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早上地鐵太擠,慌亂之中,我摟住了校霸的腰。 「你,輕點抱……」 「有點痛。」 我耳朵發燙,手微微地緊了緊,「這樣,可以嗎?」 「……」 他微微側身,把我和別人隔離開來。 我心怦怦跳。 救命!我抱到宋慕

早上地鐵太擠,慌亂之中,我摟住了校霸的腰。 「你,輕點抱……」 「有點痛。」 我耳朵發燙,手微微地緊了緊,「這樣,可以嗎?」 「……」 他微微側身,把我和別人隔離開來。 我心怦怦跳。 救命!我抱到宋慕
2022-08-24 09:59:54
2022-08-24 09:59:54

早上地鐵太擠,慌亂之中,我摟住了校霸的腰。

「你,輕點抱……」

「有點痛。」

我耳朵發燙,手微微地緊了緊,「這樣,可以嗎?」

「……」

他微微側身,把我和別人隔離開來。

我心怦怦跳。

救命!我抱到宋慕了!

他好會!

1

下地鐵,人群擁擠而出,把我跟宋慕沖散了。

我還沒來得及膽大地牽上他的手,就眼睜睜地看著鶴立雞群的他被眾人擠遠了。

急得我猛地往前瞎沖。

然后撞到了某人堅實有力的胸膛。

「嘶……好痛。」我往后踉蹌了兩步,「這也太硬了。」

「你還好吧?」宋慕輕輕地蹙眉,伸手扶住我。

我捂住額頭,仰頭看向他的俊臉,心漏跳了一瞬。

「加個微信吧。」色迷當頭的我脫口而出。

宋慕輕輕地看了我一眼,「我沒微信。」

拒絕我?

「沒事,可以留個電話。」

「也沒電話。」

「那就留個 QQ 號。」我不死心。

「也沒有。」

我開始扶額裝病,「可我頭好疼,可能需要去醫院一趟。」

「我覺得我腦子剛才不小心被你撞壞了。」

「如果留下什麼后遺癥,我以后可能得老年癡呆……」

我巴拉巴拉地說了一大堆,他額頭青筋跳了跳,隨后面無表情地亮出了自己的二維碼。

我揚起嘴角,毫不掩飾開心地飛快掃了碼。

宋慕的頭像是一只胖胖的小橘貓,聽說養貓的男生都很溫柔。

就是他有點不耐煩的樣子。

我和他的微信聊天記錄,截下來幾乎全是一片綠色,好像我閨蜜頭上的青青草原。

發多了,他還會不耐地回我:「方小曦,你整天都沒事做的嗎?」

「是啊是啊!慕哥,今天我買了白裙子,可好看了。你要看看嗎?」

我發了我穿著白裙子,專門跑去在操場轉圈的視頻。

閨蜜都說視頻里長發被吹得飛起的我美呆了!

「怎麼樣?」我加了個賣可憐的小鱷魚表情包。

「像小時候電影里的女喪尸。」

……

嘆了口氣,我蹲在籃球場旁邊咬指甲,指甲都快被我咬禿了。

「慕哥。」

我順著聲音,看過去。

看到了一身短褲 T 恤,一身朝氣的宋慕,他身體挺拔得像個深扎在我心底的小白楊。

「嘶……」我咬到軟肉,血冒出來了。

宋慕走過來,我把咬破手指往后藏了藏,「嗨……好巧哦。」

「哪里有那麼巧,小曦姐都在這等了半小時了。」

「是啊,慕哥。」

「好羨慕啊,哈哈哈。」

宋慕身邊的兄弟集體哄笑。

耳朵發燙,我羞答答地把手袋里的櫻花粉籃球給他,「慕哥,你喜歡嗎?」

一時,時間都靜止了。

嗯?不喜歡嗎?

「笑爛了,居然有人送粉色的球給慕哥,哈哈哈哈哈。」

……

「別吵。」宋慕氣惱,順手把球砸向笑得最大聲的兄弟。

「慕哥,你不喜歡嗎?」我小跑著跟在他身后。

「不喜歡的話,我下次換個顏色。」

「不過這個顏色真的好好看,扔了好可惜,不然轉手賣給祁周文好了。畢竟賣給他,還能回點本。」我故意小聲嘀咕。

祁周文是我發小,從小我就跟他相看兩生厭,見面就掐架。

宋慕突然停住了腳步,然后我一下沒收住,撞上他后背,人往后一踉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靠!

