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相親相到上司。 他神色平淡:「聽說你想找個男媽媽。」 我羞恥地低頭,絕望閉眼。 下一秒—— 「你覺得我怎麼樣?」 我:?!! 襯衫包裹勾勒出的線條隱隱約約,極其動人。我往他胸前瞄了一眼,不爭氣地咽了咽

相親相到上司。 他神色平淡:「聽說你想找個男媽媽。」 我羞恥地低頭,絕望閉眼。 下一秒—— 「你覺得我怎麼樣?」 我:?!! 襯衫包裹勾勒出的線條隱隱約約,極其動人。我往他胸前瞄了一眼,不爭氣地咽了咽
2022-08-24 09:55:21
2022-08-24 09:55:21

相親相到上司。

他神色平淡:「聽說你想找個男媽媽。」

我羞恥地低頭,絕望閉眼。

下一秒——

「你覺得我怎麼樣?」

我:?!!

襯衫包裹勾勒出的線條隱隱約約,極其動人。我往他胸前瞄了一眼,不爭氣地咽了咽口水。

別管我了朋友們。

我下流。

1

人生第一次相親,相到了實習公司的上司。

半個小時前在公司,他批評了我做的 PPT,眉頭緊皺,我唯唯諾諾。

此刻坐在餐廳里,他坐在我對面點菜,神色平淡,我仍舊唯唯諾諾。

程穆點完菜,把菜單遞給我。我手忙腳亂地接過,胡亂地點了個菜,眼睛看東看西,就是不敢看對面的他。

但程穆顯然沒打算放過我。

「你表姐說,」他松了松領帶,雙手抱胸,放松地靠在椅背上,「……你大學之所以一直單身,是因為想找個溫柔、體貼的男媽媽。」

腦海中閃過之前在表姐面前大放厥詞的場景,我欲哭無淚。

尷尬,羞恥。

我悔恨低頭。

早知道表姐介紹的相親對象會是程穆,我就應該先問她要張照片,而不是聽到對方身材很好,連微信都沒要一個就顛顛地趕來赴約。

為了緩解尷尬,我干巴巴地開了個玩笑:「其實性別不用卡那麼死,溫柔、體貼的漂亮姐姐也可以的……」

程穆靜靜地看著我。

是的,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笑容漸漸消失,我羞愧難當,再次低下頭。

餐廳上菜速度很快,菜上完后我才發現,剛剛亂點的那道菜,正是自己最討厭吃的豆腐。

夾起一塊豆腐送進嘴里,我:苦笑.jpg

程穆看不下去了,用公筷給我夾了其它菜:「……不喜歡吃豆腐就算了。」

我兢兢業業地同碗里的雞腿戰斗,坐姿板正。

蜜汁雞腿,真的好吃。

好吃到我有一瞬間忘記了,相親對象是程穆。

下意識地舔了舔沾在手背上的醬料,正吃得忘乎所以時,程穆的聲音再次將我喚醒。

「齊妙妙。」

他說:「……你覺得我怎麼樣?」

我舉著雞腿,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半晌,我尬笑兩聲:「程總您真會開玩笑——」

「我是認真的。」

程穆看著我,一如既往地平靜、穩重。

腳下好像突然出現了一座城堡,我面皮發燙,囁嚅道:「程總,咱倆不合適……」

「但可以試一試。」

程穆神色不變,眼神認真:「溫柔、體貼需要時間證明,但我的身材肉眼可見地符合你的要求。」說著他手臂交叉抱胸,無意識地動了動,我的視線不受控制地往他胸口處看去。

襯衫包裹勾勒出的線條隱隱約約,極其動人,我偷偷摸摸地瞄了他一眼又一眼。

然后,咽了咽口水。

等我反應過來,只想羞恥地去死一死。

我好想逃,卻逃不掉,正想著挖個地洞鉆進去時,程穆又給了我致命一擊,他笑了笑,聲音輕描淡寫,落進我耳朵里卻如同平地驚雷——

「齊妙妙,你不是很喜歡偷看我的……嗎? 

「不如光明正大地看?」

我:???

我:!!!

程穆!

