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場精心設計的陰謀,她誤撞進了他的懷中,從此疼她入骨。 世人皆傳北冥家的六少爺是狼養大的男人,兇狠,殘暴。 她淚眼婆娑的點頭,「太兇狠,太殘暴。」 「你知道狼有一個最重要的屬性是什麼嗎?」 「什麼?」

一場精心設計的陰謀,她誤撞進了他的懷中,從此疼她入骨。 世人皆傳北冥家的六少爺是狼養大的男人,兇狠,殘暴。 她淚眼婆娑的點頭,「太兇狠,太殘暴。」 「你知道狼有一個最重要的屬性是什麼嗎?」 「什麼?」
2022-08-27 01:42:26
2022-08-27 01:42:26

第1章 給爺守好門(1)

昏暗的房間內,英式風格的大床,潔白的薄紗隨風輕舞,少女身姿隨着白紗的舞動若隱若現……

        女孩閉着眼睛,雖然看不清容貌,卻難掩其五官的清秀和稚氣,蝶翼般纖長濃密的睫毛輕輕的顫抖着,額頭上細密的汗珠匯聚在一起,最後隱沒在她烏黑的絲當中……

        「你是誰?」顧傾心終於掙扎着睜開眼睛,透過那層薄紗,她看到床邊站着一道挺拔詭異的身影,卻看不清對方的樣貌。

        只知道他有一雙和狼一樣嗜血危險的眼睛,冰冷像帶着鋸口的刀鋒又炙熱得充滿獸性瘋狂,看着她的時候閃着幽幽的綠光……

        床邊站着的男人並沒有回答她,伴隨着「刺啦」一聲,原本飄蕩在空中的薄紗慢慢的落下,蓋住了少女還略顯青澀的身子。

        男人向她撲了過去,將她狠狠的壓在了身下,顧傾心能清楚的感受着他身體滾燙的溫度……

        「啊!」

        一聲尖叫,顧傾心猛的睜開了眼睛,清澈的黑眸驚恐的看着四周,確定自己是安全的,她才猛的鬆了一口氣。

        天啊,這到底是什麼怪夢?為什麼她會夢到自己被一個陌生男人壓着?

        而且,夢中的每一個細節都是那樣的清晰,就連那個男人如鋼錐般的眼神和體溫都仿佛真實在存在着。

        俏臉忍不住紅了紅,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春-夢?

        手機的鈴聲響起,慌亂之中,顧傾心抓起放在床頭的手機接了起來,當她聽清電話里的內容時,立刻翻身下床,穿好的衣服跑出了臥室。

        「這麼晚了你去哪?」林茵從洗手間出來,正打算回房睡覺。

        「同學那邊有點事,媽您先睡,不要等我。」顧傾心跑出了家門。

        林茵輕咳了幾聲,回自己的臥室去了。

        一輛出租車急急的停在了一家七星級酒店前,顧傾心付了車錢,推開車門準備下車。

        「傾心,你怎麼才來啊,快點吧,再晚就來不及了!」

        顧傾心的腳還沒落地,彭盼便把她從出租車上拉了下來,關上車門,抓着她的胳膊向酒店的側門走去。

        「盼盼,你說的是真的嗎?一晚就可以賺那麼多錢?」顧傾心一邊走看着好友問。

        「當然啦,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彭盼的眼中閃過一絲不自然,但很快便消失不見了。

        顧傾心和彭盼是多年的同學兼好友,聽她這麼說也不再問了,跟着她進了酒店。

        彭盼說她接到了一個捉姦的活,有人花高價僱傭她們去拿一個男人出軌的證據,彭盼把一個微型照相機遞到顧傾心的手上,說道,「成功了就有一萬塊,你不是想賺錢給阿姨去醫院做檢查嗎?」

        說不緊張是假的,但是想到媽媽的身體,顧傾心便咬了咬牙,說道,「我去,盼盼,真的謝謝你了。」

        「你放心吧,我表姐是這裡的客房服務人員,你就按她說的地方藏起來,絕對不會出事的。」

        彭盼說着把一小瓶礦泉水擰開了遞到正在低頭擺弄着照相機的女孩面前,「先喝點水吧。」

        顧傾心抬起頭對着她笑了笑,沒有絲毫的防備,她接過已經擰開的水瓶,喝了半瓶下去……

第2章 給爺守好門(2)

彭盼看着顧傾心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冷意,顧傾心不要怪我,要怪就只怪投錯了胎,礙了某些人的事!