瘦了之后,我就這麼脆弱的嗎?

我委屈地癟嘴,把摔破皮的掌心,吹了吹。

遠處打球的祁周文,看見我被撞到,一個球砸過來,直接擦著宋慕的肩膀而過。

如果不是宋慕躲得快,估計得正撞他肩膀。

「想打架?」宋慕的兄弟集體圍過去。

我看了一眼宋慕清冷的眼睛,顧不得掌心疼,飛快地起身擠進人群里。

我偷偷地捏祁周文的腰,小聲地貼在他耳邊,咬牙切齒:「你最近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拿球砸宋慕。」

「他們那麼多人,你一個人,打得過嗎?」

祁周文挑眉,「想看熱鬧了?」

哦,他還記得他小時候被一群人欺負得哇哇叫,我在旁邊抱著西瓜嘎嘎看熱鬧的事呢。

「目前不想看,要不跑吧。」

我太矮,一群高個子圍著我和祁周文,我根本看不到人群外宋慕的表情。

「話說,你最近口味怎麼變差了。」

「宋慕這種小白臉,你都敢往上舔了。」

……

祁周文什麼都好,就是白長了一張好看的嘴。

高個子們突然讓出一條路,宋慕手拍著球走進來。

他眉目清冷,嘴角微微上揚。

「比一場?

「我贏了,你給我洗一個月衣服。

「你贏了,條件隨便提。」

……

其實祁周文從小身體就有點弱,后來身子骨變好,完全是周媽媽用藥堆出來的。

我回頭捂住祁周文的嘴,眼神警告他閉嘴。

轉頭對宋慕笑得賊燦爛,「慕哥,我給你洗一個月衣服吧。」

打不過,就得能屈能伸。

剛好我還愁,不知道用什麼理由去光明正大地「煩」他呢。

宋慕挑眉,「是嗎?」

「是啊。」

宋慕高中的時候,打架打球就是出了名的狠,球砸起來,從來不知道什麼叫放水。

我怕沈宛白被砸進醫院,最后還得我伺候他吃喝拉撒,跑上跑下。

「比就比!」祁周文走站在我身前,笑,「誰怕!」

真想暴打他的頭!

「等會兒你可別抱著我哭。」我低聲對他假笑。

「誰哭誰是狗!」

這句話,你從小講到大,哪次沒當成狗。

比賽前幾分鐘,我坐在樓梯上,撕開傷口貼在指甲上。

倒刺上有血,「嘶……好疼。


「這麼痛?」宋慕瞥了我一眼,把手里的碘附和棉簽扔到我懷里。

「自己涂。」

「我不會。」

「那就繼續疼著。」

……

「曦曦,你沒事吧?」祁周文過來,手里也有剛買的碘附和棉簽,「我給你涂吧。」

「不要,你下手沒輕沒重的,要把我疼死。」

「這次我會輕……」

「不用了。」宋慕忽然打斷他的話,「我來吧。」

「畢竟是因為我才受傷的。」宋慕后面又加一句。

我聽見這句話覺得好笑,欲拒還迎?