你說什麼——

都對。

我無話可說,我無法反駁。

人生真是好美麗,世界真是好有趣。

感謝程穆,陪我吃完我一生中最丟攆的一頓飯,瞳孔地震的那短短幾秒鐘,我已經想好了下一家實習公司該去哪里。

別管我了,大家。

我是大 shai 迷,我痛恨自己的下流。

我沒想到,程穆和表姐是高中同學。

這頓飯結束后,他送我回家,路上我提出 A 飯錢的要求,他卻建議讓我下次請他吃飯。

我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要不我還是給您發個紅包吧?」

這樣尷尬的飯局,我真的很不想再次經歷。

會消化不良的。

但程穆不要我覺得,只要他覺得。他握著方向盤目視前方,認真開車:「發紅包……你有我微信嗎?」

在副駕駛安詳坐好,我沉默了。

一個大四實習小菜雞,交流只需要一個微信群。

我住的地方離公司很近,坐地鐵只需要十五分鐘,但程穆沒問我地址,就把我送到了小區地下室,然后輕車熟路地找到單元樓,摁下電梯樓層號。

想起各類法制新聞,我面目有一瞬間的驚恐。

「現在跑也來不及了。」

程穆瞥了我一眼,慢悠悠地開口:「……你的房子是我幫忙找的。」

哈?

我震驚了,我的住處是程穆找的?

不是?

我一直以為是表姐幫的忙!

當時看房時,我曾幾度驚嘆她竟是一個如此有手腕的女人,身處另一座城市,卻能幫我租到這麼漂亮、實惠的房子。面對我的贊美,表姐淡然一笑,全盤接收。

以至于此刻的我,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Fine,這頓飯不請不行了屬于是。

程穆送我到了家門口,按理說確實該請人進去坐一坐喝杯茶,但是我不能!

我絕不能!

家里處處都有男媽媽的身影。

先不說那些令人羞恥的抱枕海報,各個尺寸的立牌就能讓我無顏面對江東父老。還有電腦鎖屏、鍵盤貼紙,就連家里的鼠標墊,都帶著明晃晃的下流色彩……

一旦被程穆看見,那麼我必將迎來身敗名裂!

達咩!

達咩喲達咩達咩!!

我眼神驚恐,瘋狂搖頭。

程穆有些頭痛地看著我:「別怕,我不進去……齊妙妙,你又在想什麼奇怪的東西?」

我長呼一口氣,企圖將他委婉勸離:「程總,您看時間都這麼晚了……」

就回去歇著吧?

畢竟門后的地毯也一樣見不得人,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可程穆就是不走。

他似乎是想要再爭取一下,又問了我一次:「……真的不試一試嗎?」

我左右為難,不知該如何應對。

「首先,我是你表姐介紹的相親對象,人品和經濟方面是能保證的。」程穆拿出平時在公司工作的認真態度,嘗試著說服我,「我生活作息規律,身體健康,無不良嗜好,除了打羽毛球,沒什麼特別的愛好。

「……我尊重你的感受,保證對感情的專一忠誠,對異性保持應有的距離。」

我絞著手指不吭聲,程穆的確是個理想的戀愛對象。

可是我和他真的有點兒不搭。

毫無疑問,程穆是極其優秀的。他在公司時,總是一臉嚴肅冷厲,處理起工作來得心應手,游刃有余。

我和他交流的次數不多,但我知道他很厲害。

「程總,我對您的感情——」

「我做飯很好吃。」

要說的話突然被程穆打斷,后半句「只有敬佩」被我咽了下去,家人們,做飯很好吃,這一點很難不讓人心動啊。

我猶豫了,我動搖了,而程穆看出來了。

他眼里浮起一絲笑意,循循善誘道:「我有輕微的潔癖,喜歡將家里收拾得很干凈,所以吃我做的飯——」

這話沒說完,但我知道他想說什麼。

不用洗碗。

我最討厭最討厭洗碗了!

小時候表姐拿錢收買我幫她洗碗,一個碗只能賺一毛錢,后來我才知道,外婆給她算的是三毛錢,且鍋筷另算。

小學六年,我被她哄著洗了三年碗,我就是個大冤種!!!

后來初中第一次做飯,興致勃勃地弄了一桌子菜,結果將全家人都吃進了醫院。外婆還想多活幾年,自然不敢再讓我做飯,于是表姐負責做飯,洗碗這事兒又落在了我頭上。

然后就又洗了六年碗……我恨洗碗!

表姐你怎麼什麼都和程穆說啊,我現在完全就是被他拿捏了啊。

我內心滿是掙扎,拒絕他實在是很艱難。

「當然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

程穆俯身,認真地看著我:「其實胸肌在放松狀態下是軟的……妙妙,你真的不想和我試一試嗎?」說著深呼吸了一下,貼身襯衫愈發貼身。

不得不說,程穆這點兒小把戲的確勾引到了我。

我呆呆地看著,被蠱惑得誠實點頭。

但我很快清醒了過來。

手指緊張得絞來絞去,我紅著臉小聲道:「……那我可以先驗貨嗎?」

程穆:?