        顧傾心小心的把自己隱藏在柜子里,手上緊緊的握着那小小的相機,體內升騰起一股燥熱,如同有一團火在燃燒着她,讓她覺得口乾舌燥,就連吐出的呼吸都是燙的……

        她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白皙的臉頰慢慢變紅,幾縷碎被汗打濕,貼在臉頰上,她忍不住抬手對着自己的臉用力的扇了幾下。

        「咔噠」一聲,房門被人推開,顧傾心嚇得屏住了呼吸,雖然知道外面的人看不到自己,但她還是忍不住往裡縮了縮身子,希望外面的人可以快點開始,她偷拍幾張照片就可以離開了。

        劇情顯然沒有按照事先預想好的方向展,她聽到那沉重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朝着她的方向走了過來。

        顧傾心又緊張又難受,那股熱浪折磨的她恨不能脫光自己,她難受的不停的吐着氣……

        「砰!」的一聲柜子門被打開,顧傾心被嚇了一跳,抬起頭便看到站在櫃門外的男人……

        「原來躲這了!小寶貝兒等急了吧,就讓哥哥今晚好好伺候你!」男人長的又肥又胖,笑的格外的猥瑣。

        顧傾心吃驚看着把手伸向自己的男人,腦海中有一瞬間的空白,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不是說拍證據嗎?這個男人怎麼把爪子伸向了自己?

        沒時間多想,顧傾心把手中的相機砸向他,男人條件反射的偏頭躲過,她什麼也顧不得了,衝出來將男人推開逃走……

        顧傾心剛跑出去兩步,腰便被人抱住,她驚慌的大叫,「放開我!救命!」

        「叫吧叫吧,你叫的越大聲,哥哥越興奮,不過我勸你最好還是留點力氣,一會哥哥讓你叫的更大聲。」男人的嘴向她湊了過來。

        顧傾心噁心的差點吐出來,她瘋了似的低下頭狠狠的咬在男人摟着她的手上,身後響起殺豬般的叫聲。

        「臭表子,竟然敢咬老子,老子今晚非弄死你不可!」猥瑣男惱羞成怒,揚起手就要落下。

        顧傾心強迫自己冷靜,眼神倏的變冷,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她抬起腳,狠狠的踢在了男人的夸部……

        「嗷」的一聲慘叫聲響起,猥瑣男疼的臉都扭曲了,抓着顧傾心的手不由自主的鬆開了,顧傾心狼狽的逃出了房間。

        電梯門打開,她想也沒想便沖了進去,關門前,她看到那個猥瑣男追了出來,嘴裡不停的咒罵着。

        電梯壁的冰涼讓她舒服一點,顧傾心哆嗦着拿出手機,想都沒想便撥通了一個號碼,「阿凌,快來救救我。」

        「顧傾心,不管你又在耍什麼花招?我沒空陪你玩!」

        男人的聲音冷漠中透着厭惡,還沒等顧傾心再說話,對方便狠絕的掛斷了電話。

        電話里的盲音,讓她整個人都陷入了絕望。

        電梯突然「叮」的一聲打開了門……

        與此同時,四名訓練有素保鏢簇擁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向着電梯的方向走來……

第3章 給爺守好門(3)

男子身高最少有一米九,手裡夾着一根燒到一半的煙,一身黑衣讓他看起來猶如暗夜之王,煙霧朦朧了他俊美冷酷的臉,一雙深邃的眼睛如狼一般投射出來的目光像刀鋸般割的人的肌膚都生痛。

        顧傾心拼着最後一點理智衝出了電梯,可是沒跑幾步,便撞在堵堅硬的「牆壁」上面,尖銳的疼讓她有了一點清醒。

        好痛,她是撞到石頭了嗎?