但我還是轉頭,笑瞇瞇地把祁周文打發了。

只留下宋慕半蹲著,專注地給我涂藥。

我低頭能看到太陽照在他睫毛上,留下的陰影。

不知道摸起來,手心會不會癢。

「你剛才是不是吃醋啦?」

他手下的動作重了一點,痛得我齜牙咧嘴。

隨后他的眼皮輕輕抬起,「很痛?」

「看起來不像,畢竟還能調戲人。」

我:「……」

宋慕低頭整理藥品,我對著他的頭,張牙舞爪。

「下次不要靠得我太近,我不敢保證下次你會摔到哪里。」

哦,下次我爭取摔到你懷里。

「還有,那球我收了。」他起身,接過旁邊人扔過來的球,隨手一扔,投中了。

帥到我了。

我懷疑他在故意耍帥,但我沒證據。

宋慕比賽還是手下留情了,因為我說祁周文不行,要他多讓讓人家。

「他不行?」宋慕轉開瓶蓋,戲謔地笑,「行吧,看在你送了一個月早餐的份上。」

哦,感覺好不值,要不還是讓祁周文輸慘點吧。

「慕哥,水。」打完球,我送水比誰都跑得快。

但趕不上人家妹子會吹啊。

宋慕的迷妹們都太卷了。

「慕哥,我這是昆侖山天然礦泉水高端雪水,喝起來涼涼的。」

「慕哥,我這是巴馬長壽之鄉的長壽水,喝了會長壽的。

「慕哥,我這是……」

我:「……」

喝金子呢?還長壽……

我望著自己手里一塊五的本地水,陷入沉思。

「給我。」宋慕抽走了我手里的瓶子,他嘴巴潤潤的,喉結上下滾動。

貼在他脖子上的汗水,慢慢地滑進他的球衣里。

很性感。

我癡了。

「我的水呢?」

「你看什麼呢?看得那麼入迷?」祁周文走過來,微蹲在與我平視的高度,順著視線看過去。

「你過去點,別靠我那麼近。」我嫌棄地扒開他,「太臭。」

祁周文:「……」

「有什麼好看的,腹肌又沒露腹肌,就光個膀子。」

「還不如我露給你看。」

說完,他順勢脫下他的球衣。

祁周文皮膚白溜溜的,很滑。

腹部肌肉線條流暢,有六塊。

我偏頭開心地「哇」了一聲,然后就被宋慕用球衣罩住了頭。

眼前烏黑一片,我扒拉了兩下,試圖把球衣扒下來。

「別動。」宋慕的長手卡住了我的脖子。

「干嗎?」

「陪我去換衣服……」

還有這種好事?

「好啊好啊!」我色心上頭,沒了腦子。

走到男更衣室外,我想跟進去。

宋慕大手蓋住我的頭,把我往后推了幾步。

「待在這兒,幫我守風。」

「最近女流氓太多了。」宋慕見我一臉呆,伸手彈得我額頭一痛。

我:「……」

讓女色氓守女流氓?

我覺得宋慕還不清楚我的定位。

但我還是乖乖地在門口待了一陣。

「慕哥,你洗完了沒?」我雖然在詢問,但我腳在動啊。

第一次進男更衣室,沒經驗。

然后我成功地迷路了。

我開始幻想,等會兒說不定有哪個美男在我面前,驚慌失措,滿眼無辜,控訴我毀了他清白了。

我站在原地想得正開心。

卻在遠處聽到了宋慕清涼的嗓音,他說:「方小曦,你笑得好猥瑣。

我真的是栓 q 了。

宋慕居然說我笑得猥瑣。

以至于我接過宋慕的球衣,都覺得他衣服上的汗味都不香了。

臭臭的,嗚嗚。

2

回到寢室,我對著天花板一陣號叫!

「小曦,你又在鬼叫什麼?」室友文靜摘下耳機,

我做悲傷欲絕狀,撲進她的懷里。

抬頭,可憐巴巴的,「靜靜,我笑起來很猥瑣嗎?」

「還好,你要看你男神,覺得你猥不猥瑣。」

我:「……」

我郁悶地起身對著鏡子,左照右照。

本覺得自己是一個甜妹,但一想起宋慕說的那句「猥瑣」。

我突然覺得鏡子里的長相乖乖的我,開始變得面目可憎了起來。

我抽了抽肩膀,給他發夾子語音,試圖想挽回我的甜妹形象。

干咳了兩聲,我夾著嗓子說話:「宋慕哥哥,你現在做什麼呀?

「哎呀,一時不見,如隔三秋。

「我好想你呀!宋慕哥哥。」

他回得很快,嗓音喑啞低沉:「好好說話。」

我自暴自棄,本性暴露,「今天那個櫻花粉色的球,真的很丑嗎?」

「明明祁周文說,你最喜歡這個顏色的球了。」

聊天頁面彈了很久的「對方正在輸入……」

我等了半天,他回了我六個點。

我:「……」

所以到底丑不丑?