見他有些不明所以,我咬咬唇,眼一閉心一橫:「你先讓我捏一把!」

3

好的,我沒捏成。

程穆很有底線,嚴詞拒絕了我:「不可以……不是你說的,貞潔是一個男人最好的禮物麼?」

我麻了。

表姐是真沒拿程穆當外人。

但我是誰?

江湖人稱「男媽媽周邊收割機」(bushi),可不是浪得虛名!

所以即便和程穆之間的氣氛已經尷尬到極點,我也還是不死心地問了一句:「……真的不行嗎?」

程穆輕輕搖頭:「不行哦。」

Ok,我認輸。

呵,程穆,你可千萬別后悔!

今天你對我愛答不理,明天你——

我還是高攀不起。

程穆離開時別有深意地笑了笑,電梯關門前,他還不忘好心地提醒道:「好好地考慮一下,妙妙,明天見。」

他襯衫繃緊,我滿腦子紅豆生南國,順口打了個嘴炮:「爹咪貼貼,明天見。

世界寂靜了一瞬。

Please,鯊了我,就現在。

4

一宿沒睡著。

家人們,我想了一晚上,決定和程穆試一試。

當然,這完全是因為我確實到了考慮個人問題的年紀了,和表姐告訴我說程穆胸圍 125,以及程穆「不小心」發給我的健身照沒有半毛錢關系!

不就是胸麼,呵,說得誰沒有似的。

視線下移:)

胸懷坦蕩:)

是,我承認!我沒有!

但這并不是重點!

重點是家人們,送到嘴邊的肉,不吃就是傻子!

第二天,我頂著困倦的雙眼去了公司,打算中午休息時間和他攤牌。哼,我可不是嬌滴滴的女王!有的是力氣……和手段!

坐在工位上,我冷笑連連,漆黑的電腦屏幕倒映出我高貴、冷艷的臉。

淡漠,,不屑。

不過區區一個程穆。

姐直接拿捏!

兩分鐘后。

程穆:「早。」

我:「程程程程程總……早!」(唯唯諾諾.jpg

程穆:「……別緊張。」

電腦屏幕上的鼠標抖個不停,我目光飄忽不定:「我我我沒緊張啊!」

……相顧無言。

這一刻,我痛恨自己的軟弱。但比起軟弱,我更痛恨自己的下流!

都什麼時候了……我竟然還在饞程穆的 125!

嗚嗚嗚,我就是個大牛忙。

家人們,實在不怪我意志不夠堅定,就問男菩薩誰頂得住啊!

但正當我羞澀、驚慌不能自持之際,程穆搖身一變,又變回了之前的無情辦公機。

「齊妙妙。」

他一臉嚴肅,俯身看向我電腦上的 PPT:「……模板不要太花里胡哨,內容為王,簡明扼要,不要放大段大段的文字,PPT 不是演講稿,不要照著念。」

萎了。

昨天還叫人家妙妙,今天就叫我不要太花里胡哨?

程子哥,真有你的。

煎餅果子都沒你翻臉翻得快。

辦公機•程穆轉身離開,只留下一個西裝革履的背影,直到他進了私人辦公室,我才艱難地把視線從他腰線上挪了回來。

改著 PPT,我冷艷一笑。

不過是些不入流的小手段罷了,襯衫、西褲穿得這麼板正,不就是想要勾引我,讓我親手把它們弄亂嗎?

沒想到吧程穆,我竟然一眼就看透了你的計謀!

嘖,鴨頭,你也不打聽打聽,姐大風大浪什麼沒見過,就憑你這點兒姿色——

確實能輕易地拿下我。

我默默地吞了吞口水,再一次回憶起表姐說的 125,結合剛剛看見的背影,不可遏制地聯想到了莫言老師的一部作品。

我渾身一抖。

隨即開始自我唾棄:……齊妙妙你是人嗎你?滿腦子顏色廢料,你對得起莫言老師嗎?!這些年的圣賢書,屬實是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But 大腦一旦接受這個設定,就再也無法更改。

對不起,莫言老師。

但您要相信這不是我的錯——

是程穆推了齊妙妙!程穆他推了齊妙妙!

本齊貴人:董事長,臣妾要告發程總監私通,穢亂公司,罪不容誅!(眼神懇切,面目瘋癲

拿著文件出來的鈕祜祿•程穆:?

