雲姑娘當真聰明,便宜了那二皇子。」

  二皇子?

  除了之前接收那些記憶的時候想到過他,這半天沒提,她早就拋到腦後去了。

  會便宜他?

  那個二皇子不是很想和她退婚嗎?

  她會讓他如願以償,不過不是他退掉她,而是她退掉他!

  「走了。」雲凰說了兩個字,直接朝着內門門口走去。

  從內門裡面出來,雲凰看了一眼那些會館裡面的人,大步離去。

  這一次,雲凰沒有像出來時那樣去留意街邊,而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將軍府,那個屬於她的小庭院。

  進入房間,雲凰看到那黑色小獸趴在桌子上面,它的面前有一枚鏽跡斑斑的戒指。

  這房間裡面有什麼雲凰很清楚,這戒指,絕對不是這裡的。

  「你回來了。」小獸抬頭看向雲凰,用獸語說了一句。

  雲凰走到小獸的面前,手指了指那鏽跡斑斑的戒指,「這是你的東西?」

  「嗯。」小獸點頭,「這是我要送給你的東西。」

  送給她的東西?

  未等雲凰問話,小獸再次說道,「這戒指,你帶上就知道它的好處了。」

  「我為什麼要戴?」雲凰雙手抱胸,嘴角噙着一抹笑容。

  「它無毒,你帶它不會有事。」小獸說完,用爪子碰了一下戒指,表示它真的沒毒。

  雲凰看着小獸,依舊沒有動。

  雙方對持,雲凰最後敗下陣來。

  誰讓她可以做到冷漠無情甚至可以說是狠毒殺人的地步,卻對動物保留着一點善心。

  拿起戒指,雲凰戴了前面和倒數第二根手指,都有點不對。

  最後,雲凰將戒指戴在了右手中指上面。

  將戒指戴在右手中指上面之後,雲凰清楚的感覺到,原本還有點松的戒指猛的一下收緊,就好像自己變小了一樣。

  變小,但不會緊,不過......

  雲凰試着取下戒指,試了好幾次,都拿不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偏頭看向小獸,雲凰眼中帶着一抹冷意。

  「把你的血滴在戒指上面,開啟契約就沒問題了。」

  對於小獸的話,雲凰不是很相信。

  但現在戒指取不下來,只有按照它說的試試。

  將左手手指咬破,雲凰讓自己的血液滴在了戒指上面。

  一滴血液滴落,雲凰清楚的看到戒指發生了變化。

  原本鏽跡斑斑的戒指閃爍出淡淡的銀白光芒。

  那些鏽跡也迅速消失,露出了一枚精緻的戒指。

  戒指上面有很多細小的圖案,可那些圖案仔細一看,像獸。

  戒指本身並不寬,剛剛好,上面的那些圖案,雕刻的栩栩如生,但一模,又光滑整潔。


发表评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