不丑,我下次給你配個粉色的球衣。

想到做到,我立刻在淘寶上下單了一件賊貴的粉色球衣。

聽說宋慕后來收到粉色的球衣,又一次被他兄弟們笑爛了。

紛紛夸他是美麗的粉少男。

宋慕咬牙切齒地打電話過來的時候,那時我正躲在高數課上,愁眉苦臉地寫情書。

「喂?」我趴在桌子,渾身無力。

人有點痛經,難受。

「下來,我在樓下。」他嗓音帶著一絲氣惱。

我左顧看了一眼老師,捂著話筒:「慕哥,怎麼啦?」

「想我啦?」

我輕聲地笑。

宋慕頓了一下,「方小曦,你在哪兒?我去找你。

「不用啦,我在上課呢。」

我偏頭看向玻璃,上面有一張蒼白無血色的臉,感覺自己這樣子,真像小時候電影里的女喪尸。

他看到我這個鬼樣子,會不會說我既猥瑣又嚇人。

宋慕掛斷了電話,我趴在桌上,試圖擠壓肚腹,緩解疼痛。

「曦曦,還是很痛嗎?」文靜伸手輕輕地碰了碰我的臉,上面全是虛汗。

我頭抵在桌邊,搖了搖頭。

「你等我一下,我去買藥。」

我拖住她的手,「不用,緩緩就好了。」

「那怎麼行。」文靜皺眉,「你放心,我偷溜出去,很快。」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疼得意識都快模糊了。

「怎麼了?」

是宋慕。

我側頭,用衣服擋住蒼白的臉,「沒事。」

聲音虛浮無力。

宋慕當著教室里全體師生的面,抱起了我。

「不能撐,能不能別硬撐。」

「你在關心我嗎?宋慕。」我笑得無力。

「別說話。」他眉頭輕蹙,「怎麼那麼輕……」

你開始心疼我啦?宋慕。

3

其實我跟宋慕最初的交集是在高二。

那時候我因為吃藥胖成了 140 斤,所有人都巴不得離我兩尺遠,只有宋慕把我當成一個正常的姑娘。

在其他人無聊,拿我身上的肥肉比喻成豬的時候,他拿起一本書砸在那個人身上。

「不會說話就閉嘴!」

他好兇,但我覺得他好溫柔啊。

后來我病好了,斷了藥,開始減肥,在體育課上暈倒,所有人都說我在裝病。

是宋慕。

他擠開眾人,拼盡全力把我抱了起來。

「醫生,醫生!」我聽見他的聲音,他像一束明媚又燦爛的陽光,讓我昏暗的心,感到無比溫暖。

后來我轉學了。

再后來,我再次遇見宋慕,他成了 A 大的校園男神。

他有收不完的情書,告白禮物。

有一次,我碰見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向他告白。

那姑娘說話溫溫軟軟的,她說:「宋慕,我喜歡你。」

隨后把手里的情書遞給他。

「哦。」宋慕望著手機,眼皮都沒抬一下。

姑娘似乎鼓起了巨大的勇氣,「宋慕,你喜歡什麼樣的呀?」

「我可以學的,宋慕。」

宋慕沒說話,骨節分明的手指接過女孩子的情書,然后扔進了垃圾桶里。

他的拒絕真的很絕情,但是總有人想撞爛那道墻,走進他的心里。

比如我。

我會拼盡全力。

我會清早起從城南繞到城北,就為了跟他搭同一輛地鐵,然后遠遠地看他一眼。

我會拿起鉛筆,畫出他靠在鐵桿上,低頭輕笑的樣子。

那樣的畫,我畫了很多張,都被我偷偷地藏在床底的鐵盒子里。

那天,不知道我怎麼來的勇氣,也許是陌生人突如其來的擠壓,把我推向他。

我摟住了他的腰,心似乎要跳出來了。

他說要我輕點抱,我抱得太用力了,整個人都撲進了他的懷里。

他的懷抱很寬大,很溫暖。

也讓我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偷偷地牽著他的衣擺,抬起眼,用眼睛掃過他扇子般的睫毛,挺拔的鼻梁,薄薄的嘴唇。