        抬頭便對上一雙仿佛冷到極致的凌厲黑眸,顧傾心覺得這男人眼神有些熟悉,但是她已經撐到了極限,理智徹底的瓦解,本能的纏上了面前的男人。

        北冥寒眼神陰蟄的盯着面前這張小臉,長臂一推便把顧傾心從身上扯了下來,準備直接扔出去。

        只是,他還沒來的及動作,顧傾心便一把抓誰他的大手,咬住了他的手指。

        一股電流自被她含住的指尖竄遍全身,男人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竟然有了強烈的反映。

        男人如狼一般危險的眸光變得深邃無比,他竟然對一個女人起了反映?

        這怎麼可能?

        北冥寒陰蟄的目光落在女孩的臉上,女孩如凝脂般的肌膚像晨曦中沾了露珠的花瓣,粉若櫻花的唇瓣緊緊抿着,那雙迷離的眼眸如同一隻迷路的小鹿,濕漉漉的睫毛無辜的垂落着。

        腦中仿佛炸開一道白光,微眯的鷹眸內閃過一道陰蟄的寒光。

        是她,五年前那個女孩……

        顧傾心太難受了,體內的藥力已揮到了極致,她又纏上去抱住了面前的男人,只有這樣才能勉強的緩解一下她體內的燥熱。

        「臭丫頭,還敢給老子跑,被老子抓到,非弄死你!啊!」

        要欺辱顧傾心的男人追了上來,他從樓梯拐出來,還沒看清遠處的情況,面前便閃過兩道冷利的寒光,雙眼被兩把匕刺中,肥胖的身軀摔在地上疼的死去活來。

        「少爺?」夜七走過來,英俊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好似覆蓋着一層寒冰。

        北冥寒躲過了女孩的唇,冷眼盯着面前的少女,卻並沒有動,她腿已經纏上了他。

        那種感覺讓他眼神變得暗沉,大手抱住這個主動送上門來的小東西。

        顧傾心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急的哭出來,晶瑩剔透的淚珠順着眼角滾落,藥力折磨下,她的手開始不老實的扯着自己的衣服,襯衣的扣子被她生生的扯掉了幾顆。

        北冥寒一手摟着懷中不停扭動的小妖精,危險的眯起雙眸,抬起手吸了一口煙,然後毫不客氣的噴在她的臉上。

        顧傾心被嗆得直咳嗽,因為難受得不到救贖,委屈的哭了起來,梨花帶雨的模樣格外的惹人憐。

        「今晚的行動取消!給爺守好門!不許任何人打擾!」北冥寒摟着懷中的女孩轉身向着總統套房的方向走去。

        所有的保鏢全都恭敬的低着頭,大氣都不敢出,夜七收回目光,冷眼掃已經因為疼痛而昏死過去的男人,聲音淡漠清冷,沒有一絲的溫度,「他……可以消失了!」

        一句話,便判了地上的男人死刑!

        敢驚擾北冥寒的人,可不是只有死路一條麼。

        北冥寒抱着顧傾心進了總統套房,顧傾心一邊哭一邊本能的扯着男人的衣服,熱的燙的小手在男人的身上作亂着。

第4章 給爺守好門(4)

北冥寒抱着顧傾心進了總統套房,顧傾心一邊哭一邊本能的扯着男人的衣服,熱的燙的小手在男人的身上胡亂的摸着。

        「嘶~~~」北冥寒大手用力的打在她的臀上,雖然她掐疼了他,但是卻該死的舒服。

        北冥寒冷冷的勾了勾唇,不管她是誰,也不管她出現在他面前的目的是什麼,既然她能讓他有浴望,那他就物盡其用。

        懷中的小丫頭依然很不老實的在他身上點火,北冥寒把手上的煙熄滅在煙灰缸內,大手用力的掐住她的臉頰,「女人,是你先招惹我的,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北冥寒直接把早已經迷糊的小人兒扔到了臥室內的大床上。

        臥室內的溫度不斷的攀升,一室的旖旎。

        ……

        彭盼看着空空如也的客房,徹底的傻了眼,顧傾心人呢,她不是該被一個又肥又胖的男人糟蹋的不成樣子,等着她來拍照嗎?