「齊妙妙。」

我:石化.jpg

他捏了捏眉心,一臉頭痛:「……你又在想什麼奇怪的東西?!」

百口莫辯。

表姐,妙妙不求能獲得程大人寵眷,只求在公司中安穩一生,保住齊氏滿門和自身性命即可。

我眼神泛起明媚的憂傷。

那年杏花微雨,終究是再次社死。

5

我承認,我在程穆面前的確丟了很多次攆。

但是這并不代表我可以拋卻自己的矜持,向他(125)勇敢示愛(大霧)。

姐妹們都給我記著:矜持,才是最美的誘惑。

于是我矜持了整整一周。

而程穆終于出完了差。

漫不經心地點開他的微信對話框(cm 男菩薩 187/125/78/114),挑起眉頭,我靈活地操縱著一雙玉手,在鍵盤上輕盈地旋轉跳躍:

我:程總(哭泣貓貓頭.jpg

程穆:?

我:今天晚上一起吃飯,有要事相商(強調)

程穆:……

程穆:行,咱倆確實該商量商量。

事兒這不就妥了?

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氣,望著漆黑的屏幕冷冽一笑。

呵,我還以為脾氣多貞烈呢?

還不是被我輕松地拿捏!

我自信了一路,張狂了一路,然而囂張的氣焰在餐廳看見程穆那一瞬間,瞬間啞火。

「……程總來得真早哈。」

我在他對面坐下,干巴巴地打招呼,然后規規矩矩地將雙手交疊在膝蓋上,比幼兒園的小朋友坐得都板正。

點了菜后,程穆慵懶地靠在椅背上,兩條大長腿顯得有些無處安放,他看向我,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所以,這是愿意和我試一試的意思嗎?」

我扭扭捏捏半天,心虛地瞄了他一眼。

「程總。」

「您知道……什麼叫試用期嗎?」

程穆:?

程穆沒接話,屬實是被氣笑了,半晌,他看著我:「齊妙妙,真有你的,這意思……只想享受不想負責,是吧?」

我眼神閃躲,不敢直視他的雙眼,小小聲地辯解道:「不是的……」

穩定了一下情緒,我鼓起勇氣繼續說道:「我沒有不想負責……恰恰相反,我正是因為要對彼此負責,才提出了試用期。」

我越想越有理,越想越有理,語氣也隨之變得義正詞嚴,鏗鏘有力:「程總,咱們確實是還沒有深入了解過,直接戀愛實在是太草率了!試用期,給彼此一個緩沖的時間,如果合適,那就接著搞;不合適,也不影響咱以后再找!」

吐露完這一番肺腑之言,我小心翼翼地看向程穆,征求他的意見:「程總,您覺得怎麼樣?」

話音剛落,上菜了。

程穆頭疼地捏了捏鼻梁,給我夾了個大雞腿:「……先吃飯。」

識時務者為俊杰,事已至此,先吃個雞腿吧。

這頓飯吃得不甚愉快,但氣氛也不算太緊繃,可能是因為今天沒點豆腐的緣故,我吃得還有點撐了。

仍舊是程穆送我回家,他仍舊是打開了副駕駛的門。

我內心有點忐忑。

程穆開著開著,突然把車停在路邊,表情說不上高興,也說不上不高興。

腦海中各類法制新聞再次瘋狂涌現,我眼神驚恐,極力勸說他:「程總,您別沖動啊!試用期這件事咱們還可以再——」

「我答應。」

程穆轉過頭,平靜地說道。

吞下「商量」二字,我:「啊?」

程穆一踩油門,這一次直接把我送到了家門口,我暈暈乎乎地跟著他進了電梯上了樓,然后再一次在門前尬住。

沒辦法,家里的東西真沒法見人。

程穆看著我,突然低聲笑道:「……妙妙。」

他的聲音帶著微微的啞,喊我名字時莫名其妙就有些撩,我的臉又一次不爭氣地紅了。

正羞答答地絞著手指時,程穆又喚了我一聲。

「妙妙。」

他笑得十分純良:「你知道……什麼叫親密值嗎?」

我:?

我:???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程穆,真有你的。

6

家人們,我知道你們很想看我捏程穆的 125。

如你們所愿,我妥協了。

這晚以后,我和程穆就進入了一種奇妙的相處模式。

我決定試用期的長短,他決定親密值的高低。

契約簽訂的儀式,由程穆主持。

他抓著我的手腕,感受了一下他的 125,短暫又迅速,我還沒反應過來,儀式就結束了。咱也算是體驗了一次豬八戒吃人參果,速度之快,讓我竟完全回想不起手上的觸感。

「……這就完了?」

我睜大眼睛,滿眼都是不可置信,這特麼完全就是感受了個寂寞!

程穆冷酷至極:「是的。」

我不死心,再次追問了一遍:「……真的沒有了?」

程穆揚起一個微笑:「親親,這里親密值不夠呢,建議您加大攻略力度,解鎖更多內容福利哦~」

我真的會謝。

二次元乙女游戲需要氪金,窮鬼如我自然靠肝,真人版乙女游戲倒是不肝不氪,可你倒是走劇情線啊!特喵的你連劇情線都不給我!