他的嘴唇帶著一絲粉嫩的顏色,很好看,比我涂的口紅顏色還要好看。

可是他很難把眼前嬌小瘦弱的我,與前幾年胖胖的女孩子聯想起來了。

……

醒來的時候,宋慕坐在我床邊,安安靜靜地削蘋果。

「醒來了?」對上他清冷的眼睛,我下意識覺得自己這樣子很丑,想躲。

他長手抓住我被子,不讓我藏起來。

我露出眼睛,啞著聲音說:「我好猥瑣。」

他:「那你覺得我穿粉色的球衣是漂亮,還是帥?」

我:「慕哥,你不喜歡嗎?

「不喜歡的話,可以轉賣給祁周文,剛好他喜歡粉色。

「可是,這樣我就是在跟他,穿情侶裝了。

「這樣,別人會不會誤會啊?」

我故意這麼說的。

宋慕似笑不笑,「送給我的東西,還能轉手賣人?」

「怎麼會呢。」我裝可憐,裝傷心。

「那件球衣就那麼好看?」

我點頭,「超級好看,尤其跟我那件是情侶裝的時候。」

「那你還想轉賣給祁周文?」

「因為我太窮了。」我昧著良心撒謊。

「為了省錢買這件球衣,我啃了半個月的白面饅頭,蹭了一個月的免費紫菜湯。」

「你看,我都瘦了。」我把奶白的臉蛋湊到他面前。

然后宋慕耳朵紅了,他緊張了!

我正想再加一把火,卻又一次翻船了。

「在地鐵上你向我搭訕的那天,旁邊有女孩子說你背的包,價值一萬五。」

「而且那天她們真的太吵了。」宋慕蹙眉,「為了那個包的真假,吵了一路。」

……

早知道那天就背個沒 logo 的包了。

「慕哥,你記得那麼清楚,是不是早就暗戀我了?」

「喂,別走啊……」

4

周末祁周文喊我去游泳館,美名其曰帶我放松。

然而實際上是他吃人嘴短,幫人追靜靜。

「拜托了,拜托了。」

「曦曦。」

他雙手合十,可憐巴巴地向我賣萌。

我不為所動。

因為我是旱鴨子。

他:「可是宋慕也會去。你不想看他的腹肌嗎?」

我咽了咽口水,臉紅地開始想象美好的畫面了。

誰讓祁周文告訴我,宋慕有線條緊實的腰腹,還有八塊腹肌。

說得我眼睛都直了。

我興奮上頭,臉紅著答應了他。

果然美色誤人啊。

可還沒等我看到腹肌,就被他的迷妹寧語找上了門。

她穿著白色初戀裙,站在教室門口,對我揚了揚手機。

她說:打開。

我點開屏幕,上面顯示接收了陌生人發來的幾十張照片。

翻下來,那些無一例外,全都是我高二那時的生活照。

里面的我既肥胖又油膩。

「如果不想照片被他知道,我們聊一聊。」

遠處的寧語笑得溫柔,她似乎以為已經抓住我的痛點,就等著往我心口扎刀子了。

可是我的過去,本來就是這樣子的,但是我突然想發揮發揮自己的長處。

裝綠茶白蓮花。

到了地點,我拿出眼藥水,滴了幾滴到眼睛里。

然后走進門,瞇著眼找位置。

滿臉「淚痕」地坐在寧語的對面,我開始假模假樣地流眼藥水。

「姐姐,你怎麼會有那些照片的?」

「姐姐,你把照片刪掉好不好啊?」

我「心急」地抓住她的手,眼藥水都流到她手上了。

她被我抓得渾身不自在,「你松開。」

「不然我等會兒,就發給他。」

「哦。」

「你那麼喜歡他啊?」

「嗯。」

「可是你以前很丑,他會很反感的。」

「哦。」

「這樣吧,我把照片刪掉,你離開這所城市,離開他。」

「要不,你把照片發給他吧。我不怕。」

寧語大驚,「你為什麼不怕?」

「你不是很喜歡宋慕哥哥嗎?」

我假模假樣地擦眼睛,「嗚嗚……」

「我突然發現我不喜歡了。」

寧語:「為什麼?」

「因為他太帥了,我不配。」

她沉默了一會兒,開始輕聲安慰我:「小曦,別哭。」

「反正他也有愛而不得的人,他也是別人的舔狗。」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給愣住了。