        手機的鈴聲響起,她驚醒過來,連忙接了起來。

        「怎麼樣,照片拍到了沒有?」對方是一道清甜的女聲。

        「顧傾心不見了,找來那個男人也不見了。」彭盼心裡慌。

        「蠢貨,你是怎麼辦事的,你不是向我保證會萬無一失嗎!」對方的聲音變得悽厲。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看着她喝了那瓶水的。」

        「你去酒店外守着,不管她在哪,明天她肯定要離開,你一定要給我拍到她的照片!」

        「知道了。」彭盼放下手機,氣惱的跺了跺腳,轉身離開了客房。

        ……

        第二天。

        清晨的陽光透過潔白的紗簾照了進來,臥室中央的大床上。

        女孩躺在雪白被褥之間,一頭烏黑的青絲鋪散在枕頭上,蝶翼般纖長的睫毛上面還掛着淚珠,看起來十分的可憐。

        秀氣的眉頭緊緊的擰着,可見她睡的非常的不舒服。

        「唔!」床上的女孩痛苦的輕呼了一聲,潮濕的長睫毛顫抖了幾下,然後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入目的是陌生的屋頂,顧傾心猛的坐起身。

        「好痛!」

        全身上下仿佛每一個細胞都是痛的,讓她連深吸一口氣都不敢。

        好不容易捱過了這陣痛意,她像是意識到什麼,立刻掀開被子,當她清自己的情況時,心臟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抬頭便看到床單上那一朵悄然盛放的紅梅,抓着被子的手倏的收緊,將被子都擰的變形了。

        昨夜的記憶一點一點湧入腦海,雖然她不想承認,但是她也知道昨夜害她的人是誰。

        彭盼。

        自己最信任的好朋友。

        昨天從家裡出來後,她沒喝過任何東西,只有彭盼遞給她的那半瓶水。

        為什麼?

        她為什麼要這樣害自己?

        她們不是好朋友嗎?

        顧傾心的眼睛一點一點的變紅,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床上那朵盛放的紅梅在她的淚眼中變得模糊……

        浴室內傳來淅淅瀝瀝的水聲,顧傾心強忍着痛下床,雖然做好了準備,下床的瞬間,她還是狼狽的摔在了地上……

        顧傾心倒抽了一口冷氣,但是她不敢耽擱,生怕浴室里的人出來,她狼狽扶着床站起身,去找自己的衣服想要儘快離開這裡。

        但是當她轉到床的另一邊,看着地上被撕成碎片的衣服,徹底的傻眼,自己的衣服肯定是不能穿了,轉頭間,床頭上擺着一套乾淨的衣服。

第5章 被抓回來了

她也管不了是誰的衣服了,只想快點離開這裡,以最快的度穿上身,聽着水聲還在繼續,她猶豫了一下,找到自己昨天穿來的褲子,從裡面翻出了僅有的兩百塊錢,放到床頭柜上一百,那一百留着自己打車回家。

        當她離開總統套房時,終於是鬆了一口氣,沒時間追悼自己失去的童真,她逃也似的沖向電梯的方向,生怕那個男人會追出來。

        雖然昨天她中了藥,卻也不是意識全無,她清楚的記得,昨天是自己主動纏上那個男人的。

        所以不管對方是誰,她現在都沒有資格去質問,只能落荒而逃,而這一切,全都是拜自己的『好朋友』所賜。

        眼淚在眼圈中打轉,女孩的眼裡滿是絕望,彭盼,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你可知道你毀了我的一輩子!

        在顧傾心離開後,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身後,若有所思的看着火燒屁股一樣逃走的女孩。

        顧傾心剛一離開臥室,浴室的門便被人打開了。

        北冥寒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鑲金邊的浴袍,海藻般濃密的黑垂下,深邃精緻的五官,性感的唇角彎成一個惡魔般的微笑,表情看似漫不經心,卻又帶着十足的危險。

        顧傾心跑到那燙金的電梯前,喘息着按下了向下的按鍵,第一下,沒有反映,她又按第二下,依然沒有反映。

        她用力的連續按了好幾下,依然沒有一點反映。

        「少爺請你回去!」

        身後突然的聲音把顧傾心嚇得魂都要飛了,她猛的轉過身,後背貼在身後冰涼的瓷磚上,心跳幾乎停止,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三名黑衣男子說道,「你……你們認錯人了,我是這裡的客人……我馬上就要退房走了。」