程穆,你有事嗎?

啊?

你有事嗎?!

我不過就是想和男媽媽貼貼,這個要求很過分嗎?我又不是要五百萬!

越想越氣,越想越氣,我對著抱枕一頓亂揍。

程穆真是害人不淺,晚上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直到深夜才算是睡著,幸好第二天雙休,我還能淺睡一個懶覺,回回血。

但程穆不肯放過我,早上八點,他就發了一條消息喊我起床。

我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手機,直接當作沒看見。

程穆:一起打羽毛球,親密值+2

我:?

程穆:一起吃早餐,親密值+3

我:你沒事吧?

程穆:親親,親密值滿 10,可以兌換一次親密接觸呢~

迅速起床刷牙洗臉,我換好衣服,按下電梯,一邊穿鞋一邊回他消息。

我:行(咬咬牙

我:程穆你給我等著,記住,是手機屏幕保護了你,等會兒你就是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危險發言

感謝網絡,我已經狂得不是人了。

程穆:哦?是嗎?

電梯門開了,我還在系鞋帶,頭頂突然響起程魔鬼的聲音:「那我確實還挺期待的。」

萎了。

我抬頭,滿臉癡呆。

程穆蹲下來替我系好鞋帶,領著我進了電梯。

進去之后,他按了一個 8,幾秒后,門開了,程穆指著 804 對我說:「……記住了嗎?我家的門牌號。」

我:???

厚禮謝,我住 1104。

樓上樓下的鄰居,卻一次也沒碰見過,這是多麼完美的邂逅。

生無可戀地跟著程穆去了早餐店,因為睡眠不足,我腦子還不怎麼清醒,聽見程穆問想吃什麼,我打了個哈欠,只說「隨便」。

程穆給我點了倆奶黃包。

我神色萎靡不振,有一口沒一口地啃著。

「……要不要喝奶?」

程穆的聲音傳進耳朵里,我睜大眼睛,看向他不可名狀的部位。

大早上的這麼刺激的嗎?

你要說這個,那我可就不困了啊。

程穆無言以對,看著我哭笑不得:「我是問你要不要喝牛奶!」

我「哦」了一聲,莫名就有些失望。

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程穆彈了彈我的腦瓜:「……齊妙妙,你腦子里想的那些東西,大概是健康碼掃了都要變黃的程度。」

意識回籠,喚起沉眠的羞恥心。

這下是徹底清醒了。

我紅著臉接過店員送來的熱牛奶,低著頭三兩下解決了奶黃包,剛想抬頭辯解,眼睛又不聽使喚地看向了不該看的地方。

程穆挺大方的,也沒說不讓我看。

但看著看著,他的臉色就變了:「妙妙!」

我:「啊?」

他迅速起身,拿著紙巾捂住我鼻子,我后知后覺地感受到鼻腔中那源源不斷的熱流,整個人瞬間石化。

我去,不是吧?

我特麼竟然流鼻血了!

太丟攆了太丟攆了,我捂著鼻子轉身就走,滿腦子只想回家。程穆結了賬跟上來,給我換了兩張紙巾。

剛走到單元樓下,遠處突然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寶寶!」

我轉頭,看清來人的那一刻,我眼神透露出明晃晃的驚恐。

完了。

流鼻血這事兒,算是解釋不清楚了。

7

表姐來了。

帶著她四個月的肚子,和我那不成器的表姐夫。

此時我只慶幸昨晚上忍著困意,把家里見不得人的東西全部藏了起來。

說不心痛是假的。

但總有一天,我會讓它們重見天日!

程穆給我后頸拍了很久的涼水,鼻血總算是止住了。

回到客廳,表姐坐在沙發上,如同女皇一般。

表姐夫鞍前馬后,像個保安。

我揉了揉鼻子,甕聲甕氣地問:「姐,你怎麼突然來了?」

「傻孩子。」

表姐愛憐一笑:「當然是來看你啊!」

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暗戳戳地想要離她坐遠一點,但是完全沒有用。

表姐喟嘆一聲:「真是一點兒沒變。」

我就知道!

家丑不可外揚,程穆還在,我用眼神瘋狂地示意表姐別再繼續。

但懷了孕的女人總是不講道理,表姐自顧自地說了下去:「我們家妙妙啊,從小就是大 shai 迷,小時候看我洗澡流鼻血,長大了看程穆也流鼻血……寶寶,人家衣服還沒脫呢。」

我木著一張臉:「最近天干,我這是上火。」

「這孩子,還羞起來了。」

表姐嗔怪地看了我一眼:「這屋里的哥哥姐姐,哪個不是看著你長大的?不就是看程穆看得流鼻血嘛,這有什麼?」

我徹底麻了。

你們三個是同學,我不是啊!