收住眼藥水,裝作不在意的樣子。

「是誰啊?」

她拿出一張照片,「站在他身旁的女孩子,聽說是他的初戀。」

我接過照片,認真地打量里面眉眼青澀的宋慕。

照片里,他跟一個女孩子并肩站在一起,對著鏡頭溫柔地笑。

喜歡他那麼久,我從來沒有看見,他站在一個女孩子旁邊,這麼笑過。

「你知道那個女孩子,現在在哪里嗎?」

「不知道,聽說出國了。」寧語收回照片,「那段時間,宋慕哥哥頹廢了好久。」

……

「今天上午宋慕籃球比賽,你怎麼沒去?」祁周文端著飯盤坐在我對面。

見我沒反應,他在桌下輕踢了我一腳。

「忘了。」

「他欺負你了?」

「沒有。」

「哦,那就是你更年期到了?」

祁周文放心地繼續拿起筷子猛吃。

「那你們今天贏了沒?」我漫不經心地戳了戳飯盤里的菜。

「那肯定贏了啊,不過也就贏了一分。」

「今天你沒去,他打球都有點心不在焉的,說真的,我感覺你要成了。」

「是嗎?」

「是啊,男生懂男生,明天游泳池,你給他準備一點刺激和危機感,準能成。」

我聽得怪開心的,然后把盤子里的雞腿,全夾他碗里了。

「多補補。」

5

到了周末,我興奮了一晚上,早早地拖著文靜到來游泳池。

換好泳衣,我刻意找了一個離宋慕很近的地方坐著。

「學姐,你不是不喜歡游泳嗎?怎麼來了?」一個男孩子忽然游過來,手一挺坐在我身邊。

我看了一眼,他長得很乖很奶。

「誰說的?」

說話時,我余光看向宋慕,他長手搭在水池邊,臉上沒什麼表情。

「學姐,我追過你的,你忘了?」

「哦,好的好的。」我胡亂應付,

「學姐,現在想學游泳嗎?我是專業的。」

「啊?好的好的。」

隨后我的手順勢搭在男孩肩膀上,他慢慢帶我滑進水里。

「別怕,如果害怕的話,就撈著我。」

見我沒反應,男孩子忽然側頭把臉湊到我眼前,「學姐?」

他笑起來很好看,嘴邊有兩個小酒窩,真的怪可愛的。

我可恥地臉紅了。

「學姐,你臉好紅。」

「啊是嗎?」我捂住發燙的臉,「可能是太熱……唔……」

宋慕不知道什麼時候潛到了水下,我的腳忽然被他猛地一拉,也潛了下去。

隔著水,我看到眉目清冷的宋慕,他飛快地向我游來,長手一撈,帶我出了水。

「瘋子!」我真的真的好委屈。

宋慕輕輕地拍我后背,沒說話。

我真的很氣,咳嗽個不停,咳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你知道我嗆了多少水嗎?」

宋慕的目光熾熱。

「吐了就好了。」他說。

……

「別哭了。」他把我的碎發擺弄一邊,「再哭,我就要吻你了。」

我愣住了,甚至忘記哭了。

我在想:還有這種好事?

但我現在還在生氣,所以宋慕湊過來的時候,我躲了兩下。

他眉眼彎彎,似笑不笑。

骨節分明的手,突然撫住我的脖頸,迫使我對上他。

他吻了上來,半蹲在我身邊,身邊的人都在尖叫。

「唔唔……」

他閉著眼睛吻得認真,而我瞪大了雙眼,被吻得喘不上氣。

今天游泳池里,有很多同學校的學妹。

「救命,這吻得也太欲了,啊啊啊啊!」

「快拍,發朋友圈。」

她們超激動,手機咔嚓聲此起彼伏。

我:「……」

「還躲嗎?」宋慕松開我,目光熾熱。

我被看得渾身發麻,慌不急亂地點頭,隨后又意識到什麼,我又搖了搖頭。

他寵溺地笑了。

「真乖。」

「下次不要靠人家太近。」宋慕站我身后,長手卡進在我發絲里,吹頭發。

「哦。你吃醋了嗎?」

「嗯。」

低頭吹頭發的宋慕,眉眼里都是認真。

「方小曦,當我女朋友吧?」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平淡得就像在問我明天吃什麼味的早餐。