        夜七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孩,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側身,對着顧傾心做了個請的手勢。

        「你真的認錯人了!我得走了,我媽還等我回家呢。」

        顧傾心不死心的再去按電梯的按鍵,還是沒反映,該死的,按鍵怎麼在這個時候失靈了。

        「帶走!」夜七一聲令下,跟在他身旁的兩個保鏢立刻過來,每人抓住顧傾心的一條手臂跟在他的身後。

        「放開我,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我真的不認識你們,也不認識什麼老頭子!」顧傾心大叫。

        北冥寒換好衣服走到床邊,伸手捏起床頭柜上的一張鈔票,黑眸內內寒芒乍現,這是……他的賣身錢?

        好,很好,這女人的膽子夠肥!

        目光不經意的掠過那張大床,目光在那朵盛放的紅梅上停留了幾秒,便淡漠的移開了視線。

        顧傾心被抓了回來,兩股強大的力道將他向里一推,讓她俯衝進來,她往前沖了好遠才停下來,身後的門「砰!」的一聲被關上。

        還好還好,沒有摔倒。

        不過……

        她撞到了什麼?

        顧傾心還保持着撅着屁股的姿勢,頭慢慢的抬起,銀色的皮帶扣,白色的襯衣,再往上,一張人神共憤的俊臉。

第6章 得了便宜

所以……

        她是撞到了男人的……

        「啊!」顧傾心尖叫一聲,立刻就要後退,北冥寒大手一伸,將她摟了回來。

        二人的身體緊緊的貼合在一起,顧傾心能清楚的感受到那薄薄的衣料下結實的肌肉,那滾燙的溫度,燙的她的小臉一片通紅。

        除了唐容凌,她從沒和別的男人如此近的接觸過。

        「怎麼?昨天沒吃夠?」北冥寒戲虐的揚起那性感的薄唇。

        「你放開我!」顧傾心用力的掙扎,牙齒緊緊的咬着唇瓣,她雖然很想失控,想要大聲尖叫,但是理智告訴她,昨天的事,不能怪面前這個男人。

        北冥寒非常聽話的放開了她,但因為她掙扎的力道有大,身體向後倒去,「咚」的一聲摔在地上。

        扯動身上的傷口,顧傾心疼的小臉都白了,她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男人絕對是故意的!

        「吃了我就想跑?你覺得有這麼便宜的事?」北冥寒彎下高貴的腰,居高臨下的看着摔的狼狽的女孩。

        「昨天是個意外……我也不想的……」顧傾心的聲音越來越小,輕咳了一聲,故意大聲說道,「昨天吃虧的是我吧?」

        好像聲音大了,她就不會那麼心虛了。

        「既然如此,這個是什麼意思?」北冥寒的聲音冷的沒有一絲的溫度,他的手指輕輕一松,一張紅色的毛爺爺從天而降,落在了顧傾心的臉上。

        「這個……我……你昨天救了我,我就是想表示一下感謝,我沒有別的意思。」顧傾心的聲音越來越小,她身上除了這點錢什麼都沒有了。

        「我出了一夜的力,就值這個數?」北冥寒雖然在笑,但那笑容明顯不達眼底,在他黑眸深處,隱藏着讓人膽顫的冰冷。

        很好,她是第一個敢一再挑釁他還活着的人!

        因為之前挑釁過他的人,都已經死了!

        身邊的哪一個女人不是用盡全力的討好他,溫柔體貼,甚至連大聲說話都不敢?

        「那你想要多少,你……你說個數。」顧傾心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只希望能快點離開這裡,她想要後退被男人一把抓了回去。

        一隻大手將她的兩條手臂擰在身後,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讓她被迫的抬起頭仰視着他。

        顧傾心疼的小臉一片慘白,卻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再求饒。

        「曾經有人花十億買我種子……昨天我為你浪費了那麼多……給你打個折一百億。」北冥寒冷聲開口。

        一……一百億?!