齊好好,你沒有心!

當年靠金錢讓我洗了三年碗,后來又用美色勾引我接連洗了十二年,可惡,可惡!

當了你這麼多年的舔狗,卻只換來一句從小就是大 shai 迷!

齊好好,你對得起我嗎你?!

我羞憤欲死,只想在地板上找個洞鉆進去。

而我那招人嫌的表姐夫看熱鬧不嫌事大,滿臉幸災樂禍地對程穆說:「你以后衣服別穿那麼緊,妙妙老流鼻血,對身體不好。

程穆從善如流地點點頭。

我:……

行。

林書恒,你給我等著!

我拿表姐和程穆確實沒有辦法,但區區一個林書恒——

呵,我有的是手段。

8

鑒于我的廚藝,午飯在程穆家里吃。

表姐以不好意思吃白飯為由,把我推進了廚房,美其名曰打打下手幫幫忙,離開時還貼心地關上了門。

我:?

舉著無處安放的雙手,我看向程穆。

程穆正在穿圍裙,見我進來,他停止動作,轉過身去:「過來幫我系一下圍裙。」

我看著他的背影,鼻子又開始隱隱發熱。

捏著兩根帶子,我遲遲沒有動手:「早上一起吃飯親密值+3,那系圍裙的親密值呢?」

程穆已經開始切菜了:「系圍裙親密值也+3 吧。」

「這也太低了!」

我十分不滿,極其認真地同他討價還價:「+7 才合理吧,我早上都流鼻血了,你應該補償我!」

程穆:「……行。」

聞言,我動作麻利地在他背后系了個蝴蝶結。

程穆轉過身來,我眼巴巴地看著他:「親密值滿 10,我要兌換一次親密接觸~」

「好的親親。」

程穆微笑,看著我說道:「10 點親密值,只能兌換最基礎的親密項目哦,這里有兩個選項,您要選擇哪一個呢?」

我褲子都脫了,你和我說這個?

程穆你以為你是胡蘿卜啊?就真把我當成那個拉磨的驢,硬釣著唄?

你這麼會策劃營銷,怎麼不去光頭上班啊?!

我憋著氣,不甘心地追問:「那……那有哪兩個選項啊?」

程穆笑得極其公式化:「親親,這里 A 選項拉手十秒鐘,B 選項親臉頰兩秒鐘呢。」

???

我要鬧了,我真的要鬧了!

這已經不是虛假宣傳了,這是赤裸裸的詐騙!

日內瓦,退錢!

「我不選了!」擱誰誰不生氣啊,我噘著嘴,「你這攻略難度也太高了,我要退游!」

「可是妙妙。」

程穆低頭,湊近我,聲音帶著蠱惑的味道:「……AB 選項各返 50 點親密值,湊夠 100 點,就可以抽卡了。」

他看著我,強調:「是十連抽哦~」

這回我沒上當,警惕地看著他:「……你先告訴我,獎池里都有些什麼?」

程穆轉身繼續切菜,聲音漫不經心:「獎品種類很多,不過也沒什麼……無非就是一些限時貼貼體驗卡、親密值兌換券、少量爹咪換裝碎片,以及額外抽卡次數罷了,如果歐氣爆棚,還能抽到妙妙最喜歡的 125 福利時間喔~」

朋友們,妙妙沒出息,妙妙不爭氣。

可是十連抽卡的誘惑——

誰能頂得住啊!

如我這般的清純美少女,在拉手十秒鐘和親臉頰兩秒鐘之間,自然是矜持地選擇了……親臉頰。

挺了挺臉蛋子,我示意程穆:親吧。

程穆捧起我的臉啾了一口。

「恭喜玩家,解鎖限時隱藏福利。」程穆貼近我耳邊,低聲地笑道,「親親我的臉,再返 30 點~」

說完他就開始倒計時:「10,9,8,7,6……」

瞧著他越數越快,秉承著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處事原則,我腦子一熱,直接踮起了腳尖。

程穆極配合地彎腰,我抱著他脖子,猴急地親了上去。

「嘶——」

門口傳來了一陣響亮的吸氣聲,我僵硬轉頭,對上了門縫里那兩雙賊溜溜的眼睛。

……老六吧你倆?!