「曦曦,不要拒絕我。」他忽然蹲到我身前,笑得我心酥麻不已。

「好。」

他輕輕地笑,大手撐住我后腦,微微起身吻了過來。

靜靜說,在一起之后,你會慢慢地發現自己曾仰慕的人,有很多缺點。

長時間,人就會變得很疲憊,很委屈。

我以為,宋慕也是這樣的。

可他好像不是的。

他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比如我想逃課,他看見就一步,兩步地跨過來,然后單手撈著我腰,就這麼把我抱進了教室。

而我一路捂臉。

上完課,他還問我,為什麼逃課?

他說的時候,什麼都沒做,就這麼側著臉,對我笑。

我說:沒有原因,就是不想。

然后他罰我寫檢討,我……

半夜趴在桌子上,我盯著桌子上的白紙,

我這一輩子都沒這麼無語過。

然后我給他打了個電話撒嬌。

他隔著手機,認真地聽,也認真地回我的每一句話。

可他就是不為所動,到最后,我說:

「宋慕,你這樣很過分誒!」

他哦了一聲,然后過了幾分鐘,他喊我下樓。

說是現在就要看我檢討寫得怎麼樣了。

我……

你以為我真會這麼乖乖地下樓嗎?

誒,我還真這麼聽他話。

他伸手,我遞過去,然后他臉紅了。

因為我在上面,寫了一頁:

方小曦喜歡宋慕。

方小曦會永遠喜歡宋慕。

他說:「曦曦,你從哪學的?」

我說要他靠過來,我悄悄告訴他。

他低頭,睫毛長長的。

然后我親了他。

他笑了,隨后撈住我的腰,反過來給我來了個喘不上氣的長吻。

一周年的時候,宋慕帶我去小吃街,吃東西。

一路上,看見冰激凌,他買。

看見雞蛋餅,他買。

看見臭豆腐,他買。

看見超大烤腸,他買。

看見蛋糕奶茶,他買。

……

然后買了超多,而我每個都只咬了一口,吃了一口,吸了一口。

畢竟我想吃,但又怕胖。

還有,只怪宋慕慣的,寵的。

走到最后,我和宋慕坐在一個燒烤攤上,我點了一大堆小龍蝦。

還點了酒。

飯桌上,宋慕白皙修長的手指,剝蝦。

我吃得都沒他剝得快。

「宋慕。」

「嗯?」

「你以前,為什麼從來沒有表達過,對我的喜歡啊?」我側頭看他。

他摘下一次性手套,拿起紙巾,低頭認真地擦我嘴旁邊的油。

我聽見他說:

「性格使然,或者是已經表達過很多次了。」

我想起了一些事:

我手受傷的時候,他飛快地拿來了碘附,還手把手給我上藥;

我痛經那天,他拿來的緊貼在我腹部的熱水袋;

我說粉色球衣是情侶款的之后,他第二天打球就穿上了;

我那天問他是不是早就暗戀我,他微信回給我了一堆數字「969394482664  942694」

以前我以為這只是一些單純的數字,可是如果鍵盤換成九鍵,打出來的就是:

「我也喜歡你,小曦。」

……

我一邊回憶,一邊喝酒,不知不覺就喝了半瓶。

我有點醉了。

「宋慕……」我撈他的脖子,他烏黑的瞳孔晶亮。

「宋慕,你長得好好看啊。」

我笑著,抬頭親他的臉,眼睛,睫毛,親他。

「曦曦……」宋慕喊我,聲音又嘶又啞。

他說:「曦曦,你知不知道在外面,不能這樣?」

我瞇著眼笑。

「宋慕……」

「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你呀……」

他冰涼的臉貼著我,可我卻驀然又想到些什麼,

「宋慕……」

「你以前很喜歡……」

說到一半,我鼻尖對著他鼻尖。

然后我又說:「宋慕,以后你只喜歡我一個人,好不好啊?」

「你不可以對其他女孩子笑得那麼好看。」

他笑,然后他低頭吻我。

「好。」

耳邊有他的細微的喘息聲。

我下巴窩在他脖頸里,「宋慕,你以前很喜歡那個女孩子嗎?」

「是呀,很喜歡。

「她特別愛笑,笑起來眼睛彎彎的。

「她有小脾氣,有點小任性,但是我舍不得讓她委屈。

「她很善良,看見路邊的小動物,都會忍不住抱抱它們。

「然后給它們買貓糧,狗糧。」

我心里有點酸甜,我說:「宋慕,我怎麼感覺你說的是我?」

「不然呢?」他松開我,對上我眼睛。

我把那照片翻給他看,「你看,你笑得好開心。」

「她以后也會是你的表妹。」

我酒醒了。

最后,我當場拉著宋慕拍了幾張吻照,發給了寧語。

殺人誅心也就是這樣吧。

嗚嗚,我今天是真的好開心。

7

番外

剛跟宋慕在一起時,我很出名。

出名到什麼程度呢?

我被人肉,與他接吻的照片,在各個平臺瘋傳。

與其一起出現的,還有我高二那時候的丑照。

那時候,走在路上,都會人站在遠處指責我,說我配不上宋慕。

說我丑,油膩,惡心……

我以為我能做到不在乎的,可是一堆風言流語向我砸過來的時候,我自卑到了骨子里。

她們言語的辱罵,讓我開始有意無意地躲宋慕。

祁周文笑著安慰我,說過段時間流言蜚語都會過去的。

可是他陪著我吃飯,聽到坐我身后的人,說出的話,越來越過分,甚至罵到我媽媽的時候。

他拿起飯盤,直接扣到了那個人的頭上,隨后迎來的是一身傷。

我跑去拉架,也挨了不少打罵。

事鬧得很大,宋慕趕到醫護室的時候,臉色鐵青。

我手臂上,腿上的瘀青和傷,看上去特別恐怖。

我躲在祁周文身后,自私地不想讓他看見那些。

我覺得我變了,變回了高二那時的我。

又開始自卑,又開始畏畏縮縮的,又在害怕失去。

「過來。」宋慕的聲音又嘶又啞,「給我看看。

祁周文讓開,任由宋慕牽著我坐到病床上。

他拿出棉簽,蘸上碘附,沉默地蹲在我面前給我涂藥,手上的動作是前所未有的溫柔。

但是我還是疼,他涂的時候,我痛得手往后一縮。

「嘶……」

宋慕手上的動作一頓,隨后他猛地起身,走出門。

我茫然地看著他離開。

過了一會兒,他又進來了。

手指指節位置有血,帶了一點墻灰。

「宋慕,」我跑過去抱住他,「宋慕,他們都說我……」

宋慕撈住我,他說:「不要怕,有我。」

聽祁周文說,宋慕當天晚上就把那堆人打進了醫院。

我趕去警察局的時候,宋慕剛被宋父保釋出來。

他嘴角掛著青紫,不在意地揚起。

他在笑,他說:「過來。」

然后我拐著腳走過去。

他臉色變了,我聽見他在罵人。

宋慕跟宋父長得很像,我能想象以后他老了之后,對我護犢子的樣子。

我不說,他就內疚自虐,變相地逼我說。

可他明明知道我舍不得他受傷的。

「上來。」宋慕忽然蹲下來。

我趴到他背上,雙手搭在他寬闊的肩上。

「宋慕,你今天不生我的氣嗎?」

「為什麼要生氣?

「你本來就受了委屈,我難道還要一通指責你,沒有照顧你自己嗎?

「曦曦,你受委屈的時候,不要憋著。

「就像我今天才知道網上那些破事,你不要怕我知道啊。

「曦曦,你要對我有點信心。」

「嗯。」我的手從搭在他肩膀,轉而撈住他脖子。

「謝謝你,宋慕。」又一次拯救了我。


发表评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