        顧傾心覺得眼前這個男人瘋了,別說一百億了,一萬她也沒有,把她賣了恐怕也沒多少錢吧。

        「你明明占了便宜,我還是第一次呢!」顧傾心不顧羞澀的說着,臉頰微微的漲紅,聲音中又帶着一絲脆弱的悲傷。

        面前的男人時刻的提醒着她,她到底失去了什麼。

        「你以為女人第一次就金貴?可笑。」北冥寒的表情不滿是不屑。

        顧傾心不可思議的看着他,她那麼寶貴的第一次,本想留給自己最心愛男人的第一次,竟然被他說的一文不值。

第7章 女人,你找死!

「你混蛋!那是我最寶貴的東西!我是要留給我未來丈夫的!」顧傾心的眼淚終於落了下來,她因為激動鼻尖微微有些紅,粉嫩的唇瓣輕輕的顫抖着,「我跟你說這些做什麼,像你們這樣沒有絲毫貞潔觀念的人而言,簡直就是對牛彈琴!」

        「女人,你找死!」

        混蛋,沒有貞操觀念?

        她是在罵他骯髒!

        北冥寒眼中一絲殺機炸現,他原本捏着她下巴的手一下子卡在她纖細修長的脖頸上。

        顧傾心只感覺呼吸瞬間被奪去,她甚至能聽到自己的脖子「咯咯」的響了兩聲,她絲毫不懷疑,眼前的男人會殺了她。

        雙腳離地,北冥寒將她舉了起來,一雙黑眸中沒有一絲的溫度。

        這個不知死活的小東西,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底線,還沒有人得罪了他還能活。

        顧傾心的臉越漲越紅,喉嚨像火燒一樣的痛,胸口也越來越悶,北冥寒只要輕輕用力,就能拗斷她的脖子。

        面前的人慢慢的變得模糊,最後頭無力的歪向一邊,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痛!

        很痛!

        無邊的痛將她包圍!

        顧傾心想要睜開眼睛,眼皮卻有千斤重。

        不是說人死後就解脫了嗎?

        為什麼她連死了都還會這麼痛呢?

        終於,顧傾心痛呼一聲,眼睛緩緩的睜開,如蝶翼般纖長的睫毛顫抖了幾下,她猛的坐起身,身上已經被冷汗濕透。

        她低下頭,現自己的衣服還在身上,所以,她還活着。

        顧傾心立刻掀開被子,幾乎是連滾帶爬的下了床,然後頭也不回的衝出了總統套房,生怕再被那個魔鬼抓回去。

        直到進了電梯,顧傾心才如夢方醒一般,將自己蜷縮在角落裡,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小腹處傳來一陣刺痛,就好像被針扎過一般的感覺,但是奇怪的是,其它地方沒有那麼痛了,甚至還有一絲清涼的感覺。

        電梯到了一樓,顧傾心從電梯裡沖了出來,不顧一切的跑向正對面的那扇旋轉門,她瘋狂的動作,引的所有人都向她看了過去。

        出了酒店的門,沒有再被人抓回去,顧傾心才鬆了一口氣,坐上了一輛剛剛下客的出租車,逃也似的離開了酒店。

        躲在暗處的彭盼快的拍了幾張照片,她把照片放大,果然,可以清楚的看到顧傾心脖子上愛昧的痕跡。

        她滿意的揚唇,手指下滑,皺眉看着顧傾心身上穿的這件衣服,這不是意大利名師的成衣定製款嗎?

        彭盼心裡嫉妒的火焰再次燃起,顧傾心怎麼每次都那麼幸運,明明該被一個又丑又噁心的肥豬糟蹋,卻被她給逃過一劫。

        她身上這件衣服如果是正品,最少得幾十萬一件,這女人到底是走的什麼運!

        彭盼很想安慰自己顧傾心身上的衣服是高仿貨,但是看了看這座七星的酒店,最便宜的房間價格也是五位數,能住在這裡的人,怎麼可能會買高仿貨。

        看着手上這些照片,彭盼嘲諷的揚唇,顧傾心,我看你還能囂張多久。

        我會讓全世界都知道你的真面目。


发表评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