沒法玩兒了這游戲,屋子里有臟東西。

9

血脈壓制無法抵抗。

當了表姐這麼多年的舔狗,任憑她如何欺我侮我調笑我,可她一叫我寶寶,我就忍不住地想搖尾巴。

我也不想被釣啊,可是她叫人家寶寶欸。

就比如此刻,表姐在浴室里喊了一聲:「寶寶!浴巾!」

我那沒有自知之明的表姐夫觍著臉,拿起浴巾就要往浴室沖。我動也不動,冷眼看著,半秒后,他起身的動作僵住。

呵。

你誰啊?

到底誰才是寶寶啊?

不客氣地從他手里扯出浴巾,我冷笑一聲,姿態高傲地走到浴室門外。輕輕地敲了敲門,我臉上揚起一個甜膩膩的笑。

「姐姐,寶寶來送浴巾,順便給你搓背惹~」

好好女王聲音慵懶,顯然是對我的知趣十分滿意:「……進來吧。」

我兩眼放光,甩著舌頭進去了。

關門前,我挑釁地看了一眼干坐在沙發上的表姐夫。

嗤笑一聲——

不是我吹,你有我會舔嗎?

給表姐捏著肩膀,我殷勤地問道:「姐姐,寶寶按得舒服嗎~」

表姐懶洋洋地點頭:「和你表姐夫半斤八兩吧。」

可惡啊可惡,竟然只是半斤八兩!

聞言,我更加賣力地給她捏肩捶背、按腰揉腿。

表姐摸了摸我的頭:「寶寶。」

我「嗯」了一聲,抬起頭看著她傻笑。

「一眨眼,你都長這麼大了。」表姐感慨似的嘆了口氣,突然開始煽情,「小時候總愛跟在我身后的小女孩,也到了可以戀愛、結婚的年紀了。」

我有些感動:「姐姐……」

「寶寶。」

表姐看著我,認真地問道:「和姐姐說實話,你對程穆有沒有感覺?」

在她面前,我撒謊從沒成功過。

于是我誠實點頭:「有。」

「那就和他好好處。」表姐語重心長地告訴我,程穆其實喜歡了我很多年,「……當年你年紀還小,念書要緊,所以他選擇不打擾。后來總算念大學了,你跑去算了個命,結果算出 22 歲之前最好不要談戀愛,會影響事業財運,你信得不得了,他就只好繼續等。

「從高中到大學,再到工作,都快等成望妻石了。」

我一臉懵,表姐說的是普通話,但這話聽起來,又是那麼的不普通。

「你瞧瞧,這些年健身,都健成什麼樣子了。」

表姐拿過浴缸邊的手機,給我看兩年前的程穆:「要不是為了滿足你那變態的愛好,他也不會膨脹得這麼厲害。」

可惡!

程穆大我四五歲,他高中畢業我才念初中,那個時候就覬覦我了,到底誰才是變態啊?

好吧我承認。

知道他暗戀我,我的確有點小得意,外加一點小羞澀呢。

嘻嘻。

表姐拍了拍我的小腦袋。

「總之寶寶,程穆是個值得托付的男人。

「他做了很多,卻不太喜歡說……這麼多年的朋友了,我和你姐夫也不忍心讓他繼續等。」

嗐,別說你們,我都有點不忍心了。

「他一直在默默地為你付出。

「租房子找工作就不說了。

「你高中,他給你買了三年的學習資料,還幫你找學校填志愿。」

我:???

「學習資料不是你給我買的嗎? 

「學校不是你幫我選的嗎? 

「還有志愿,不是你幫我填的嗎?」

一問三連把表姐問得心虛不已,她開始轉移話題:「程穆怎麼這麼了解你?選的學校和專業都是你喜歡的,哈哈哈哈……」

想起那些年做不完的數英五三,我痛苦皺眉。

很好。

程穆還是繼續等著吧。

10

在喝了兩天綠茶后,我那小心眼兒的表姐夫再也忍不下去,帶著我姐跑了。

程穆和我一起把他們送到小區門口。

表姐看了眼程穆,朝我眨眨眼睛,示意我好好把握。

我硬著頭皮點頭。

美麗動人的表姐,和討人厭的表姐夫走了。

小區門口。

我悄咪咪地偷看了一眼程穆,卻被他當場抓包。

好的朋友們,妙妙不爭氣。

妙妙的臉又紅了。

程穆看著我,目光溫柔,伸出手:「……要和我牽手嗎?」

見我有些不好意思,他接著補充道:「牽手親密值+20,妙妙,滿 100 可以十連抽了哦~」

我果斷牽住了他的手。

Bingo——

第一次和異性曖昧牽手成就達成!

程穆的手很大、很暖。

可現在這個天氣吧,屬實不適合親密接觸。

畢竟很可能會加速中暑來著。

但由于實在是舍不得那 20 點親密值,我硬生生忍了。走著走著,我實在沉不住氣,開始暗戳戳地試探:「我姐說……」

「嗯,我喜歡你。」

程穆自然地接話,腳步不停,轉頭看了我一眼:「我喜歡你很久了,妙妙。」

「一開始是在你表姐的作文里認識你,后來高三那年終于看見你,你啃著奶黃包的樣子好可愛,于是毫無理由地喜歡,越來越喜歡。

「喜歡到,不知道拿你怎麼辦才好。」

我:?!

要不要這麼直球啊!

程子哥,你這攻速太快了,我真有點兒受不住。

我被暈暈乎乎地牽進電梯,程穆按了「8」,然后看著我,認真地詢問道:「……親密值已滿 100,要不要抽卡?」

身為一個乙游骨灰級玩家,我怎麼可能抵擋得住十連抽的誘惑?!

我瘋狂點頭,程穆就沒按「11」。

很快,電梯門開了。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程穆家。

不過這一次,沒有老六,只有我倆。

很好,這個游戲還是能玩的。

程穆拉著我去看放在客廳的大紙箱,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知道,這里面肯定有好東西。

我搓搓手:「那我開始了?」

程穆點點頭,笑得純良無害:「當然了妙妙,這些都是為你準備的。」

吸溜吸溜。

我迫不及待地伸出了魔爪。

五分鐘后,我看著手里的十張愛心便當券,臉色鐵青。

我要鬧了!

我真的要鬧了!

是不是不花火就把人當傻子啊?!

「這就是你說的種類豐富?」我真的很生氣,看著程穆,嘴噘得老高,「你欺騙消費者,我要給 12315 打舉報電話!」

程穆也有點意外,他屬實是沒想到,我的手氣居然能這麼非。

作為補償,他額外贈送了一次抽卡機會。

我搖了搖箱子,又一次從圓洞里伸了進去,小心翼翼地打開折疊的紙條——

自由臻享版 10 秒貼貼卡。

我:!

程穆:……

家人們,我,抽卡陪跑員齊妙妙。

就在今天,脫非入歐了!

機智如我,自然明白自由臻享是什麼。

沒有限制部位的 10 秒貼貼卡,這意味著,我完全可以和程穆的 125 親密接觸!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我決定,立刻使用這張貼貼卡!

這種時候就沒有必要繼續矜持了。

姐妹們給我記著:矜持,是貼貼路上的絆腳石。

緊緊抱住程穆的腰,他上道地扶住了我的腦袋瓜子。不放松任何一點時間,我果斷埋頭,蹭得忘乎所以。

熱熱彈彈,妙妙喜歡!

此刻我無比感謝程穆 187 的身高,讓我的臉蛋子和他的 125 保持在同一高度,人生一整個大滿足。

吸溜吸溜。

程穆,你,是我的神!

然而幸福的時光總是短暫,十秒鐘過得很快,我松開程穆的腰,離開時還悄咪咪地蹭了蹭。

不舍.jpg

程穆很大方,沒和我計較這半秒一鐘的。

饜足睜眼,轉身,對上手機屏幕上表姐興奮不已的臉。

我:?

我:??

我:???

直接開擺吧。

這游戲真玩兒不了,屋里頭有臟東西。

11

朋友們,這盛世如你們所愿。

我和程穆戀愛了。

但就我隨意耍牛忙這種行為,他嚴詞拒絕,表示達咩。

「輕易得到,就不會珍惜。

「貞潔,是一個男人最好的嫁妝。」

他如是說。

我:……

我:你很有身段。

于是我繼續做一匹任勞任怨的驢,兢兢業業地刷親密值。

戀愛半年后,表姐生了個胖閨女。

我和程穆去醫院看她,看著襁褓里六斤六兩的小閨女,我饞得不行。

「妙妙也想要!」

到處旅游的外婆姍姍來遲,她老人家穿著花襯衫,推了推老花鏡,悠悠地瞥我一眼:「……要什麼要?三帶一,要不起!」

我噘著嘴,老大不高興。

程穆揉了揉我腦瓜,大方地讓我刷了 50 點親密值。他笑著看我,聲音很低:「結婚就給你。」

我紅著臉,哼哼唧唧:「那要怎樣才能結婚啊?」

「親親,結婚需要心動值呢~」

我有些失落:「心動值,那還要刷多久啊?」

程穆把我摟進懷里,親了親額頭。

世界安靜下來,頭頂傳來他帶著笑意的好聽聲音。

「不用刷。

「我對妙妙的心動值,永遠都是滿分。」


发表评论
相關推薦